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3章 入魔成人,起点终点

第493章 入魔成人,起点终点

弈倾天说,要战一战这个魔头。

此处,除了蝶魔神,还有谁,能够堪当魔头的称呼吗?

没有了!

所以,弈倾天这淡漠的话音,自然就是成了······

宣战!

对蝶魔神的宣战!

梵白眼中凝重之色,褪去。

重新涌上的,却是复杂难明的意味了。

他以为,弈倾天主动接受太阴魔镜的刺激,苏醒天相九柳之一,是为了斩杀在场的那几人。

或者,是为了日后报复几大家族,做准备。

然而,这一切,终究是他的以为。

弈倾天甘愿入魔,不是为了杀人,而是为了······

屠魔!

这一点,不仅是梵白震惊。

就连以为自己必死的阴冥王几人,也是神色一震。

蝶魔神眉头更是一挑,“你想要杀我?”

她问话的时候,手中的太阴魔镜,却是没有收起。

天魔器特有的波动,在空中无形的蔓延着,激荡到弈倾天的身上。

复苏着,弈倾天体内,一股纯正的天魔气息。

显然,即便弈倾天强势宣战,蝶魔神仍旧是没有将弈倾天多么的放在眼里。

蝶魔神!

这便是,她能够小觑天下英雄的资本!

“我当然想杀你。”

弈倾天不否认地,说着。

在他眉心之处,一抹鹅黄柳绿,缓缓舒展开来。

绽放出来的光华,却是逐渐的,化作了幽黑深邃之色。

弥漫间,嫩芽,顷刻间,便是长成了大树。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这株烙印在,弈倾天眉心处的垂柳,虽然占据的地盘,比不上一枚铜钱。

枝叶舒展间,却好似,拥抱了万里江山一般。

见此,蝶魔神笑意,更胜。

她不认为,弈倾天主动化纳了,天相九柳的一柳之力,就能胜过她。

因为,即便天相九柳齐聚,也不一定,能够压倒她!

她只要亲眼看到,弈倾天复苏了这一柳,就足以。

更何况,看到这一幕的,可不止,她一人哦!

或许,日后,会有更多的人,通过各种途径,知道这一幕的发生,那时候······

才是最为精彩的一刻呐!

蝶魔神缓缓收起了太阴魔镜。

弈倾天却是没有,立刻向她出手。

“你说过,你不怕死。”

弈倾天看着,因为他入魔,面上快意更胜的夜影,如是说道。

夜影嗤笑不语。

死水一般的心湖,却是微微一波。

“你说过,你若是不能让我付出代价,就誓不为魔?”

这一次,弈倾天如是地,反问道。

一句平淡。

一句反问。

却是让得夜影微波的心湖,狠狠一颤。

骨子里头,隐藏的恐惧,好似在这一瞬,一下子就是全部释放了出来。

弈倾天低语道:“那就好。”

“永远做人好了。”

淡漠话音中,弈倾天俊朗的面容,缓缓向着夜影贴了下来。

在夜影的惊恐无语中,两人眉心,渐渐地抵在了一起。

落在夜影眉心的,是任何一个魔族之人,都能感受到的熟悉温暖感觉。

因为,那是天魔器,天相九柳的一柳。

然而,这一刻。

这种感觉,却是稍纵即逝。

下一瞬,就是化为了,最为深沉的彻骨的寒意。

随着体内某些东西的流逝,夜影骨子里头的恐惧,却是逐渐的,被无限的放大了。

她想要嘶吼。

想要推开弈倾天。

却是浑身如烂泥一般,使不出一丝的气力。

蝶魔神眉头微蹙。

魔蝠皇者一族的本源血脉之力,在天相九柳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还不是乖乖地,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失了最为本源的血脉之力,夜影算是彻彻底底地,脱离魔族,成了一个真正的人类了。

对于在天痕一直不受待见的魔族而言,这种转变,也许是不可得的奢望。

美梦!

但是,对于夜影来说。

褪去魔族的衣裳,换上人族的皮囊,却是最大的惩罚!

比死,还要狠!

还要毒!

随手推开魔血被一柳吸干的夜影,在夜影怨恨的眼神中,弈倾天掌心一旋。

青芒闪烁而出。

化出一股浓密至极的草木之气,鲸吞一般,灌输到夜影体内。

这是要让她想死也死不了!

好好得长命百岁啊!

几人心惊之际。

弈倾天手中动作,却是没完。

一手勾勒出,一道封魂印记,屈指一弹,便是没入了夜影识海中。

眼睁睁看着弈倾天,人化了自己的手下,蝶魔神面色,却是不改分毫。

她抚掌笑道:“真是够狠啊!这种手段,对于贪婪着花弄影的夜影来说,怕是生不如死吧?”

受控于弈倾天的封魂之术,再加上弈倾天海量灌输的草木之气。

夜影即便不修炼,只做一个普通人。

怕是,也能好端端地,活到百十来岁的寿终正寝吧?

若是心存不甘,再努力修炼一番,那可不是,还要活得更长?

以着人类的身份!

被蝶魔神调侃着,弈倾天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夜影身上一移,落在了封不觉、阴冥王两人身上。

他指尖微动。

蝶魔神突兀地说道:“你邀战我,可有定下时间地点?要不就今天?此地?”

闻言,弈倾天眉头微不可查的一蹙。心中浮起的念头,又是沉了下去。

“还记得,你我初次见面的所在吗?”

弈倾天心神收敛,不再关注其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蝶魔神说道。

蝶魔神眼中露出一缕回忆之色,笑道:“当然记得。那可是我今生最为狼狈的一次,还都被你瞧得一干二净!”

“真是可恼啊!”

那个敢戏弄她的燕屠夫,若是没被弈倾天斩杀,她今日非得将对方抽筋扒皮,以泄心头只恨!

弈倾天对蝶魔神面上,不辨真假的娇憨姿态,视若无睹。

“时间,就定在今日吧。对你,对我,都是最为公平的。”

弈倾天仰头看着死亡之月。

顿了顿,他接着道:“至于地点。你我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天荒山脉。”

“那里,是起点。”

“那里,也当是终点。”

蝶魔神哈哈一笑,“起点之处,你救我一命。”

“终点之处,我却要夺你一命。”

“弈倾天,你不会觉得,很讽刺吗?”

起点,终点,只是一处。

带来的,却会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一者救。

一者杀。

谁能胜?

谁会负?

弈倾天不知。

所以,他只是淡淡一笑。

“也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