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1章 谁是?谁死?

第491章 谁是?谁死?

无鞘的青玄,落入弈倾天的掌心,下一瞬,那璀璨的青芒,便是缓缓内敛了起来。

露出的剑体,纤细澄澈,若碧玉一块,静静地躺在弈倾天手中。

看着手中搅动风云的这柄诛魔神器,弈倾天却是面露复杂之色。

神无情因它,而轮回成人,最终,却也是因它,而烟消云散。

他到底该是感激呐?还是恨呐?

弈倾天叹了口气,左手倒握着剑柄,右手剑指,却是缓缓点在了剑柄处。

缓缓摩挲着,向着剑尖,移去。

随着他指尖的移动,一缕缕的青色雾气,在他指下生成。

稍稍停滞在,剑体表面,随之,便是如墨水一般,没入了剑体之中。

青玄光华一颤一颤的,若雀跃一般。

灵性自生!

做完这一切,弈倾天看了青玄最后一眼,随之便是将其纳入识海,悬浮在相思错之上。

眼睁睁看着弈倾天轻而易举地便是收服了青玄,更是纳入了识海,司雪再也忍不住了。

她身子微移,隔着蝶魔神,寒声道:“弈倾天,快交出青玄!这不是你该有的东西!”

这两句话,是她的私心作祟。

却也是,她真正的想法。

如今,草木之体的传承,都是已然定下了!

青玄之主,难道不是也该定下了吗?

怎么,也是轮不到你弈倾天吧!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见司雪开口刁难弈倾天了,和司雪乃是一条线上的蚂蚱的封不觉、绝非凡以及阴冥王三人,自然不能让司雪孤军奋战。

他们对视一眼,皆是开口责问弈倾天,索取青玄。

所说的大道理,无非就是一些道德大义。

最后的要求,就是弈倾天得乖乖交出青玄,让草菅胜谷继承。

更是,要将如何控制青玄的所谓邪术交出来!

如此如此,才能如何如何。

眼见这几人,在蝶魔神出现之后,便是再度嚣张起来了,弈倾天不由呵呵一笑。

以为蝶魔神受困于自己和魔佛梵白的,压力剧增之下,便会找寻你们这些败类,来分担压力吗?

真是可笑!

弈倾天眼中寒芒一闪。

他身旁,二代皱了皱眉,朝着司雪几人说道:“之前,你们可是立下了天痕之誓,只要弈倾天胜了草菅胜谷,你们就不针对神无情的。”

“难不成,如今,你们几人要反悔了?”

他们几人还好!

但是,他们背后的家族宗门,却是完全不容小觑的存在。

多了这么几个敌人,对弈倾天而言,能是什么好事吗?

闻言,司雪冷冷一笑:“天痕之誓?二先生还记得啊,那应该不会忘记,我们誓言中说的,乃是不针对神无情。”

“可没说,不针对青玄!”

“再说,青玄之主,该是继承了草木之体的草菅胜谷,而不是这个邪功诡术一大堆的邪道之人,弈倾天!”

绝非凡也是阴狠一笑:“司雪说得在理。排开这些不谈,神无情灰飞烟灭,死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天痕之誓,还有个屁用?”

“难不成,二先生还想要让我们,不针对,这地上的一滩烂泥?”

绝非凡话音刚刚落地,一股寒气,便是骤然袭来。

让得,他全身猛然一颤。

“她死了吗?她成了一滩烂泥了吗?”

低语声中,弈倾天脚步轰然一闪。

再出现时,已然来到绝非凡眼前。

怒然一剑,伴随着烈焰滔天,猛然斩落而下。

绝非凡还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是被火极之力,吞没化为了虚无。

空间扭曲,司雪面目扭曲中,弈倾天手中动作,却是没有停息。

夸父逐日长空一卷,炼虚之术,源源不断的化开,吞噬化纳着绝非凡的力量。

汇聚成,滔天一剑。

“你说他,草菅胜谷,乃是青玄之主?”

淡漠话音落下,司雪眼中惊恐之色,乍现。

她心中震颤的一刹那,弈倾天一剑轰然,一剑斩落而去了。

随着哐当一声,脆响传出。

在绝非凡全力一击之下,仍旧毫发无损的传承光球,却是随着弈倾天一剑的斩落,轰然碎裂开来,散落成漫天的青色光点。

这些文字光点,像是受到感应一般,呼啦一声,洞穿而出。

从弈倾天眉心没入。

落在了青玄之上,在纤细的剑身之上,勾勒出篆刻曲线。

传承光球一破,里面的草菅胜谷,登时,受到反噬之力的冲击。

喷出一口鲜血之后,身子往后一仰,便是坠落而下,被面目狰狞的司雪接住。

众人心中震动于,弈倾天居然能够打破草木之体传承的同时,司雪抱着草菅胜谷,怨毒无比地看着弈倾天。

“小崽子,你可真是该死啊!意图斩杀草菅胜谷,霸占草木之体的传承。”

“单单凭借这一点,缥缈雪峰,就与你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嘛!那不是很好吗?”弈倾天淡淡一笑。

“你若是能够活着回去,还请替我,向你家仙子,问好。”

“就说,我这个师侄,很仰慕她这个师叔呐。”

这话,完全就是拿自己,当迷魂谷那人的弟子,来看了。

也算是,完全承担下了,上上一辈的恩仇。

司雪震惊之余,更是冷笑不休。

做那人的弟子?有什么好处?

那人都死了,还能庇护你,不成?

哼!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

见弈倾天没有丝毫,对雪峰之名的惊惧、敬仰,司雪不再刺激弈倾天了。

她口出不逊还能活到现在,靠的,可不是她的实力,或者是雪峰的威慑。

而是,别的一些什么。

这一点,现在,她总算是看清了!

只是,再强大的屏障,若是不知收敛的挥霍,也有见底的时候吧!

弈倾天这小子,现在明显杀机正盛,还是不要撩拨他为好。

司雪熄了心思,一心一意地帮助草菅胜谷疗伤。

蝶魔神却是呵呵笑道:“弈倾天,你看,你杀人的时候,我一点都是没有阻拦。”

“要不然,你也不能,这样干脆利落地,斩了这只嗡嗡叫的苍蝇,是不?”

“这算不算是,一份大人情?”

蝶魔神笑靥如花。

弈倾天却只是淡淡瞥了蝶魔神一眼。

“你会这么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