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05章 客栈风波

第505章 客栈风波

在西剑域,峰、峦、宫、阙四大主宰势力,都是各自占据着一方,老死不相往来地固守一地。

就像彦,千年不坠地矗立在,西剑域极北之地的大雪原上。

而罗刹鬼宫,则是虎踞龙盘西南蛮荒,死亡深渊的鬼域之地。

这种固守一地的作法,间接地,也是导致了,在四大主宰势力之外,诞生了许许多多,割据一方的宗门大派。

姹紫嫣红地点缀在,四大主宰势力这四座堡垒之间。

严严实实的。

而南世家几大世家的作风,却是,和西剑域的放任自流,完全不同。

南宫世家盘踞中央之地。

而封、花、绝、影四大家族,则是避开南世家的统辖之地,在外围广袤地域,鹃地圈地。

就像是在扩建着,猪圈羊圈一般。

而那些,凡是扎根在各大世家统辖之地的,自然而然的,就是成了猪圈里待宰的猪羊

任人宰割的同时,也是受到几大世家的庇护。

这种严密的控制,让得南世家的世家宗门,繁杂程度,远远比不上西剑域。

却也是让得南世家五大世家,对于底下势力的掌握,来得更加的彻底。

不安的动乱,自然也是少了许多。

因为,犯罪的人,再怎么挣扎逃跑,转来转去,也只是从囚笼的一角,跑到了囚笼的另一角而已。

离不开南世家,那永远也只是笼中之鸟。

可是,若是四大家族想要抓住一个人,又岂会让你安然脱离南世家?

磨刀霍霍向猪羊,说得可不就是,现在的这幅境地吗?

青年摇摇头,没有说话。

客栈之中,除了靠窗独自而坐的这位青年。

扎堆而坐的,还有两批人。

青年感受到的微妙气氛,便是因为这两批人隐隐间的对立,而产生的。

离青年较近的一伙儿,蜷成一团,落座。被层层护在中间的,是一个身材曼妙容颜秀丽的年轻少妇。

她眼中不可抑制的流露出惶恐之色,水波流转之间,楚楚可怜,让人顿生保护的。

在她怀中,一个七八岁的孝,安然入睡着,全然不知自己深陷险地一般,吧嗒吧嗒着小嘴巴,吮吸着食指。不知是梦到了什么。

与他们对峙的另一方,几十来人,个个身上都是散发着一股阴柔的气息,大多数,都是真灵境界的修者。

领头的一位老者,倒是全身功力内敛,让人有些捉摸不透的意味。

青年招招手,唤来客栈的伙计,打听了一番。

这才知道了事情的缘由。

这事,还要从大半年前的那场动乱,说起。

据说,影家的三爷,影不留,擅自插手西剑域之事。

这一代的草木之体,更是被他一箭击杀。

他本人,则是被一个叫做弈倾天的小辈,给宰了。

他一死了之了,倒不要紧。

但是,他的这次行动,算是将整个影家,给害惨了。

若是魔佛梵白没有脱困,还好,影家对上罗刹鬼宫,即便不敌对方,也是能够斗上一斗的。

没有七八分的胜算,罗刹鬼宫也不敢,找影家的麻烦。

一来,影家,毕竟乃是南世家四大家族之一。

打狗还要看主人。南宫世家的面子,对方还要给的。

二来,为了一个还未成长起来的草木之体,对上影家,即便除掉了影家,罗刹鬼宫怕是也要伤筋动骨痛上一番了。

仇敌在外。再加上,魔族蝶魔神现世。

几方压逼之下,这个关键时刻,罗刹鬼宫万万是不会为了一泄心头之恨,就让自己处于危若累卵的境地。

只是,梵白的脱困,就让一切,成了未知数了。

有魔佛梵白,以及鬼罗刹,坐镇罗刹鬼宫。如今的罗刹鬼宫,怕是已然再现了,多少年前宫阙峰峦的霸主地位。

抗衡外敌的同时,谁知道,他们能不能够伸出一只手,收拾收拾影家这个背地里捅刀子的歹毒小人?

他们影家,可不比,同样出过手的封不觉封家,还有绝非凡绝家。

影不留可是真正出手造成致命伤害的人。

而绝非凡和封不觉,最多算是帮凶。

绝非凡这个帮凶,更是直接,被抹杀了。绝家吃了这个哑巴亏却不打闹,也算是无声地在向罗刹鬼宫赔罪了。

封家态度,则是诡异的强硬,好似有了什么天大的凭仗一般。

数过来数过去,也就只有影家心惊胆战地,数着日子过。

最后,还是影家当代的家主狠着心肠,壮士断腕,准备舍弃自家三弟的家人,送往罗刹鬼宫负荆请罪。

只是,影不留人虽然死了,但是,他手底下积攒的势力,也是不弱。

除了影家本家许多的依附者,在影家统辖之地,许多的世家,也是拴在了影不留这条船上。

影家家主,下令抓人,准备向罗刹鬼宫,赔礼道歉。

影不留手下势力,则是帮着影不留的家人逃跑。

这一路上,双方手下势力,一方关门打狗,一方开门放人的,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明争暗斗。

最后,便是形成了眼下客栈的这幅局面。

一方逃跑。

一方盯着,却也是不再随便动手,只求能够逮住踪迹就行。

了然了事情经过的青年,嘿嘿一笑,“这招卸磨杀驴,玩得还真是好啊。”

吓得旁边的客栈伙计,差点软倒在地,“大爷,这话可是说不得啊。要是被听到了,怕是今儿个,您可就走不出这里了。”

青年不以为意的一笑,倒是没有再开口讽刺。

这让伙计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是感激地笑了笑。

他目光转了转,看着毫无反应的两批人,心中一惊,再度看向青年时,感激之中,夹杂了一抹敬畏。

这下子,他算是明白过来了。

这位胆敢在影家之人面前,出口不逊的年轻公子哥,身份实力怕是也不简单。

要不然,何以,他那般朗朗的话音,只是被他一个普普通通的酗计,听到了,那些个实力高深的修者,却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伙计退下去后。青年无聊地笑了笑。

这影家家主,想要绑着自己的弟媳侄儿,送往罗刹鬼宫负荆请罪,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是真是假,谁又能知道?

说不得,还真是卸磨杀驴。

将全部责任,推到一个死了的影不留身上。

“入南世家的第一天,就遇到这般窝里斗的风波,倒是个好兆头。看来此次南世家一行,会很顺利呐·····”

“你说,是不是呐?”青年轻声自言自语着。万古帝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