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6章 一战天荒之神龙御天

第496章 一战天荒之神龙御天

c_t;天荒山脉深处,矗立魔宫的所在,在久经战火的洗礼之下,早就是不见了当初气象万千的巍峨景象。更多最新章节访问:ww 。

滔天的魔气,伴随着一个深入地底百千丈的巨大坑‘洞’,消逝地一干二净点滴不留。

这一日。

随着弈倾天一声,“借你一刀!”。

深不见底的废墟之中,瞬时,传出了低沉的嘶吼之声。

幽深浓密的魔气,像是喷泉一般,再度汩汩冒出。

张牙舞爪着,好似在示威一般。

魔气化出的刀芒,却不是,弈倾天要借的一刀。

因为,下一刻。

这带着挑衅的魔气之刀,瞬息间,便是被一道紫芒斩断了。

这道紫芒,来自,魔宫前绵延不知多长的峡谷。

来自,那漫天的紫‘色’‘花’海。

刀芒,斩碎魔刀。

呼啸一声,便是顺势破开天际。

瞬移一般。

再出现时,已然落在弈倾天探出的手掌之上。

这倾城一刀,甫一接触弈倾天的身体。

便是轰然一声,碎裂成漫天的紫‘色’光点,顺着弈倾天的掌心,带出一个遮天蔽日的紫‘色’龙卷。( 广告)

摇摆着,向弈倾天体内轰入。

疼痛刺骨,弈倾天却是不管不顾,任由紫气入体。

他只感觉,随着紫气的渗入,他整个人,好似要被煮熟了一般reads;。

体内血液,不受控制地沸腾了起来!

在他看不见的背后,点点紫芒,更是璀璨地亮起。

一个模糊的图案,被勾勒地,越来越清晰。

他忍不住仰天一长啸。

下一瞬。

天地之间,龙‘吟’九霄!

风云变!

这刀芒,本是霸道之人,使出的霸道之刀。

融入了这一刀的弈倾天,浑身散发的气息,却是比之这一刀,好似因为加入了某些东西一般,愈发地霸道了起来。

气势强悍,震动着所有人,一退再退。

蝶魔神眼中,震惊、诧异、了然、不甘······各种复杂之‘色’,一一闪过。

当初,‘花’‘弄’影为了劝解蝶魔神不再对付弈倾天,不得不向她道出的某些事实。

她本是抱着,半怀疑的态度。

如今,却是信了十分了。

一直以来,‘花’‘弄’影,不想,弈倾天死。

如今,她也不想,让弈倾天死了。

阻止不了了!

因为,她发现,这一刀,她莫说要阻止弈倾天施展。

就是此刻,要脱离刀芒气场,她也是做不到了。

她只能硬生生抗住,弈倾天的这一刀。

而且,还是不能确保,自己一定能够存活下来的那种抵抗。

自己生死,都是无法掌控了,如何保住弈倾天?

蝶魔神心中懊恼无尽。

二代等人,却是目瞪口呆了。

干涩着嗓音,二代伸手指着,天际现出的逐渐栩栩如生的虚影图案。

他音调微微颤抖,“那是紫龙之气吗?弈倾天怎能御使······”

话说到一半,二代便是愣住了。

天下间,谁能御使朱雀之力?

天下间,谁又能御使紫龙之力?

这不是一清二楚的事情吗?!

司雪面‘色’,早就是骇得雪白一片。

“弈倾天,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司雪无法想象。

若是,弈倾天真是她心底所想的存在,而且,弈倾天若是死在了西剑域,被那一族的人,知道了。

莫说,她们雪峰。

就算是,整个西剑域加起来,能不能抗住对方的怒火,那也是一个未知数啊!

这一刀,还未落下。

司雪就是已经,后悔地要死了。

梵白面上,倒是显得镇定,眼中却也是闪过了一丝,一闪而逝的震惊错愕之‘色’。

相处这么久,他居然愣是没有,在弈倾天身上,瞧出一丝端倪!

是他实力削弱的太深了?

还是,别有缘故?

梵白疑‘惑’了。

这一出又一出的好戏,可真是让他这个老古董,也是有些措手不及了。

而接下来的一幕。

让得梵白心中,愈发想要骂娘起来。

只见,化纳了那一紫‘色’刀痕之后,弈倾天右手握剑指天。

夸父逐日的烈焰之气,在紫龙之气,掩埋下,居然愣是一点光影,都是看不见了。

只见,一条紫‘色’巨龙,龙尾盘旋在剑身之上,龙头勾连这整个龙身,仰天长啸。

这一刀化出的紫龙,还未斩出。

天地之间,又是传出一声惊天的龙‘吟’之声。

应和着紫龙之气,更加地璀璨。

而龙‘吟’之后,风声呼啸中,只见一道金‘色’光影,带着白芒破空而来,直直冲向弈倾天手擎的紫龙。

传出的,却是张狂得意的笑声。

“哟呵!小爷今朝一遇风云化龙,非得好好打残弈倾天你丫的。”

笑声中,只见一尾长着白‘色’双翅的金‘色’飞鱼,随着身子没入紫龙之气中,居然诡异的逐渐褪去鱼身。

若跃龙‘门’一般,阵阵龙‘吟’声中,化身成了一条白翼金龙,与紫龙‘交’缠着。

一时间,天地风云,再变。

滔天的妖气,应和着紫龙之气,附在了夸父逐日之上。

破开了天空,催‘逼’着死亡之月,光华黯淡了下去。

二代等人,早就是被震惊的无以复加,说不出话来了。

梵白扶了扶额头,哭笑不得,“居然、居然,是御天神龙!”

“弈倾天这小子,哪里来的,这么多怪人怪事怪宠物。”

“借助紫龙之气,褪去鱼身,再现神龙御天,倒是不傻。”

“裂地青牛,残魂附在了冷孤寒那小子的白骨碎神之上,如今,御天神龙更是再现了。”

“这般说来,当年的天妖神王和九大妖王,也不是傻到,没有留下后手嘛!”

这边,梵白心中嘀咕着。

另一边,弈倾天这一刀,终于斩下了。

飞鱼口中虽然说着,化龙之后要将弈倾天打残。

这一刻,却是一龙当先。

龙啸声中,御天之姿,卷着紫龙之气。

轰然一震,便是向着蝶魔神冲击而来。

被一连串的变故,震动着心绪的蝶魔神。

此刻,哪里还能顾及到,弈倾天的生与死?

被双龙之力,‘逼’得致命境地的她,也是爆出豁命的招式了。

只见,她手中太‘阴’魔镜一震,轮转中,咔咔声中,瞬时,裂解成四瓣。

“明灭碎蝶!”

一声冷喝声传出,蝶魔神冲天而起。

浮在巨龙眼前的她,背后,展开了四只蝶翼。

却不再是,‘阴’沉死气的白‘色’,而是吞噬一切,带来极致恐惧的黑‘色’!

就如同她的天魔器太‘阴’魔镜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