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0章 双月锋

第490章 双月锋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司雪面色狰狞,死死盯着,弈倾天掌心黑色的相思错。

“我对你······那么好,我服侍了你大半辈子!”

“在你冰肌玉骨被抽离之后,是谁,放你离开禁锢之地的?!”

“是我!是我!!”

“又是谁,在找到你之后,百年如一日的来迷魂谷探望你的?!”

“不是别人!还是我!!”

司雪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眼中怨毒之色,压制住了弈倾天给她带来的惊惧之感。

她不甘心地嘶吼道:“我对你这么好,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夸父逐日、流星追月,不传给我!”

“荒字诀、废字诀,也不传给我!”

“就连你一生的衍道感悟,居然也不传给我?!都、都传给了,这个外人!!”

“你真是好狠的心啊!!”

司雪凄厉嘶吼着,嘴中怨毒话音,像是江水一般泛滥着。

弈倾天左掌仍旧在不停分解着,影不留的灵魂,右手,却是反掌扫出。

一声“聒噪!”之后。

登时便是,将口出不逊的司雪拍飞,轰入石壁之中。

迷魂谷的那位前辈,待她如姐妹。

姿态低到,就连自己的丈夫,都是分出一半给她!

而她,又是如何回报的呐?

抽骨之痛!

炼魂之伤!

背叛之哀!

甚至最后,那位前辈留下的,也只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祝福。

然而,这一切换取到的,是什么?

没有愧疚!

填不满的贪婪!

无理取闹的怨毒!

这种人,当真是厌憎至极!

可恶至极!!

对于雪峰这处看似纯洁的冰雪天地,弈倾天心中的厌恶,前所未有的浓烈起来。

暴虐之意,尽数充斥到炼化魂魄之中。

其他众人,也是第一次,从当事人口中,听到这般秘辛。

脑海中,稍稍一转,便是知道司雪口中的那人,是谁了。

只是,那人不是传闻乃是寿终正寝之后,甘愿为自己的宗门,奉献出冰肌玉骨吗?

怎么,听司雪疯狂之语,还有弈倾天的姿态,好像,不是这回事啊?

对视之间,无可抑制的心灵震动,在几人心中,都是升起。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特别是雪峰这般庞大势力的秘辛,或者说······

掩盖下的丑闻!

几人心惊胆战之间,弈倾天已然将影不留的灵魂,吞噬化纳的一干二净了。

他随手推开影不留,眼中沉思之色,微微弥漫着。

片刻后,他脚步迈开,向着倒地的三人,以及从碎石之中爬出,显得有些失魂落魄的司雪走去。

“那个黑衣人,是哪位高人,你可以告诉我吗?”

弈倾天缓步走动间,话音缓缓荡漾而出了。

话音落地,阴冥王和绝非凡,眼中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而封不觉,疑惑不解的同时,眼底深处,一抹淡淡的惊惧之色,夹杂着惊慌的意味,闪现而出了。

不容几人辩解,弈倾天淡淡说道:“从你出现,到现在,有意落在我身上的目光次数,一共有七十三次。”

“是你的好奇心,太重了?还是,我的吸引力,太强了?让得你堂堂一个地皇巅峰的大修者,初初见面,便是这般对我另眼相看!”

这一下子,几人哪里还不知道,弈倾天不是在故弄玄虚。

而是他们几人之中,果真有人,一开始便是怀着特殊的目的。

一开始,便是针对弈倾天而来的。

无形的裂痕,在几人之间划开的。随之,便是无言的沉默。

弈倾天笑了笑,“影不留说了,但是,他吞吞摸摸的。你不说?还是,也准备着我亲自撬开你的嘴巴?”

话音吹动着,风中的相思错,轻轻摇曳着。

亦是惊起了,封不觉心中满湖的涟漪。

就在弈倾天手掌微微探出之际。

成千上万的镜片哐当破裂声,骤然炸响。

随之,一道熟悉的话音,伴随着死亡刀气,轰然斩落而下了!

“弈倾天,你可真不愧是她看重的人啊。这般狠辣的手段,比之我魔族,也是丝毫不弱啊,可不像是,什么名门正派之人,该为之事啊!”

弈倾天眉头微蹙,侧身躲开,志不在杀的刀芒,白瞳一转,便是锁定在了,天际悠然飘落的那一袭白衣之上。

蝶魔神悠然落地,脚步轻柔,不惊起一点烟尘。

天际死亡之月,在她现身之后,光华一乱,投射在弈倾天身上的清冷月光,像是水波一般波动着,泛着乳白色的光华。

好似要从弈倾天身上溜走,被牵引着,流向蝶魔神。

弈倾天心念一动,识海中八条黑白交织的符文锁链,轰然颤抖起来。

稳住身上死气的同时,更是鲸吞一般,化纳着死亡之月的力量。

蝶魔神眼中露出惊色。

他如何能够化纳,这么多的死亡之月本源力量?

她心中不解,却也是不敢大意。

魔气内敛之后,一股澎湃的吸力,亦是从她体内传出,吞噬着死亡之月的力量。

两人争锋之下,天上玉盘,渐渐的恍惚了起来。

像是隔着火焰,看花草一般,微微扭曲中,一月双分!

双轮月!

弈倾天、蝶魔神心中各自惊颤。

剩下几人,也是不敢搅合,两人暗地里的交锋,齐齐退离避开两人死气的气场。

稍后蝶魔神一步的梵白,却是丝毫无所顾忌,人影一晃,便是横插了进来,落在了弈倾天的身旁。

弈倾天专心抗衡着蝶魔神,没有说话。

梵白目光,从悬在半空的青玄之上,收了回来。

顿了顿,他带着歉意说道:“无情丫头的事,是我对不住你了。”

他允诺过弈倾天,会护住他道出的那几人。

然而,最终,却是几乎都没护住。

三代的死,若是还能归结到,弈倾天没能及时破封之上。

那破封之后,神无情的死呐?

“这件事情,不怪你。”怪就怪,我的实力太弱。

怪就怪,我顾忌太多,没能早出手,杀了月清影!

心中冷意蔓延着,弈倾天的目光,也是转移到了青玄之上。

他沉默了一会儿。

随之,伸手一招。

这柄让得众人争得你死我活,至今未有其主的诛魔神器,在众人有些震惊的目光中,微微一晃之后,便是乳燕归巢地投射到弈倾天的掌中。

若归家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