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06章 夜起杀机

第506章 夜起杀机

客栈中自语讽刺着影家家主的青年,自然就是脱出死劫,一路南行的弈倾天。

当日天荒山脉一战,他抱着必死之意,和蝶魔神定下三招之约。

在第三招,化纳紫龙之气,和那股霸道的刀意之后,他就是已然处在油尽灯枯的境地了。

风中烛火一般,随便波动一下,就会熄灭死去。

只是,他心中的不甘和恨意,在他死亡前夕,升华出了被蝶魔神誉为四绝的剑意。

这一剑,掏空了他的精气神的同时,却也是,将他体内混杂纠缠的气息,以及紫龙刀意,一并的宣泄出去了。

让得弈倾天,成了一个四处透风的破麻袋一般,空荡荡的,没有一息气机停滞。

空,除了无,也是意味着纯净,蕴含着无尽的可能。

弈倾天体内气机,一丝不存。

和古佛心的空之本源,倒是无意的贴切了起来。

昏迷中的弈倾天,随心而动,反倒是,将封印之中的古佛心,给机缘巧合地真正炼化了。

之后,梵白更是耗去了半身功力,帮助弈倾天,调顺体内气机。

他更是借助炼化的古佛心之力,将弈倾天体内,三成的死亡之月本源之力,给牵制住了。

弈倾天体内的天相九柳一柳之力,在失去太阴魔镜的引动,以及弈倾天主动的复苏之后,也是再度化作阴魔锁,锁在了圣芒诛邪之上。

体内隐患一空,弈倾天在罗刹鬼宫休养了大半年,才将体内破败的伤势,尽数养好。

这期间,他无意间,又是在花弄影离开西剑域之前,给他留下装有寒冰纯水的玉盒之中,发现了一样东西。

可不就是,花弄影事先,就是给他留下的一封信?

想到这里,卧倒在床铺上的弈倾天,抽出信纸,仔仔细细地,又是看了一遍。

他苦笑了一声,“一切的一切,你早就是预料到了。或者说,你早就是安排好了,是吗?”

“不然,在死亡之月降临之前,你怎么就会,安然的离开西剑域。又怎会笃定,我一定会来南世家?”

弈倾天眼中闪过复杂之色,低声问着自己,“她会是指使影不留的那个黑衣人吗?若真是,我又该如何呐?”

此刻的弈倾天,还不知道。

他吞噬影不留灵魂之力所见的那个神秘黑衣,在他离开罗刹鬼宫之后,半路拦截了他的师父叶无名,以及二代。

更是以着一己之力,重创了二代至生死不明的境地。

那个神秘黑衣,会极天剑阙的问人剑。

更是会,他弈倾天的废字诀!

整个西剑域,更是因为这个神秘黑衣暗中的操控,而陷入烽火连天的战争之中。

收起信纸,弈倾天低声不知默念着什么,像是灯火下赶考的书生温习着功课一般。

、、、、、、

厢房外,半夜风雨,起杀机。

修行者修为到了一定程度,足以辟谷,睡眠也是可以用打坐来代替。

只是,这般高深的境地,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来说,还是有些痴人说梦。

影不留的家人,选择这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客栈落脚,也全是无奈之举。

逃亡之路,其实哪里能够,这般耽搁?

特别是在他们身后,总是吊着一群苍蝇,嗡嗡叫着,随时泄露着他们的行踪的情况下。

只是奈何小少主年幼,还未踏入修习,只是一个普通孩子。他们也只能一边借机修养着,一边心惊胆战着。

有时候,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夜里,风急雨骤。

雨帘断了针线一般,散落一地,噼里啪啦地,摔在砖瓦墙上。

大珠小珠落玉盘敲击着,遮掩着那不甚清晰的杀伐声。

白日里,弈倾天在客栈遇到的影家两伙人,早就是血拼在一起了。

还额外的加上了一批,新赶来的影家修者。

挥剑、拔刀之间,血河在雨幕中宣泄着,混合着凄厉的惨叫声,震得客栈厢房之中的住客,老老实实地赖在了屋内。

不要命的,可以尽情去露脸看呗。

杀伐声不断,混合着小孩童稚的哭声,妇人悲切的呜咽声。

在风声雨声中,愈发显得凄凉了起来。

厮杀许久,等到一切,再度归于风平浪静。

天色,已然开始放明。

雨幕停歇,没被冲刷干净的浓密血腥气息,无孔不入地在客栈内,钻来钻去着。

住客们三三五五地抱着团,寻求着莫须有的安全感。

弈倾天随意地扫了一眼,空出很多座位的大厅。

昨日见到的那位年轻少妇,还有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还在。

想来,昨晚那场拼杀,还是影不留这一方,赢了。

也就是说,这场猫捉老鼠的围猎游戏,还得继续进行下去?

弈倾天心中这个念头,才泛起,便又是沉没了下去。

过了许久。

客栈外,破风声阵阵。

又是一波风浪起。

这群人,甫一出现,便是分出一部分人,将整个客栈,严严实实地给包围起来了。

其余之人,一言不发,便是强势地,杀入客栈内。

下手的对象,除了影不留一家子。

就连普通的住客,不论修者,还是普通人,都是一股脑的杀了过去。

动手之人,修为皆是处在真灵之境。

而守在外围的一个老者,不露丝毫气机,影不留一方任何一个企图突围之人,却是直接被对方碾压成了一地血沫,砸在了地上。

强势无比。

这一出突来的戏码,让得弈倾天眉头一挑。

那位老者的出手气息招式,在弈倾天脑海中一过,便是了然了对方的身份。

可不就是封家之人吗?

影家家主想要抓住影不留的家人,送往罗刹鬼宫,负荆请罪。

而置身事外的封家,却是在影家之人血拼之后,突出杀招,企图灭绝影不留的家人。

这般诡异的行为,着实让人有些趣味啊。

“看来,面对梵白这尊老古董,你们封家,也不是没有压力吗?”

弈倾天冷笑一声。

只要封家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影不留的家人,影家家主,拿什么去请罪?

没了诚心诚意的请罪筹码,影家只能死死地,被绑在封绝两家的这艘船上。

荣辱与共。

倒是打的一个好主意!弈倾天心中冷笑。

他随手击退,攻向他的一人,目光微转,便是落在了客栈外。

这一转,他的目光,便是再也移不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