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2章 你战天下,我战魔神

第492章 你战天下,我战魔神

月清影对弈倾天,有没有过好心,弈倾天不知道。

但是,蝶魔神对他弈倾天如何,弈倾天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方丝毫不阻拦弈倾天杀人,杀这些天痕巅峰势力的高手,真是一片好心?

谁信!

怕是,弈倾天杀的人越多,结的仇家越多,蝶魔神,越高兴吧。

与花弄影当初的借刀杀人,泄露弈倾天迷魂谷未死的消息,让得几大宗门齐上问剑宗问罪弈倾天,岂不是如出一辙?

心中念头落下,弈倾天淡漠道:“你······你们,不是一直希望,我能够站到,正道势力的对立面吗?”

“杀了影家的影不留,再杀了绝家的绝非凡,待会儿,我还想杀了,这个封家的封不觉。”

“南世家封、花、绝、影四大家族,我算是一下子得罪了三大家族了,这难道不会遂了你蝶魔神的心愿?”

弈倾天话中,除了淡漠,听不出什么多余的意味。

蝶魔神眉头轻轻一挑。你倒是不笨,总算是知道了,她一直在利用着你。

你以后的路,她可都是好心为你铺好了,哟!

蝶魔神不置可否地一笑,道:“弈倾天,既然你这么大方,什么事情都是顺着我们的心意来,要不,再顺从我一次,将青玄······”

“也交给我?”

旁人皆是被弈倾天和蝶魔神两人的疯言疯语,给惊得一退、再退。

谁知道,这两个,一个不拿正道巅峰家族宗门当回事的、一个魔神再现还和一个小辈打的热热闹闹的疯子。

下一刻,会搅出什么样的风浪?

他们一退,再退。

死亡雾气之中。

一道人影,却是一进、再进。

人影,还未,完全现出。

蝶魔神已然看着弈倾天,开口说话了,“对了,弈倾天,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在你炼化古佛心的时候,这家伙,可是,差点,就闯进了诛邪洞了。”

“要不是,有冷孤寒拦着,哼哼!”

蝶魔神一手指着,从白雾之中现出的人影,一手,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她恋上了,她家少主,为了她家少主,她可是,没少找你麻烦!”

“你是不是,早就是想要宰了她了?”

“咱们,做笔交易如何?”

“我将她交给你,你将青玄给我,怎么样?”

“这笔买卖,划算吧?”

蝶魔神,旁若无人的说着话。

弈倾天淡淡瞄了一眼,被他击败了许多次的夜影,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夜影却是不准备,放过弈倾天了。

被冷孤寒妖王之力重伤,夜影的面色,格外的惨白。

隐隐间,还溢出一抹淡淡的青色。

她冷眼看着弈倾天,快意笑道:“弈倾天,你现在是不是感觉生不如死啊?”

“我早就是说过,我若是不能让你付出代价,此生誓不为魔!”

“如今,总算是如愿了!”

“那是不是说,你也就死而无憾了?”弈倾天淡漠地接了一句。

他手一扬,便是将夜影摄取了过来。

“这也是,你在失去蝶魔神庇护的价值之后,还敢这般大胆地,光明正大出现在我眼前的原因吗?”

弈倾天指尖,轻轻地,在夜影如美丽天鹅一般的脖颈之上,轻轻滑动着。

不知是温柔的触感,还是本冷的杀意,或者冷漠的绝望,尽数的,附在了这一指之上。

落下了,却是惊不起风雨。

夜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任由弈倾天,若刀锋一般的指甲,划过自己的动脉。

戏虐的笑声,却是落在了弈倾天身上。

“弈倾天,蝶大人还少说了,许多事情呐!”

“这些日子以来,对付你的好多计划,我不仅是执行者,也是提出计划的参与者哦!”

“你知道无常形之毒,是谁,交给封天都的吗?”

“不是别人!就是我!”

“是我亲手交给封天都的,还允诺,中毒之后的神无情,任他处置!”

“怎样?听到这里,是不是,很想杀了我啊?”

“还是想要,百般折磨我?”

“羞辱我?”

“都尽管来吧!能让神无情陪葬,值了!”

“一切都是值了!!”

夜影有些癫狂地笑了起来。

从她被花弄影以着逆天手段救活之后,便是注定了,她和弈倾天之间的不死不休!

谁叫她,只是一个魔呐?

如今,弈倾天已然坠落深渊,失了一个重要的人,更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她还有什么期望的呐?

死都不怕!

她还会怕什么?

又是一个疯子!众人心里,暗骂了一句,脚步再退。

脚下没有真正踏过这江山万里,果真是,不知天下无奇不有啊!

他们可不想见识一下,被激怒的弈倾天,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他们退。

弈倾天,却是没有进。

收回致命的剑指,弈倾天低声呢喃道:“不怕死吗?”

他不置可否地一笑,目光转而,却是落在了蝶魔神身上,淡淡道:“以你的身份,在背后做小动作这种行为,是不是有些不符合魔神形象啊?”

蝶魔神摊摊手,笑道:“我以为,你会很抗拒这种变化的,没想到······”

“自暴自弃的人,会这般无所畏惧。”

说话间,她背负着的双手,终于拿到了身前。

掌心一旋,黑芒涌动中,天魔器,太阴魔镜,现出了!

弈倾天目光定定地,落在太阴魔镜之上,呢喃自语道:“想要我入魔,沦为魔族,何必这般麻烦呐?和我说一声,不就行了······”

弈倾天自顾自地,在心中低语完,最后几句话。

一直旁观的梵白,面色终于变了。

其他之人,眼中也是闪过震动之色。

弈倾天起初的几句低语声,他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入魔!

魔族!

难道,弈倾天之前所指的小动作,不是指,蝶魔神以往针对他的行动。

而是,蝶魔神现身之后一直没有行动,暗地里,做得小动作?

就是为了引动弈倾天,让他入魔?

那又该,如何做到呐?

人就是人,魔就是魔,没有特殊之物感染,何来入魔?

就算是梵白,号称魔佛,这个“魔”,却也不是指的沦为魔族,而是魔性!

他们不知道,弈倾天怎会和魔挂钩。

梵白却是知道地,一清二楚!

“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

“为了复仇,为了力量,而甘愿沦为魔族之人,你这一生,颠沛流离,怕是逃脱不了了!”

梵白眼神凝重。

弈倾天却是淡淡一笑:“颠沛流离?”

“为了一人几人,前辈当初,不也是血洗了,灵山古刹?”

“屠了三千僧众吗?”

“佛不容你,你就灭佛成魔!”

“我做不到前辈这般,一人战天下。”

“却也总要试着,战一战这个魔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