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04章 南宫凭吊,玲珑出游

第504章 南宫凭吊,玲珑出游

一张桌,一壶茶,两只杯,一个人。

在他背后。

一个脸上褶皱横生的老奴,抬头瞄了他一眼。

随即,目光便又是再度放在了,自己手中的薄薄一本书册上。

这是最新送来南宫世家的一份情报。

一份关于西剑域动乱,以及动乱源头的情报。

也是他们少主亟需的情报。

茶凉之后的苦涩,在心间流淌,南宫天沐放下了茶杯,平淡地问道:“花家,有没有参与,这一次的行动。”

他问得平淡。

老奴心中,却是一惊,赶忙说道:“听说,花馫少主,带着他那位管家,本来想要去西剑域转转的。”

“只是,后来听到玲珑小姐游学回来,所以,中途转折来了我南宫世家reads;穿越七零后。”

“除此之外,花家没有其他任何一人,踏足西剑域。”

老奴说到这里,顿了顿话音。

随即,他接着补充道:“封、花、绝、影四大家族,除了花家,没有涉足西剑域此次动乱。其他三大家族,都有地皇巅峰的高手,插手此事。”

“影家的影不留,和绝家的绝非凡,更是葬身在······少主的那位好友,弈倾天公子手中。”

老奴话音终止,南宫天沐沉默地点了点头。

他转了转手中的茶杯,半疑问、半肯定地自语道:“神无情,是死在影不留手中的?”

老奴嗯了一声,“情报上说,影不留暗中下手,一箭破甲,击出了这一任草木之体的心脏,这才导致对方身亡的。”

“随之,草菅胜谷传承草木之体的过程,被弈倾天公子一剑斩断。”

“所以,现在的草木之体,到底落在了谁的头上,除了草菅胜谷和弈倾天公子两人,应该无一人知晓了。”

南宫天沐突地哈哈笑了一声。

却是想起了,他和弈倾天初次见面,两人的初生牛犊不怕虎,闯进夜影的血祭之地,当初弈倾天,可不就是同样一剑斩了大半颗地坟之心绝了血祭?

笑声过后,泛在心间的却是更加的苦涩。

南宫天沐叹了口气,捏紧了手中茶杯,“他死在何人手中的。”

即便之前便是得知了弈倾天的死讯,如今,从他口中问出来,南宫天沐胸口还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一口气不能宣泄。

他身后老奴,翻开了早就是看了三四遍的书册某一页,扫了一眼,才回答道:“天荒山脉一战,弈倾天公子,以人皇一重天修为,挑战人皇三重天以上的蝶魔神。”

“弈倾天公子,却是输了性命。”

人皇一重天。蝶魔神。不分胜负。输了······性命。

字眼轰入心间,南宫天沐道:“他出了几招。”

“说是三招之约,在必死的第三招之后,弈倾天公子,却是体悟出剑意升华的剑四。”

老奴目光落在字里行间的一些记载上,心中却是压制不住的震动起来。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难道也有,大无畏?

不然,这位弈倾天公子,何以四招之力,却是爆出了那般惊天地之力?

老奴不解,颤抖着音调,继续道:“弈倾天公子出的第一招,乃是佛门灭罪之招,七步莲花落圣莲灭罪,达人皇初期之力,平了蝶魔神。”

“第二招八极封天,好似······不是天痕剑招,据家主推断,有很大可能,乃是一门玄术。”

老奴嗓子干涩,顿了顿,继续说道:“八极封天达人皇中期之力,弈倾天公子借了天魔器之力,胜了蝶魔神一筹。”

“第三招,弈倾天公子引动了天荒山脉的紫龙之气和刀意,再加上妖族妖王御天神龙的后代,合击之力,达人皇巅峰。”

“本来应该足够斩杀蝶魔神的,最终却是因为,夸父逐日受损,被天魔器太阴魔镜,斩断了,以致功败垂成reads;洪荒之寻道者!”

