万古帝皇

第489章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逆战

第489章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逆战

掌心之中,埋葬一切的死亡雪花蔓延着,震动着弈倾天下压的手臂,不停颤抖着。

手肘微微弯曲之间,弈倾天眉头微蹙。

知道废字诀的力量,已然到了,自己最大的承受临界点了。

他轻哼一声,左臂手肘,再度微曲,手臂一抬。

随之,轰然拍落而下,轰击在,废字诀化出的冰雪世界上。

顿时,呼啸之声,乍然响起!

白色冰雪圆球,在穿越天际的每一瞬,皆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着。

等到,它落到司雪五人面前的时候,已然真正成了一个世界!

一个埋葬一切的世界!

天地一片白茫茫。

无尽的,让人绝望。

司雪五人,只来得及,本能地爆出自己最后的一点力量。

随之,便是被整个白雪世界,完全吞没了。

天地若雪崩,风霜若冷锋!

六棱雪花,飘摇之间。晶莹的棱角,却好似化作了无上的锋芒一般,切割着司雪的肉体,切割着她的灵魂。

这一刻。

时间紊乱了。

空间破灭了。

轰击在司雪五人身上的荒、废两大神诀之力,一瞬之间,带起的荒凉、埋葬之力,便是将五大高手,尽数重创!

冬雪初停之后。

幻境破灭的现实世界,没有带来希望,反而,让人更加的绝望起来了。

司雪四人,跪坐在地。

浑身上下,布满深浅不一的血痕,流淌而出的血液,在地面上,汇聚成一条条血河。

应和着,诛邪洞满地的废墟,便是显得格外的凄惨。

而五人之中的影不留。

早在雪停之际,便是被弈倾天一剑重创,失了抵抗力地,跪倒在他脚下了。

显然,这位暗中放冷箭的影不留,比之司雪等人,更应该,受到弈倾天特殊的待遇。

幻境破灭,跌落而出的六人身影,姿态不一。

狼狈与冷漠的混合,落入早就是出来的二代眼中,便是尽数化作了震动之色。

一人之力,重创了地皇巅峰之境的五大高手,这般壮举,即便是他,也没有万分的把握,能够做到。

而弈倾天,却是做到了。

而且,他的修为,才迈入人皇之境而已。

一想到这里,二代心中情绪涟漪,便是再也平息不下来。

即便,他知道,这种违法常理的逆袭之战,这第一次的出现,恐怕也是······

最后一次的出现了。

古佛心或被弈倾天收服,或反噬弈倾天,不论是那种结果,古佛心自发的压制力量,都会烟消云散。

到那时,天还是天!

二代抬头望天。

而天上的死亡之月,投射到弈倾天身上的清冷月光,在冰雪世界破灭之后,却是仍旧没有消失。

反而,月光愈发的浓密起来。

落在弈倾天身上,沾染着弈倾天整个人愈发的苍白,以及······

冷!

本来应该是阴冷、灭绝生机的死气,然而,随着月光没入弈倾天的体内,他有些空荡的识海,却是,若桑田,再度溢出清泉。

水涨船高之际,逐渐地,化出了一片月光的海洋。

也是死气的海洋。

“这死亡之月,到底是属于我的世界破灭?还是属于你蝶魔神的希望破灭呐?”

弈倾天心中自嘲一笑,眼眸再度睁开时,瞬息已然再度变得古井不波了。

他目光,先是扫了扫,重伤落地的司雪四人。

在几人目光颤抖中,却是微微一移,落在了自己脚下,因为荒、废之力,而变得面目全非的影不留身上。

“你说,我该怎样回报,你的破甲一箭呐?”

弈倾天低声自语着。

低头间,他的左掌,轻轻按落在,影不留的天灵盖上。

让得影不留,身体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哦?不是你?”弈倾天眼中白芒,更深了几分,嘴角挑起了一抹冰冷的笑容。

“是有人,主动找上我,告知我,诛魔神器青玄,在西剑域出世,所以······”

头顶之上阴冷的气息,像是深秋早晨的雾水一般,透体而入,让得影不留,不敢多说一句谎话。

弈倾天左掌微微用力,冷冷道:“所以,你鬼迷心窍就来了西剑域?”

“还是说,是那人吩咐你,做下这些事情的?”

影不留眼中惊恐之色闪过,还想要说话。

整个人,却像是不着一缕地,被彻骨冰水浇了满身一般。

寒意,瞬息冻结了,他的肉体,他的思想。

头脑晕晕沉沉之际,他再也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弈倾天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的司雪四人,却是一目了然。

倒吸气的同时,心中的寒意,蔓延而去,却是胜过了影不留的无数倍了。

只见,弈倾天轻声低语了一句,“我不需要你的答案,因为,我自己会寻找到答案。”

话音落地的一瞬,只见弈倾天按落在影不留头顶上的左掌,黑芒瞬时涌动起来!

惨白的手背之上,一朵妖异的黑色花朵,缓缓绽放开来了。

在风中摇曳的同时,根茎之下,无数的黑色细丝,像是毛细管一般,在弈倾天手背之上,蔓延着。

透过掌心,像是尖嘴一般,狠狠扎入了影不留的头颅。

没有猩红的血色,流淌而出。

只有,丝丝缕缕的白色雾气,沾染着黑色细丝,逆流而上,没入黑色花朵之中。

光华闪烁之间,黑色相思错,愈发的娇艳起来。

然而,司雪几人的面色,却是愈发没有血色,惨白地,堪比弈倾天的面容了。

封不觉咬咬牙,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搜魂之术,可不少见!

有这么诡异渗人吗?

他的目光,落在了司雪身上。

在这里,就司雪一人,乃是真正的衍道大师。

这个问题的答案,自然就是她,能够解开。

只是,在相思错出现的那一刹那。

司雪整个人,便是已经呆愣住了。

在那朵妖艳、不似人间有的花朵之上,她感受到了,一股无比熟悉的气息。

宛若亲人一般,割不断的联系。

然而,这种熟悉的脉动,没能给她带来温暖。

反而,让得她,心中寒意无可抑制的蔓延着。

伴随着的,乃是无尽的惊惧、震惊,以及······

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