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00章 几人留(1)

第500章 几人留(1)

c_t;云卷云舒,‘’开‘’落,凋零了几代、多少人。nbsp;。

二代风中冷峭而立,默然无语。

落后他一步的叶无名,一直低垂的眼皮,终于抬了抬。

他话音沉重无比。

叶无名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所以,他看向二代的眼神,透出的期待之‘色’,便是格外的殷切。

“我也不希望,他就这样死了。”

虽然,我认识他,还不到一天啊reads;!

感叹声中,二代无奈继续道:“可是,这个结果,是那位魔佛梵白,告知我的。”

“以他的手段,和见识,他给弈倾天下的死亡通知,怕是,即便衍道圣地的雪峰之主,飘渺仙子现身,也是解不开吧。”

解不开的死亡通知,可不就等于,即便有着一线生机,那也只是在等死吗?

与死,有何区别?

闻言,叶无名终于死心了。

他紧了紧自己的拳头,骨节泛白,愈发显得无力。

半响,他才深深呼出一口气,道:“师祖,我决定了,处理完问剑宗之事,我就随你,去剑阙修行。”

二代点点头,“你能随我离开,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只可惜······”

二代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废墟之地,叹了口气。

叶无名道:“如今封印已破,问剑宗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而梵白现身之后,好似,也绝了找剑阙算账的打算,直接回了罗刹鬼宫。”

“我也不必担心,蓝师兄他们的安全了。(广告)”

人来人往,足迹不尽相同。

叶无名应了二代的提议,去往剑阙修行。

而蓝枫羽等人,却是有着不同的选择。

弈倾天的这位师伯,生‘性’懒散,还有点为老不尊。

这次大劫之后,侥幸活了一条命的他,算是大彻大悟,知道以自己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你争我斗的打打杀杀。

在死亡之月消失之后,便是带着与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江不凡,周游天下寄情山水去了。

老一辈的一些长老,也是离的离散的散。

要不,就是加入了周围其他的宗‘门’。

要不,就是打算,等到叶无名等人离开之后,占了这里的一些山头自立为王,做那开宗立派的祖师爷。

离开这里归隐,或者被二代看重,陆续准备前往剑阙修行的,倒是极少。

而年轻一辈中,最为出‘色’的几个优秀弟子。

代理掌教的飞雨,耐不住条条框框规矩重重,拖着难得顺从他一次的冷霜,追着他那逍遥天下的师伯蓝枫羽去了。

至于一战之后,觉醒了妖王之力的冷孤寒,不知道怎的,被飞鱼那条白翼金龙,蛊‘惑’着,居然打算赶往中妖界!

那里可是自古以来就是不待见人类,更是有着佛修者墓地之称的死亡之地啊!

别人都以为,冷孤寒在作死。

二代可不会,这般认为。

天荒山脉一战,他离得梵白比较近,近水楼台先得月,倒是让他知道了,许多不知道的事情。

不说,飞鱼乃是那九大妖王之一,御天神龙后代的尊贵身份。

单单,就是冷孤寒九大妖王之一裂地青年传承者的身份。

难不成,那些妖族之人,见到冷孤寒,还会,把他生吞活剥了不成?

要是冷孤寒是佛修者,说不得,还有些可能。

冷孤寒只是人类的身份,倒是不会犯了太大的忌讳。

而且他又是占据了妖王传承,得到裂地青牛的认可。

那些妖族的大能,还能转着瞎眼,杀冷孤寒?

九巍山,就矗在那里,谁敢动手?

熟悉的、不熟悉的几人,一一,在二代脑海中,流转着reads;。

最后,他脑中画面,便是定格在了,那道仰天长啸不甘跪地的白衣身影上。

徒留,一声叹息。

这茫茫天地,何曾真正眷恋过一人?

二代自嘲一句。

、、、、、、

西剑域西南蛮荒之地,无尽深山老林蜿蜒密布。

遮天蔽日之间,尽是一派的死气沉沉。

在蛮荒之地的深处,死亡深渊之地。

有着一栋通体漆黑的巨大鬼宫,宛若凌霄宝塔一般,拔地而起。

扎根于无,尽深渊的不知名尽头。

有鬼哭狼嚎的凄厉惨叫声,时不时地,从地底深处传来。

带出浓密的鬼气,缭绕遮蔽住,整座鬼宫。

更显‘阴’森气氛。

这一日,空间微微‘波’动。

骤然,被投‘射’下一缕金芒的鬼宫,鬼气被破开,‘露’出生硬至极,宛若白骨铸造而成的鬼宫本体。

在鬼气长年累月的侵蚀之下,这些白骨,早就是被浸染的一片发黑,成了黑‘色’骷髅头了。

受到金芒的刺‘激’,通体都是由黑‘色’骷髅头铸成的鬼宫,登时,微微一颤。

鬼影渺渺,凄厉的叫声,从每个鬼骷髅嘴中传出。

震慑着整个蛮荒之地,都是齐齐一颤。

鬼气厉啸,动‘荡’着空间。

却是,阻拦不下那道金芒的继续璀璨。

裂开的空间之中,闪出一道金‘色’光球。

其内,隐隐间,可以看见,一道侧卧的慵懒人影。

佛光普照,震慑人心。

鬼宫之中,呼啸之音,乍然响起。

破风声中,百鬼夜行,罗刹现身。

“哪里来的秃驴?敢来我罗刹鬼宫放肆?!”

鬼宫之主鬼罗刹现身之后,根本就是不给来人开口的机会,一掌横出。

蛮荒鬼气,‘洞’穿而去。

将金‘色’光球轰开,退离几十丈之远。

金‘色’光球借势,拉开距离。

一道温和的话音,缓缓从金芒之中,传了出来。

透出的内容,却是让得鬼罗刹心中,狠狠一惊。

然后,就是杀意蹿升!

金‘色’光球悠然,盘旋长空,宛若没有感受到鬼罗刹的杀意一般,只是奇异道:“你不相信?”

眼睛眯成一条缝的鬼魅‘女’子,冷冷回应道:“你说你是菩提佛观心自在,我就一定要相信你是吗?”

说完这句话,鬼罗刹细长的眉梢一挑,寒声道:“再说,就算你是观心自在,本宫就一定要卖你的帐?”

“不要忘记了,我罗刹鬼宫,和你佛‘门’之间,可没有什么好‘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