“而被弈倾天公子借用的紫龙之气和刀意,很有可能,就是当今天痕,三大杀神之首的那位大人留下的。”

“只是不知道,为何能够被弈倾天引动。”

“第三招过后,便是剑四恨无穷!”

“这一招重创蝶魔神,被伤势痊愈的蝶魔神,誉为,她生平所见,剑意最足!杀意最强!恨意最深!魔意最绝······的四绝剑意!”

“家主也是说过,此招之下,人皇斩立决!”

初入人皇之境,仅凭着一剑意,就能做到人皇斩立决。

怕是,对许多人来说,都是虽死犹荣吧。

南宫天沐却是没有看到,该有安详的闭目。

这一剑下,纵使,别人伤,别人残,别人死,可是,握剑之人,怕是只有无尽的恨意吧。

“不愧是,我准备抓回来当妹夫的人,这般生猛的战绩,怕是足以羞辱死,不知道多少的天才风流人物了吧。”

“看来,我也要努力加把劲了。要不······就秘境闭关?”

南宫天沐低声自语着。

他身后老奴,却是吓了一跳,欲言又止之间。

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已然传了进来。

一句“你想要报仇?还是想要找死?”落下之后,来人,悠然落座。

坐在了南宫天沐对面,本属于弈倾天的座位上。

端起了本属于弈倾天的一杯茶,一饮而尽。

南宫天沐摊摊手,看着对面女子,无奈道:“那是给亡者的祭奠,你也能喝下嘴。”

来人轻描淡写地扫了南宫天沐一眼,轻飘飘地带出一句,“这人,不是你家妹夫吗?我喝他一杯茶,他怎会见怪?”

闻言,南宫天沐尴尬一笑。

知道自己方才不小心说出口的小心思,被自己这个妹妹听到了。

南宫玲珑生性独立自主,加上很早就是没了娘,便是愈发的没了那股女儿身的娇弱气质。

她自己的事,就连父亲南宫苍,都是没有插手的权利。

这次,听到自己的大哥,居然自作主张地想要给她抢人回来。她心中有些恼意的同时,却没有多少的不快。

她一向不喜南宫世家的家规约束,经年累月地在外游学,这千年万年世家的荣誉和担子,可全都是落在了她这个大哥的身上。

南宫天沐一人担起了属于他们兄妹姐弟三人的责任,她南宫玲珑,如何不敬她这个大哥?

没有刻意刁难南宫天沐,名叫南宫玲珑的女子,开门见山地道:“家族秘境之地,对于修为未臻至人皇之境的修者来说,可是九死一生的死地。”

“你这么渣的实力,进去了,不怕,分分钟被烧成灰?”

南宫玲珑说得不留情面,南宫天沐也只是苦笑一声:“哥哥我现在实力,比起你和我那位妹夫,呃,不对,是我那位兄弟,的确是有些渣reads;萌娘后宫的野望。”

见南宫玲珑眉头一挑,南宫天沐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可是,这不是,还没进过秘境的缘故吗?”

南宫世家弟子,觉醒血脉之力后,修为的提升速度,会开始逐步的加快,比之那些主宰势力优秀弟子,却是不见得,有多少优势。

真正能够让南宫世家弟子一步登天,涅槃重生的,还要数秘境的历练。

这也是进过南宫世家秘境的南宫玲珑,修为胜过南宫天沐的原因。

当然,这也是和南宫玲珑朱雀赤炎的血脉之力有所关系。

见南宫天沐不像是在开玩笑,南宫玲珑收起了玩笑之意,认真问道:“大哥,莫非,你真想进秘境修行?”

“难不成,还会是假的不成?”南宫天沐反问一句。

“你没有进过秘境,不知道其中的凶险。特别是,你的修为还未臻至人皇之境,真要进去,九死一生还是说的安全了。”

南宫玲珑说得,自然不是假话。

这一点,南宫天沐也是知道的。

他只是缓了缓话音,随之便是笑道:“当年,小弟刚刚出生,父亲就能将他送入秘境之中修行。”

“如今,我已成人,修为虽未臻至人皇之境,却也是自认,战力不输于普通人皇修者。”

“这秘境,我如何进不得?”

