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01章 几人留(2)

第501章 几人留(2)

这话,一出口。。しw0。

鬼罗刹身后几道身影,齐齐上前一步。

气势融进鬼罗刹,扑向这位自称观心自在的菩提佛。

让得对方,一退再退开来。

若是罗刹鬼宫,只有鬼罗刹这么一位天痕登峰造极的高手,说什么,观心自在,也要闯一闯。

只是,除了鬼罗刹。

还有两人。

一个身份。

让他,无比忌惮。

硬闯的最终结果,怕是就要将自己,交代在这里了。

想起佛世尊闭关之前的交代,金色光球盘旋着,不肯离去。

良久,他才感叹一句,“宫主何必这般为难小僧呐?”

“小僧,只是来取回佛门的一些东西而已。”

说到这里,他心中,便是有些懊恼起来。

烂柯寺守护着,梵白封印的同时,也是守护着,东神州与西剑域两地之间传输的传送阵。

而那阵基,便是当初弈倾天,在悟红尘禅房里,看到的那副偈语。

“观世间苦音,悟三千红尘。”

这传送阵,历来便是,只有烂柯寺住持一人知道。

奈何,燃犀死的突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只有一本燃犀笔记。

本来,悟红尘就要翻看一番的,却是被弈倾天突来的降临古寺打断。

之后,那本燃犀笔记,又是被贪心作祟的玄德小僧,偷了去。

不知道,翻看了多少页。

虽然最终,被弈倾天取了回来,却也是难保对方,已然了然了传送阵之事,以及开启之法。

弈倾天不想下杀手,所以最终,只是在对方识海中,下了封魂之术。

可是弈倾天在炼化古佛心的过程中,识海遭受古佛心空之本源的冲击,那封魂之术的效用,不知不觉地就是减弱了。

被玄德察觉之后,他犹疑之下,还是将传送阵之事,告诉了逃回烂柯寺的渡厄。

他本想着,捞到一点好处,却是没想到,反而直接被渡厄给搜魂了,取了开启传送阵之法。

一波三折。

这才有了,观心自在,此刻降临罗刹鬼宫之举。

被佛门的徒子徒孙,这般一耽搁。

莫要说,阻止梵白破封而出。

就连古佛枯木的古佛心,也是被一个无名小辈,给吞了。

那柄圣芒诛邪,也是不知所踪。

最最最关键的,无垢净琉璃佛体的佛子悟红尘,也是落到了,同为无垢净琉璃佛体的梵白手中。

肉包子打狗,还想要回来?

这么多的错过,累加起来。

观心自在,再如何的自在,怕是,也要懊恼的不自在喽!

他压着性子,好声好气地,开口讨要佛门之物。

鬼罗刹却是冷笑一声,“我蛮荒鬼宫之地,何来你佛门清圣之物?”

“莫不是,佛门拐着弯,想要对付我罗刹鬼宫,这才寻了个,不是借口的借口?”

闻言,金色光球一滞。

“宫主这般赌气的话,还是不要说得好。佛门乃是清圣救世灵山,虽然久不出世,但也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羞辱的。”

鬼罗刹眼底狠色一闪,一挥手,就要好好羞辱一番对方。

一道金芒,却是从鬼宫之中,踏出了。

“这个小崽子,这句话说得,倒是不差。”

金芒停息下来,现出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魔佛梵白。

他话音一转,却是冷笑道:“这漫天神佛,大半都是入了你佛门,姿态强势得,让人害怕,谁敢羞辱?”

“那不是找死吗?”

“人家中妖界,一大天妖神王,外加九大妖王,只是一个矛头调转,就是被佛门坑成了,死气沉沉的九巍山。”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小鬼丫头,你可不能得罪佛门啊。”

“要不然,你这座鬼宫,到时候,可真就是成了,名副其实的鬼宫喽!”

梵白一现身,便是极尽地嘲讽着。

要不是眼前这人,是他欣赏的后辈,他都是立刻灭佛了!

被梵白话语刺激,观心自在却是苦笑一声,叹息道:“师叔老人家这般诋毁佛门,又是何必呐?”

“说到底,师叔也是我们佛门一份子。”

“这一次脱困而出,也算是偿还了三千年前的恶果,了结了因果报应,何不趁机,随师侄回东神州?”

梵白冷哼一声,回东神州?他终有一天会回去的!

却不是现在。

“说吧!你来此,到底所谓何事?”

梵白开门见山地问道。

他倒是很想看看,自己的那个师兄,如今的佛世尊,会是如何的狮子大开口!

梵白出现之后,观心自在倒是有些迟疑起来了。

他顿了顿话音,才说道:“悟红尘身具无垢净琉璃佛体,往后,定然是我佛门的中流砥柱存在,佛世尊指名,要他随我回去。”

说到这里,他话音又是一顿。

梵白只是冷冷一笑。

观心自在接着说道:“而古佛心,乃是古佛之物,完成使命的它,作为佛门圣物,理所应当要回归灵山古刹。开始它新的宿命。”

“有些事,我不说,师叔您老人家,应该也能猜得出来。”

“它和古佛心,都该填补,那缺失的一角。”

“佛世尊希望师叔,能够以大局为重。莫要使生灵再涂炭。”

“说完了?”见观心自在不再说话,梵白冷冷道:“痴心妄想过后,你就醒醒神,滚回佛门了。”

他看着沉默的观心自在,不屑道:“当年,师尊既然留下古佛心镇压我,天诛前辈又是舍弃了佩剑,封印我的识海。”

“这种自断一臂的举动,自然有着他们的道理。”

“如今,古佛心、诛邪相继出世,无论落在谁的手里,那也是它们冥冥之中该有的归属,岂是,你们可以一言蔽之的?”

“至于悟红尘,你问问你自己,整个天痕大陆,谁最有资格,做他的师尊!”

“你凭什么,要他随你离开?仗着你们佛门势大?”

现如今的天下,无垢净琉璃佛体的存在,只有两个。

一个是悟红尘。

还有一个,就是魔佛梵白。

论起师徒缘,当然就数这两人,最为契合。

被梵白这般一说,观心自在也是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本就不是,咄咄逼人仗势欺人的个性。

这一次,由他来西剑域,完全就是被逼无奈。

佛世尊,闭关未出。

而佛门里的一些老怪物,多少年前,就是被梵白杀破胆子了。

哪里还敢现身西剑域,触梵白的霉头?

你推来,我推去的。

最后,这一趟跑路,就是落到了,唯一一个,可能不被梵白敌视的那个师侄身上。

也就是他观心自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