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7章 一战天荒之舍我炼虚

第497章 一战天荒之舍我炼虚

四只黑色蝶翼,张开,蝶魔神右臂冲天一举。

顶天立地之间,飞鱼御天龙啸紫龙音波被她擎天一掌,硬生生抗住。

却也是,压逼着蝶魔神的身子,深深往下一陷。

空气在她脚下,顿时,被踩爆开来。

身体下降之中,蝶魔神右臂白衫,寸寸裂解开来。

化作白蝶散落的缝隙中,可以清晰地看见,那一只皓腕嫩藕褪去玉色,已然尽数化作了深沉的黑色。

就如同,蝶魔神背后的蝶翼一般。

单手抗衡住御天神龙一击,蝶魔神心中久违的豪气,顿生!

“弈倾天,这第三招,只有这种程度吗?!”

狂傲笑声中,龙吟更胜。

弈倾天不言不语,以剑御刀。

刀芒中,蕴藏的无匹刀意,随着弈倾天脚步的一错,瞬息间,便是迫近了蝶魔神的眼前。

“嗤啦!”

“此刀,可,能碎蝶?”

清冷话音,霸道。

衣袍猎猎,作响。

魔神风采,尽显。

蝶魔神空着的左手,轰然向前一拍。

掌心方寸之地,却是拒霸道刀意,于身外。

不能再进一寸的弈倾天,身子横着悬浮在半空之中。

与刀芒,划出一道笔直的线条,顶在了蝶魔神平平探出的左手掌心之处。

而天际之上。

飞鱼御天神龙之力,俯冲而下。

龙啸声,却是被蝶魔神单掌举天,顶得纹丝不动!

一魔。

一人。

一妖。

三者,皆是当世,在各自领域,能够独领**的存在。

然而,这一刻。

一魔力扛一人一妖的蝶魔神,却好似,成了天地的全部一般。

风采,遮天蔽日,谁能争锋!

天空。

死亡之月黯淡的光华,再盛。

众人,却是黯淡的,沉默无语。

这一战,真正说起来,无所谓的,公平不公平。

弈倾天能够做到常人做不到的逆天压制,让一个能够抗住梵白攻击而不死的蝶魔神,修为降低到人皇三重天。

而他自己。

却终究只是一个,初入人皇之境的修者。

十几年的底蕴,如何能够比得上,蝶魔神长久岁月的无尽积累?

这一战,终究要败了吗?

众人心中,微微叹息。

不知是惋惜?

还是庆幸?

而身为当事人的弈倾天,却是赤红着双眼,看着蝶魔神,一字一句缓缓道:“这一幕,你不觉得熟悉吗?”

这一句话,说得,很是平淡。

但是,在话音落地之后,天地间,却好似,只剩下这一句话一般。

话音成了唯一,被所有人听到了。

梵白心中猛然一震。

蝶魔神心中不安骤然袭来。

弈倾天身影一阵恍惚。

炼虚之术,能炼化天地万物,自然也就是能够炼化自己!

若是为了斩杀蝶魔神报仇,需要舍弃一些东西,那么舍什么呐?

舍谁,呐?

舍谁,呐!

“舍我!”

“其谁!”

“炼虚!”

口吐几字,弈倾天恍惚的身影,再度虚幻了几分。

刀芒中,却是骤生,一股无尽之力。

再破!

熟悉晦涩的波动,铺天盖地而来,夹杂着那股曾经贴面的死亡气息,蝶魔神脑海中,蓦然闪现出,尘封的一幕。

还有那道,被碎裂成,漫天星光的虚幻身影。

“原来,是你!”

“原来,真是你!”

她话音,还未落地。

舍我的炼虚之术,糅合进,刀芒之中,已然压逼着蝶魔神探出的左手,寸寸后退开来。

手肘被压迫地,弯曲起来,蝶魔神却是大声哈哈笑了起来。

“弈倾天,上一次,你以分身之体,炼化自我,才能让自己不死。”

“这一次,为了杀我,炼化的,该是你的本体吧?”

“你能确保,在死之前,能够杀我?”

这一次若是真得死了,那可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

一切归于虚无,再无生机之理了。

剑尖一寸一寸地,迫近蝶魔神的眉心,弈倾天的身影,却是更加的虚幻起来了。

“死不死,对我而言,已然不是问题了。”

“杀不杀的了你,才是我的唯一目的。”

体内生机若潮水一般,倒灌进深不见底的深渊,弈倾天面上,却是无悲无喜。

对视着蝶魔神的一双眸子,却是赤红地骇人。

不疯魔,不成活。

“不舍我,又如何,取你命。”

冷然低语声中,蝶魔神手肘,再曲。

她的整只左臂已然反掌曲起,紧紧地横贴在胸前,刀意透过她的手臂,轰击波动到她身上。

血色,开始在她嘴角泣出了。

“噗!”

“噗!”

“噗!”

只是短短的片刻,蝶魔神便是接连倒退三步。

一步,一泣血。

一步,一血花。

长空染血,弈倾天身体却是滴血不露。

因为一点一滴的血液还未从他身体中,流淌出来,便是被吝啬地化纳到了刀芒之中。

成了,让蝶魔神泣血的杀机。

蝶翼之力附着的左臂,已然开始崩碎开来,血花炸开,让得蝶魔神眉头微蹙。

一抹痛意,在眉间升起。

久违的血液。

久违的痛意。

久违的死亡。

在这一刻,一起迫面而来!

让得蝶魔神心中,羞恼怒意暴涨。

魔气滔天之间,蝶魔神一声怒吼,“本座,一代魔神,怎能输在你手中?”

“怎能?!”

上一辈子,我一直就是输给了她!

这一辈子,我还要输给她吗?!

不!

绝不!!

死战!

擎天一手,猛然一翻。

在众人错愕震惊之中。

只见,蝶魔神抗住御天神龙一击的右臂,猛然回收,向后划去,带起黑色双翅蝶翼。

手臂化刀,由上而下,猛然击出!

轰然一声,便是击落在了,弈倾天刺出贴近蝶魔神眉心的夸父逐日之上。

只见,一抹幽黑之色,瞬息,划破紫气,露出内里的赤红之色。

幽黑不停,势如破竹一般,由下而上将那抹赤红割裂。

一声“咔嚓”脆响之后。

断!

“轰隆!”

一刀斩碎夸父逐日之后,蝶魔神不敢停留,身影急速闪退开来。

却是仍旧避之不及,被飞鱼神龙御天一击,轰中!

紫气缭绕之中,蝶魔神呕血不止。

而失去紫龙之气支撑的飞鱼,金色龙身,一阵晃动之后,再无追杀之力。

空间一震之后,缩成了一条病怏怏的白翼金龙,被梵白接住。

犹疑之间,梵白却是没有靠近弈倾天。

只剩下,一个孤单单的身影,跪地。

仇,差一毫。

剑断,梦碎。

杵着断剑的弈倾天,不由仰天长啸。

凄厉啸声中。

诉不尽的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