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09章 白衣远去,风波

第509章 白衣远去,风波

影子护卫一击得手,伤了白发老者两分之后,倒也没有贪心地乘胜追击,鬼魅身影一闪,便是逃之夭夭了。

弈倾天身在半空,见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恋战。

他双手一圈,接住白发老者的含怒一击,借力使力,急速倒退开来,没入客栈废墟中。

再出现时,他手里已然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可不就是,影不留的妻儿两人吗?

眼睁睁看着影子护卫这个网中鱼逃离了,此刻,再见到这个白衣人,居然无视众人,打伤自己之后,还想夺走影不留的妻儿!

封罗宇心中怒火上涌。

他一挥手,周围封家的真灵修者,齐齐涌了上去。

人潮遮天蔽日,上上下下悬浮着,堵在弈倾天身前,滴水不漏。

各式的绝学,散发着强悍的气息,毫不留情地向着弈倾天洞穿而来。

双手持着两人,弈倾天手上功夫施展不开来。

他冷哼一声,双手往后一负,将一大一小两人护在身后。

随即,弈倾天速度不减,直直撞进众人的攻击之中。

漫天的真灵元气波动,像是炮弹一般,汇聚成一股滔天洪流,宣泄在弈倾天身上。

却是只见,弈倾天身子摇摇摆摆地,向后一倒,胸腹猛然向内诡异的塌陷了下去。

元气洪流,被他气机引动,旋转着被团成了,一个人头大小的五彩光球,无比契合地,贴切在他胸腹之间。

就是这般,滴溜溜转动着,却是再怎么也是进不了一步了。

众人惊骇之间。

余音不绝。

却是已然晚了一步了。

弈倾天后倾的身子,鲤鱼打挺一般,猛然一挺。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将众人的攻击,尽数地还了回去。

被弈倾天借力使力弹出的能量光球,初始只有人头大小,轰入封家真灵修者的人潮之中,已然有着一栋楼大小了。

微微一膨胀之后,便是轰然一声爆开。

炸出漫天血花的同时,亦是开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弈倾天一骑绝尘、破甲万千而去,不留点滴话语。

却是成了白发老者等人心中,最大的羞辱和无视。

封罗宇眼中狠色闪过,还想聚集手下残存人马,追杀这个自始至终没能看清面容的白衣人。

白发老者却是一抬手,制止了对方的行动。

封罗宇心中一惊,迟疑道:“白老,不追了?”

白发老者咳嗽了一声,苦涩笑道:“追?不说追不追上对方。就算是能够追上对方,罗宇公子以为,就凭我们这些人,可以奈何得了那人?”

闻言,封罗宇心中惊异更浓,“白老,您的修为,可是已经达到人皇六重天了,还是奈何不了那个白衣人!”

“难道、难道,对方的修为,比之你还高?”

白发老者摇头叹息道:“对方修为如何,我现在着实是有些,不能肯定了。”

“之前,他还未出手时,我探查的气息波动,的确是初入人皇之境。”

“只是,后来,他轻易地急攻罗宇公子一招,随即又是返身,硬抗老夫七成功力,非但没能受伤,反而以着诡异的力道,伤了老夫三分。”

“这般战力,若是说,对方只是初入人皇之境的小菜鸟,说什么,我也是不相信的。”

“而他,若不是初入人皇之境的修者,那为何,老夫观察的结果,却是人皇一重天呐?”

“这其中的诡异不合理,由不得我们不小心啊。”

听老者说完,封罗宇面色有些难看起来了,“那白衣人,该不会也是,什么大势力大家族的天骄弟子吧!”

“还真有这个可能。”白发老者点点头。

他深以为然地道:“再过些时日,就是龙门的奇景,再现之日。这段时间,各方势力都是汇集而来,随便就能碰上一个大家族的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封罗宇懊恼道:“如今逃了影乐安的影子护卫,还有影不留的妻儿,这三条漏网之鱼,可是把我们的计划,给搅得一塌糊涂。”

“这下子,该如何是好啊!”

封家截杀影不留的家人,一来,是为了彻底断绝,影家诚心向罗刹鬼宫请罪的心思。

二来,也是准备栽赃嫁祸,污蔑成罗刹鬼宫所为,想要将罗刹鬼宫彻底逼到影家的对立面。

如今,倒好。

这影不留家人之中,被神秘白衣,救走了最为关键的两人。

而意外闯进英雄救美的影家家主长子,影乐安,被恶向胆边生的封罗宇两人,咔嚓一声给斩了。

还留了影子护卫,这么一个尾巴。

可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

封罗宇如何,不懊恼!

若是让他知道,坏他大事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他以为已然坠入无间地狱的弈倾天。

还不知道,他会是如何的愤怒呐。

封罗宇心中懊恼。

白发老者却是诡异一笑,道:“罗宇公子也不必太过担心事情泄露。”

封罗宇猛然一抬头,急切道:“这话怎么说!”

白发老者笑道:“罗宇公子没有和那白衣人,正面交过手,所以,有些事情可能察觉不出来。”

“老夫可是硬生生地,和对方对了一掌,岂能发觉不了,对方功法的诡异?”

封罗宇心中一动。

白发老者继续道:“对方招式之中,劲力极其阴柔诡异,若水流一般无孔不入,杀人手法极其歹毒!”

“若是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白衣人,很有可能,就是影家的修者。”

白发老者说得斩钉截铁。

封罗宇迟疑道:“影不留,残存下来的暗中势力?”

白发老者不置可否地一笑,“谁说的定呐?”

封罗宇心中再一动。

想到了某个传闻,他嘴角不由划出了,诡异的笑容。

若白衣人真是那位的手下,不要他们封家去逼影家了,影家自己就会内讧分裂起来。

“不管那个白衣人,究竟是何方之人。就凭,他出手救走影不留妻儿这件事,他想要从这件事里面摘出去,就是痴心妄想。”

封罗宇冷笑一声。

他一想到,那个白衣人接下来的处境,将会是寸步难行,对方的所作所为英雄救美也会成为自掘坟墓的愚蠢行为。

封罗宇心中,便是有些抑制不住地,舒坦了起来。

这种怪异至极的感觉,让得封罗宇心中疑惑着。

他却是沉迷其中,不愿意去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