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02章 几人留(3)

第502章 几人留(3)

心中有些骂娘的冲动,观心自在现如今,可真是有些两边不是人了。就爱上网?。。

他心中一发狠,冷声道:“师叔真要为难我吗?”

梵白冷笑不语。

观心自在寒声道:“敢问师叔一句,不知观心自在这四个字,可抵得上半座鬼宫!”

话音落,悬浮在半空中的金色光球,一阵颤抖。

金色光华璀璨,宛若有一人已成佛,欲破壳而出!

菩提光华照大千。

梵白心神一凛。

他破封而出之后,功体还未完全复苏,便是和蝶魔神恶斗了一场。

随后,又是被弈倾天临死之际体悟而出的最强剑意重创。

之后,又因为一些原因,损耗了半身功力。

此刻,真要打起来,胜负可就是难料的很了。

半座鬼宫陪葬观心自在,还真是有可能啊。

梵白戒备之间。

鬼罗刹冷冷一笑,一挥手,身后鬼宫之内,万鬼来朝。

气势汹涌,化作黄泉之河,横亘天地。

在鬼宫和观心自在之间,划下了一道界限分明的生死线。

一线之间,两端生死!

气氛随着鬼夜叉这般举动,霎时间,就是剑拔弩张了起来。

观心自在有苦说不出,有些骑虎难下了。

而就在他处境尴尬的时候。

黑色鬼气之中,一抹红尘铺开,跨过了黄泉之河,抹去了生死。

“小僧愿意,随太师祖离去。”

悟红尘现身之后,先是朝着观心自在,恭敬施礼。

随即,他转过身来,看向梵白和鬼宫众人,双掌合十,诚挚道:“这段时日,多谢梵白前辈,和鬼宫诸位的关照,悟红尘感激不尽。”

他躬身九十度,已然是诀别的姿态了。

梵白默然。

鬼宫众人,也是没有说话。

本是自由身,来去当自由。

而得了悟红尘允诺的观心自在,金芒一闪,就是将悟红尘纳入菩提之中。

留下一句“告辞”,便是再也不见了人影。

至于他之前提出的古佛心,以及圣芒诛邪。

他还是想都不要想了。

能够带回悟红尘,对佛门,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对师叔梵白这里,也算是,没有踏过底线。

再得寸进尺,他可没那个胆子了。

也没那个脸皮了。

归去,不如归去啊!

、、、、、、

归去之途,风急雨骤,又是一条杀伐不休的路。

处理完问剑宗后续之事,一路赶往剑阙的二代和叶无名两人,半途之中,再遭死劫了!

“轰!”

破碎的人之门,在二代身后,碎成万点星光,淹没在虚空乱流之中。

卷起的阵阵波动,却是没能让二代,稍稍转过头来。

此刻的二代,心神绷紧到至极,注意力完全地放在了对面,哪里还能顾忌其他!

“阁下是谁,为何阻拦我的去路。”

二代衣袍微卷,将叶无名揽到自己身后,身上剑意,蓬勃待发。

在他身前不远处,神秘黑衣,浮现虚空。拙劣地,用着黑巾蒙面。

不知道,是蠢笨到,以为这样,别人就无法探查到自己的真面目。

还是艺高人胆大,自信天下英雄无一人可以拨开黑雾见青天。

总之,不论如何。

高手一枚的二代,目光愣生生地就是穿不过那层薄薄的黑巾蒙面。

不然,二代怎会因为随便来上一个人,就这般如临大敌?

二代心神戒备。

神秘黑衣,却是悠然一笑,礼貌地拱手施礼道:“在下乃是一名剑修,刚刚从家门之中走出,行走天痕。”

“以前我便是常常听闻父辈们说,‘天下剑法归剑域,万剑归一在剑阙’!”

“我可是对剑阙之名,敬仰的很啊。”

“二先生既然出自,百川归海纳万剑的极天剑阙,想必,在剑修之中,体悟的剑意,应当不弱吧?”

这话委婉地一出口,可不就是明摆着,挑战了吗?

对方虽自称,刚刚出道。

二代内心,却是不敢太过大意。

剑修者的感觉,总是要胜过普通武者的。

知道对方是为了挑战,或者怀着其他目的而来,二代也不拖泥带水,反手一掌,将叶无名远远送离开来。

他一拱手道:“请!”

神秘黑衣,却是嘿嘿一笑,“不急。我这个人呐,出手一向就是,没什么分寸,救人、伤人、废人、杀人的尺度,总是把握不好。”

“要是不小心伤了,或者······杀了二先生。”

“二先生可不要怪我,下手太重哦!”

二代剑意酝酿,不为所动,仍旧是淡淡道:“请。”

神秘黑衣呵呵一笑,不再说话。

一股杀伐天下的剑意,从他体内,缓缓溢出。

这股剑意,甫一出现,二代眉头便是微微一挑,眼中更是流露出一丝震惊不解之色。

努力按捺住心中的震动,二代抬手起剑。

无剑,剑却自是从心意中出。

剑芒在他身前,烙印出,一个大大的“人”字。

正是,极天剑阙三大剑诀之一的问人剑。

冷冽寒风刮起,二代峭立风中。

杀戮天下的声音,此刻,亦是缓缓荡漾而出了······

“一剑问人,苍生可屠?”

“屠!”

话音还未落地。

二代面上震惊之色,便是再也掩饰不住。

他惊呼道:“你到底是谁?怎会我剑阙不传剑诀?!”

刚刚口吐几字的神秘黑衣,嘿嘿一笑,“这剑诀,的确是你们剑阙的。”

“不过,是不是不传的,那可就不好说了。”

神秘黑衣话音落,手中长剑,虚空一点。

化出的杀伐“人”字,若流星坠落一般,向着二代轰去。

杀意扑面而来,二代收起心中不解迷惑,剑随心动,心意剑,亦是浩荡轰出了。

两个巨大的“人”字,在长空,轰然撞在了一起。

就像是镜像映射一般,契合的亲密无间。

只是,相同的招式。

却是有着不同的剑意。

更是由不同的人施展出来。

导致的结果,自然不是相互湮灭。

长空惊天一爆之后。

一道人影,便是被冲击波轰中,急速地倒射开来。

而在爆炸的另一端,一袭黑衣,却是悠然而立。

神秘黑衣没有乘胜追击。

不是所谓的君子作风作祟,而是不需要!

就像大树不需要为了担忧被蚍蜉撼动,就时刻准备着碾死蚍蜉一样。

这些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