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98章 一战天荒之剑四落幕

第498章 一战天荒之剑四落幕

c_t;往事历历在目,走马观‘’地,在弈倾天眼前闪过。[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更新好快。

却是再也惊不起他心湖,一点的‘波’澜。

古佛心炼化失败,他伤,却也是得了和蝶魔神对抗的资本。

死气入体,他饮鸩止渴,却也是分了三成的死亡之月本源。

一柳复苏,他甘心入魔,却也是梅‘’染红了魔神一袭白衫。

刀意加身,他放弃了当年的一刀,却也是龙气‘逼’退了魔神。

飞鱼的内丹,他没取,却也是换来了飞鱼神龙御天的一击。

这么多的舍弃,最终,又是换取了什么呐?

舍谁炼虚?

他舍了自己!

身死道消不足惧,却仍旧是仇差半分。

再难进一步!

目光盯视着自己手中的断剑,弈倾天心中不甘之意,堵塞。

被梵白吞噬了一丝火极之力点燃佛火之后的夸父逐日,怎会没有缺损?

怎会?!

他早该想到的!

早该想到的!!

一步错,一毫差,却是,咫尺天涯。

“哈哈哈!!!”

“成,也是你!”

“败,也是你!”

“起点也是你!”

“终点也是你!”

“救她的也是你!”

“杀我的也是你!”

疯癫大笑声中,弈倾天单膝无力地跪地,杵剑的手臂微微用力,惨白地让人心寒。

他仰天长啸。

“恨呐!!!!!”

在无休止的恨意,催‘逼’下,他整个人由内到外的‘精’气神,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尽数爆涌而去。

第四招!

“剑四·恨无穷!!”

极致的情感,‘激’‘荡’出的,便是极致的剑意!

这一剑,无招无式,只有无穷的恨意。

让天地,变了‘色’!

让死亡之月,彻底失去了光华!

剑意向着四面八方,轰击而出。

整个天荒山脉,瞬息间,被夷为了平地。

以着弈倾天为中心,大地被无匹的剑意,深深刮去了几十丈厚。

‘露’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

围观的众人,不论是二代、司雪等人,还是蝶魔神、梵白。

重创!

蝶魔神背后四只黑‘色’蝶翼,来不及发出咔嚓的碎裂声,便是崩碎了开来,重新幻化出,太‘阴’魔镜的本体。

剑意透过镜面,不断地‘洞’穿着,蝶魔神的魔体。

她却是,好似感受不到疼痛一般,眼中除了失神,还是失神······

这一剑,是她生平所见,剑意最足!

杀意最强!

恨意最深!

魔意最绝的一剑!

没有之一!

在这一剑下,她好似看到了,曾经那一剑诛邪的潇洒背影。

视线模糊之中,她的整个身体,被太‘阴’魔镜‘洞’开的一个巨大黑‘洞’吞没,消失不见了人影······

月落日升reads;。

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过去,阳光再现天地的时候。

所有幸存的人,却好似,过了一辈子一般。

只是,光明再现。

有的人,还在吗?

断剑,孤影,杵剑,仰天。

所有人挣扎着身子,来到深坑的边缘。

看着那道静默无声,已然失去气息的跪地身影。

良久,一动未动。

梵白抹了抹嘴角泣出的血‘色’,一手护着飞鱼在‘胸’前。

一手却是捏得发白。

当年的他,和如今的弈倾天,何其的相似啊!

又是何其的不相似!

他屠戮了三千僧众,血洗了灵山,一人战了天下。

他本该死的!

只是因为有了一个好师傅,有了一位好前辈,才得以脱离死劫。

只是被封了三千年而已。

可是弈倾天呐?

他梵白答应过,要帮他护住几人的。

然而,他一人都是没护住。

就连弈倾天,他都是没能护住。

最后的仇差半分,剑断人亡,更是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

弈倾天恨!

他又如何不恨?

心中万般心绪,流淌着,梵白不发一言。

一旁,司雪瞄了毫无气息的弈倾天一眼,看着梵白,迟疑道:“蝶魔神被弈倾天重伤,前辈不去追杀这个罪魁祸首吗?”

她话音才落。

啪的一声脆响,便是紧接着传出。却是梵白看也不看她,反手一掌,将她拍飞了。

封不觉几人刚“你!”了一声,便是被梵白一脚一个踹飞了。

他目光冷漠,冷笑道:“你们一个个地,见到我和你们一样,被弈倾天那小子的剑意重伤,是不是就以为,我和你们这些渣渣一样,只是地皇之境垃圾!”

梵白负手而立,一股滔天的气势压迫,轰然一震,将刚刚爬起身来的司雪几人,轰隆一声再度撞在地面上,面目贴地不能动弹分毫。

到了此刻,他们鬼‘迷’了的心窍,才醒了过来。

梵白和他们一样,被弈倾天剑意所伤,那是因为大家修为被古佛心压制,都是处在人皇三重天一下。

如今,弈倾天身亡,古佛心失去了宿主,好似也再度陷入沉睡之中,梵白这个老怪物功体压制自然也是被解开了。

此刻的他,又岂是区区几个不入流的地皇修者,能够抗衡的?

他们心中,懊恼万分。

梵白却是没有刁难他们。

他冷哼了一声,纵身跃入深坑之中,小心翼翼地将弈倾天的身体卷起。

人影一晃,便是消失在虚空。

二代接过梵白隔空抛下安详沉睡的飞鱼,微微苦笑了一声。

随即,他却是看也没看,仍旧是卑微匍匐在地上的几人。

身影一闪,向着问剑宗的废墟之地而去。

人影一空。

良久。

司雪几人才身子发颤地,撑起了脚步。

面面相对,一片惊惧。

“神无情被诡异击出心脏而亡,弈倾天如今也是身死道消。”

“此番事了,我们和剑阙的仇,算是结大了。”

“再加上、再加上,魔佛梵白的态度倾向,指不定就要替弈倾天出气,鬼罗刹定然是以魔佛梵白马首是瞻。”

“这下子,我们算是一下子得罪了两大主宰势力,外加梵白这个老怪物了。”

“还有弈倾天的身份,究竟是不是那一族之人?这点,也要好好考量。”

“几位道友,不知道,你们有何想法?”

司雪缓了缓‘波’动的心,良久,才对着封不觉几人,说出这番话来。

封不觉眼中神‘色’挣扎,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回头,我家家主,定然会和南宫家主,商量一番的。”

“南世家之地,绝对不会允许,外来势力的介入的!”

封不觉说得霸道,司雪却是冷冷一笑:“真是这样,那就好了。”

南世家,封、‘’、绝、影四大家族,除了和南宫世家联姻的‘’家,没有蹚这次西剑域的浑水。

你们其他三大家族,可都是兴冲冲而来,败兴而归!

单单就这一点,难道还不能说明,南宫世家的态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