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4章 一战天荒之圣莲灭罪

第494章 一战天荒之圣莲灭罪

天荒山脉的高空,一条孤单单的人影,孑然而立。

月光倾泻而下,洒在他身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冷霜。

弈倾天探出手,道:“三招。”

站在弈倾天对面的蝶魔神,目光紧紧锁在弈倾天身上,诡异笑道:“三招之后,你就死?”

蝶魔神话音诡异。

更加诡异的是,弈倾天点点头,认真得回应道:“三招之后,我就会死。”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也许,你也会死。”

闻言,蝶魔神不可抑制地,哈哈大笑起来。

“以你在诛邪洞的所得,再加上,魔佛梵白这个老怪物的教导。修行个千百年,也不是没有机会,赶上本座啊?”

“怎么,你就这般急切地,想要杀我呐?”

“哪怕,身死道消?”

“我等不了。”弈倾天眼中复杂之色流淌。

“有些事情,一再拖延,最后变成的,就是不可能的永远。”

“我不想,自己成了,往后见到你,却不敢出手的那种懦夫。”

闻言,蝶魔神罕见地,没有笑颜了。

以死为代价,换取一个敢出手的机会,真的值得吗?

她心中没有答案,只是轻轻道:“请”

天下间,能够当得蝶魔神一请的人,何其少?

弈倾天眼中金芒璀璨闪耀着,亦是缓缓道:“请”

话音落,蝶魔神手中太阴魔镜,猛然一旋。

魔气,滔天弥漫而出,尽量削弱着,古佛心的影响。

见此,弈倾天脚步轰然向前一踏,脚下佛光乍起。

“一步一莲花。”

一步落下,一莲盛开。

弈倾天不管不顾,脚步再踏。

“一莲化一罪。”

朵朵金莲,随着弈倾天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缓缓绽放开来了。

无尽的佛气,冲天而起,破开云霄

“七步莲花落。”

最后的第七步,落下

弈倾天手中法印起,无数的金色细丝,在他手中,弥漫而出。

他脚下绽放开来,排成一条直线的七朵金莲,也是骤然一亮,随之,猛然竖起。

首尾相连,化出了一个圆形的金色佛门符文法印,竖在了他的身前。

弈倾天伸手一拍,勾勒出的无数符文印记,瞬息烙印在,灭罪法印之上。

他眼中无悲无痛。

一句“圣莲灭罪”,落下。

顿时,佛门不传的灭罪之招,轰然一旋,向着蝶魔神,洞穿而出了。

蝶魔神的太阴魔镜,早在弈倾天蓄势之初,便是开始酝酿着风雷之力。

无数的阴雷,在镜面之上,乍然亮起。

交织在半空之中,化出雷霆织网,螺旋冲天而起。

见弈倾天第一招,便是动用了佛门灭罪之招,七步莲花落圣莲灭罪,蝶魔神心中,也是不敢大意。

“天魔之斩·破风雷”

一声轻喝之后,天际汇聚的无数风雷之力,骤然一滞。

像是潮水褪去一般,君地,化纳在了太阴魔镜镜面之上。

蝶魔神手中一旋,雷霆一掌,轰击在太阴魔镜背面。

登时,阴雷炽热闪出,炸亮永夜。

一者,佛门灭罪之招。

一者,魔神戮世之招。

至极的两招,甫一,轰击在一起,佛魔之气,化出的冲击之力,便是直直轰入地下。

震动着整个天荒山脉,都是轰然一跳。

飞沙走石之间,一强悍的余波之力,以着两人极招对撞之处,向着四面八方,轰击而去。

海潮一般的波动,轰击而来,让得围观的二代几人,功力猛然提升起来,抵挡着波及之力。

封不觉,早就是骇得面无人色了。

他看着天际云霄被轰出的一个巨大缺口,颤抖着音调说道:“这还是初入人皇之境修者的战斗吗?”

以他现在被压制到人皇三重天的修为,能造出这般轰动的战况吗?

怎么可能

他这边心中震撼带着暗藏的惊惧,泛起。

另一边,二代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下,还是问道:“前辈以为,这第一招,两人胜负如何?”

旁边,值得他问的。也应该,让他感到为难的。

只有梵白一人。

他问话的对象,自然是梵白了。

梵白收起慧眼神通,缓缓道:“算是不分胜负吧”

他顿了顿,面上露出了苦笑不得的神色。

二代疑惑看着他。

梵白摇摇头,没有解释。

弈倾天和蝶魔神两人之间,这第一招,自然存了试探的心思,没有动用全力。

也就是说,堂堂佛门不传的灭罪之招,在弈倾天所修功法武学之中,最最最多,只能排到第三位

发现了这个事实的梵白,你说,他该是有着何种心情呐?

二代缓了缓,突然问道:“之前,他们二人皆是说,三招之后,弈倾天必死,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呐?”

“难道是说,弈倾天只能挡住,蝶魔神三招?”

闻言,梵白沉默了下来。

二代心中一跳,有些不详感觉蔓延。

梵白道:“弈倾天只能出三招。”

二代心头再跳:“什么意思?”

梵白叹了一口气,“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三招,就是极限了。”

弈倾天炼化古佛心没成功,转而封印,却是被司雪打断了最后一步。

导致他,时刻被古佛心本源之力折磨的同时。

却也是,换取了,天下高手在他眼前,皆是人皇三重天的逆天压制。

为了抵消古佛心对自己的冲击力,能够多活一炷香时间,弈倾天又是死命化纳吞噬着,死亡之月的力量。

死气入体,就像是将发烧的身体扔进冰水之中一般,缓解了身体异样的同时,却也是让得弈倾天本来还有救的生命,再度病入膏肓了几分。

饮鸩止渴,莫不如是。

更不要说,之后,弈倾天更是甘愿入魔,复苏了天相九柳一柳。

体内,天魔之气骤生。

各种至极的本源之力,再加上他自己所修功法特异,衍生出的太极元气,和死寂精神力。

现在的弈倾天,体内完全就是一团大杂烩。

每一次的出招,对他而言,就是百倍千倍的损耗着,自己残存不多的性命。

这般损耗,能够禁得住几次?

二代还是第一次知道,弈倾天的身体状况,已然到了这般境地。

他不由问道:“极限的三招过后,弈倾天一定会死吗?”

梵白沉默了一会儿,不忍,却又是沉沉道。

“九死一生”万古帝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