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5章 一战天荒之封天之后

第495章 一战天荒之封天之后

天际,风雷灭。几声“咳咳!”咳嗽声传出,随之,排开烟尘走出的,则是蝶魔神。

她笑了笑。

“这一招,耗了你几成的生命力?一成?还是两成?”

弈倾天脸颊微微泛红,应和着惨白的肤色,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他淡淡道:“这一招,你又是失去了几成死亡之月本源之力?”

闻言,蝶魔神眼中懊恼之色,一闪而逝。

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在几大魔神之中,她乃是最佳的承载体。

幽魔神,次之。

其他魔神,再弱几分。

到了魔族,则是弱得,微乎其微了。

这一次的死亡之月降临,虽说对于所有魔族,都是一件千载难逢的机遇。

但是,真正说起来,得益最大的,就数她,蝶魔神。

以及,不知道藏在何处的幽魔神。

这也是蝶魔神魔体解封,功体复苏的最好时机。

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时机了。

只要吞了大半死亡之月的力量,蝶魔神就有把握,重新回到巅峰时期的状态。

然而,这种触手可及的美梦。

却是被弈倾天,硬生生地打破了!

她哪里知道,弈倾天真发起狠来,不顾一切的吞噬死亡之月本源之力,速度居然丝毫不比她慢!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似,弈倾天才是这死亡之月,最佳的承载体一般。

若不是永夜的前几个时辰,弈倾天还没发疯,没有大量吞噬死亡之月。

怕是,蝶魔神化纳的,会更少。

一块大蛋糕,原本,只有两个人分,而且,她蝶魔神,还是得大头的那一个。

如今,却是成了三个人分!

她这个老大,也快要成老二了。

她如何,能够不恼?

心中恼意升腾,蝶魔神冷笑一声:“化纳再多的死亡之月,又能如何?”

“三招过后,你死定了。”

“到时候,我再吞了你体内的本源之力,还不是一样一步登天!”

说话间,蝶魔神手中太阴魔镜一旋,瞬息化出,一柄斩天裂地的无匹刀芒。

“千蝶影!”

刀芒才化出,无数白色死蝶,便是从刀身之中,骤然翩翩飞出。

四只翅膀,皆是带着寒冷的锋芒之气,向着弈倾天爆涌而来。

无数死蝶袭来,弈倾天左脚,微微后撤,右手,在虚空化出一个蓝色光圈。

他单手一震,无数的太极光球,瞬时浮现而出。

像是花朵一般,点缀在光圈之中。

最后,勾勒出,神秘复杂的符文图案。

一声“八极封天”,随之,涌现而出的,便是无上的封天剑意!

弈倾天右掌轰然拍击在,封天图案之上。

一柄蓝色光剑,顿时,从虚无之中,探出剑尖,然后,剑身,最后剑柄!

剑锋毕露之后,便是毫不停息地,呼啸而出。

没有化作分散的万千剑意,只是一柄,内敛至极的封天之剑!

这一剑击出,顿时便是,搅动着漫天的白色死蝶,像是被风卷起的枯叶一般,纷纷向着剑身之上吸附而来。

无尽的破灭!

死蝶碎裂成漫天白色星光,弈倾天却是单掌紧紧按落在剑柄之上,不管不顾,环绕着他的无数死蝶。

就这般一往无前地,在漫天白蝶之中,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轰出了,一条生与死连接的此岸彼岸。

白色死蝶碎裂之后的光华,点点坠落环绕在剑芒周围,就像是为无鞘的蓝色剑体,裹上了一层白布一般。

只是,布匹再如何的好,又是怎能挡得住,这一往无前的飞来一剑呐?

“嗤啦!”

白蝶破碎之后,漫天魔气,再度轰炸开来。

锋锐的蓝芒轻轻点落在,蝶魔神手中太阴魔镜镜面之上。

微微一滞后,爆出了一声刺耳的摩擦声。

随即,蝶魔神整个人,便是如同炮弹一般。

被轰着,在半空中,划出了海浪翻覆的美景,倒射进巨大的山脉之中。

漫天的血珠,被风吹散,绽放开一朵朵鲜艳的梅花。

点缀在,弈倾天手中天相九柳一柳,化出的黑色枝桠上。

配合着,无雪却是胜过银装素裹雪满江山的死亡之月光华。

可不是天下间,美极了的风景?

“美则美矣,人却还未死。可真是一大遗憾啊!”

收起以魔攻魔的天相九柳的一柳,弈倾天没有乘胜追击。

他只是眼神淡漠地,看着天地间的一片废墟,看着遥远的虚无······

废墟山石,微微一颤,没有被震飞。

内里之人,走出之后,却是在她身后,留下了一汪的虚无。

身上稍稍有些狼狈,一袭白衣之上,更是染上了几朵梅花。

蝶魔神,却是风采不减分毫。

“咳咳!玄术的元气、精神力合流之招,再加上出其不意的天相九柳的一柳,弈倾天,你这一招,可真是差点要了我的命了。”

她随意指点着,弈倾天的豁命一招。

“不过,终究还是差了点。”

“就是不知道,你能够挥霍的,最后一招,又能给我带来怎样的惊喜?”

眼中期待之色,流淌而出,蝶魔神手掌紧紧贴着太阴魔镜。

熟悉的人,看到她这个动作,便会知道,她心中已然真正起了凝重之意了。

弈倾天不熟悉她,却也是知道,眼下他最强之招八极封天施展过后,应对他的最后一招,蝶魔神就算不拼命。

怕是,也得吐血割肉来抗衡了。

不过,他不介意。

因为,他知道,在第三招之下,蝶魔神有着七八分的几率,会死去。

即便,蝶魔神拼命!

一切只是因为,这第三招,不仅仅,会是他的第三招!

“你的一刀,今日,我借来一用,可否?”

几人错愕之间。

弈倾天静静遥望着天际,手掌缓缓探出了,随时准备着,握住飞来的一刀。

“当初,你斩了她一刀,也斩了我一刀。”

“你欠我们两刀。”

“今日,我借你一刀,我若不死,来日,我少斩你一剑。”

天地,一片死寂沉默。

只有弈倾天有些疯癫的自语声,在林间,轻轻回荡着。

蝶魔神眉头一挑,没有说话。

她紧绷的身子,却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她不认为,弈倾天的这幅姿态,只是无的放矢。

虽然,她没能感受到,任何的气机波动。

远处,魔佛梵白,眉头皱了起来,眼中金芒闪烁间,慧眼再开!

二代感受着自身剑意,好似受到牵引一般,不受控制地,微微溢出,眼中神色一变。

司雪几人,则是面露嘲笑之色。

以为,弈倾天只是在装疯卖傻,妄图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地偷袭蝶魔神。

只是,他们嘴中嘲笑的话音,还未吐出。

嘴角挑起的嘲讽弧度,便是被硬生生地压垮了。

成了一个哭脸似的。

只因。

刀意,倾城!

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