“莫非,我这个当大哥的,还不如,我那未曾蒙面的小弟还是婴儿的时候?”

南宫家主,南宫苍,膝下,有两子一女。

最小的一个儿子,世人只知道,在十三岁那年,被贼人盗走。

其他关于这个孩子的信息,却是,只言片语也是未曾流传出来。

就连身为至亲之人的南宫天沐和南宫玲珑,也只是知道,自己这个小弟的存在。

却是面都没有见过。

不过,关于他们这个小弟,有一点,别人不知道。

他们却是知道的。

南宫玲珑挥手屏退,站在南宫天沐身后的老奴,戏虐着笑道:“咱们那位小弟,生而人皇,再加上秘境之中十几年的修习,如今的修为,不知道臻至何等境地了。”

“大哥觉得,你能比得上他?”

被南宫玲珑调侃着,南宫天沐眼角抽了抽。

生而人皇,这天下间,有谁能够?

他小弟就能!

这一点,着实让南宫天沐心中既骄傲,又是有些自惭形秽。

他转移话题道:“你也知道,一年前我曾经去过西剑域,在那里,我便是感应到过朱雀的气息,”

“若是我没有料错的话,小弟当时,人就在问剑宗。”

“那你怎么不将他找回来?”南宫玲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眉间不由升起了一抹不满之意reads;大齐英雄。

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在外游学,除了拜访各门宗派修习,不愿拘束于家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便是打探小弟的下落。

如今听到,南宫天沐已然摸着了小弟的影子,却是没有将他找回,如何能够不生气。

南宫天沐赶忙解释道:“你以为,我不想带他回来啊?”

“只是,他好像不想见我,我在找他,他却是一直在躲在我,也许······不是躲着我,只是我没找着而已。”

见南宫玲珑还是蹙着眉,南宫天沐疑惑自语道:“只是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小弟的朱雀气息,好像很弱一般。”

“按理说,以他人皇之境,甚至更高的修为,不该啊。”

“这一点,可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南宫玲珑冷哼一声,“那歹人,既然能够将小弟掳走,想必,修为也不弱。”

“小弟功体被对方封印,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一次,要是让我逮找了那人,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这一次?”南宫天沐古怪地看着对面女子,手指着对方,道:“你才回家,又要出去?”

南宫玲珑瞥了南宫天沐一眼,缓缓道:“这一次,花家表哥,来拜访父亲的时候,私下里,和我提过一件事。”

“如今,和你在问剑宗的感应相对照起来,那件事,怕是也假不了了。”

“花馫?”南宫天沐皱眉道:“他和你说了什么?”

南宫玲珑道:“这一次,花家表哥,在去西剑域游历的时候,在中妖界、南世家以及西剑域三域之地的交接之地寒河,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

南宫玲珑将花馫所见所闻说了一遍。

听完后,南宫天沐微微一愣神,随即好笑道:“这怎么可能?花馫就算是想要讨好你,投其所好,也得打打草稿好吧。”

“咱们家,丢得,是小弟,可不是什么小妹!”

南宫天沐没好气的呼了口气。

对自己的那位表弟,他可是一直不怎么看好啊。

南宫天沐不信。

南宫玲珑却是信了,她道:“若是花家表哥,当真搬出一个似是而非的小弟,说不得,我还真以为,他只是在编故事。”

“可是,他在明知我家丢失的是小弟的情况下,却是说,遇到一个身怀我南宫世家朱雀紫炎血脉的女子,这般不合理,我反而信了七八分了。”

“得了吧!”南宫天沐一声好笑,道:“依我看啊,花馫早就是料到了,你这个鬼丫头,长着一颗七窍玲珑心。”

“所以,这才反其道而行之,编排出了这么一个,子虚乌有的女子来骗你。”

“所以,我只是信了七八分啊。”南宫玲珑挑眉一笑,“你说的这种可能,便是那剩下的两三分不确定了。”

南宫天沐不置可否。

屋外。

南宫世家,家主,南宫苍,默然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