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10章 杀夫之后才是杀父

第510章 杀夫之后才是杀父

弈倾天随意掐灭了,指尖亮起的火焰。

在他身前,荒野之地,升起了一堆篝火。

不是为了,让他看清别人。因为对他而言,这不需要。

而是为了,让别人看清他,这一点,却是很需要的。

被救下的一大一小两人,那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懵懵懂懂的。

对弈倾天,倒是没有多大的畏惧。

反而对这位救了自己和娘亲的大哥哥,很是欢喜,拉着弈倾天的衣袖,不停地说着话。

那个比起弈倾天,大不了几岁的年轻少‘妇’,瑟缩着身子,窝在一个角落里。

火光飘来飘去,映照着她美丽的面容,‘阴’晴不定。

最后定格的,却是无尽的惊惧。

世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对你好。

特别是,这个人好到,冒着得罪南世家霸主地位的封家,救走她们一对孤儿寡母。

无所求?

她不信。

因为不确定,弈倾天图的到底是什么。

所以,这个美丽的‘女’子,便是愈发的心惊胆战起来了。

弈倾天坐在篝火旁,逗‘弄’着,这个名唤影乐乐的孩子。

他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好似没有察觉到,那个瑟缩在‘阴’暗角落里的年轻‘女’子一般。

“这么说,你大伯父,就是一个大恶人,你二伯父······也是一个大恶人?”

弈倾天眼睛微微眯起,故意如此说道,撩拨着这个孩子。

被大恩人说着自己二伯父的坏话,名叫影乐乐的孩子,登时就是不乐意了。

他撇过头,大声叫道:“才不是呐!我二伯父才不是什么大恶人!他对娘亲可好了!对我也可好了!不许你说我二伯父的坏话!”

弈倾天嘿嘿一笑,点头道:“对对。你二伯父不是坏人,你大伯父才是坏人,对吧?”

说到这个狠心的大伯父,影乐乐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嘀咕骂着什么话。

弈倾天笑了笑,不再说话。

看来,这位影家家主,还真是不讨人喜欢呐。

倒是,这个至今未婚的影家二爷,有些意思。

“我的出手,会不会有些早了?”

“早,也是有早的好处。就当是先苦后甜好了。”

弈倾天心中低语了几句。

小孩子影乐乐骂着自己那个狠心的大伯父,骂着骂着,便是沉沉睡了过去。

‘阴’暗角落里,那个‘女’子,目光锁在孩子身上,却是没敢靠近弈倾天。

生怕惹恼了这个青年,对方会做出什么,对孩子不利的事情来。

之前弈倾天的出手,影乐乐被她捂着眼睛,倒是没有看到什么。

她可是瞧了个三四分。

她知道,眼前这个看不清面目,却是能够感受到无尽寒意的青年,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

才脱虎口,又入狼群。

一个不小心,那可都就是被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啊。

柳絮心中惊惧着。

弈倾天目光落在升腾的火焰上,眼神恍惚了片刻。

他突兀问道:“这孩子,取名影乐乐,该是你们希望他一生都快快乐乐的意思吧。”

这话问出口,柳絮先是一愣神,“您、您,说什么?”

回过神之后,她赶忙慌张道:“回恩人的话,这孩子,是二伯取名乐乐的,的确是希望他能够快快乐乐过一生。”

她迟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话。

“快快乐乐?”弈倾天却是面无表情地,嘿嘿一笑。

“身负杀父之仇,家破人亡之恨。这一辈子,这孩子,还能快乐起来吗?”

闻言,柳絮拳头捏紧,眼中仇恨的火‘花’,若隐若现。

这个看似脆弱的‘女’子,在家破人亡之后,心中的仇恨,没有被泪水洗去,反而愈加的浓郁璀璨起来了。

弈倾天心中莫名意味流淌着。

看着压抑着仇恨心思的柳絮,弈倾天冷冷一笑:“于你,有杀夫之仇的弈倾天,未死。于你,有破家亡人之仇的影无痕,未死。”

“你难道就不准备报仇,血刃仇敌?”

“还是说,你只是一个软弱的‘女’子,想要将自己背不起的这些责任,全部转移到,这个懵懂的孩子身上!”

被弈倾天撩拨着心中的恨火,柳絮瑟缩的身子,愈发地颤抖起来了,紧咬着嘴‘唇’好似在艰难地下着什么决定一般。

见对方这幅模样,弈倾天不再多说话。

对于利用对方复仇报复影家这件事,弈倾天心中,没有多大的愧疚。

在客栈中,‘玉’简落地翻开的一面,不是开启生‘门’的正面,而是打开死亡之路的反面。

可是,他依旧选择出手相救了。

救走仇人的妻儿,谁知道,他心中是何等的难受?

他想要报影不留、影无痕的破甲一箭之仇。

柳絮也想要影家‘鸡’犬不宁影无痕不得安生。

两人,目标一致。

一个,一心一意,想要利用。

一个,糊里糊涂,却是甘愿被利用。

愿打愿挨,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呐?

弈倾天翻转着手中的‘玉’简,嘴角缓缓地扯出一个狠辣的笑意。

他正在想着,如何挑起三大家族之间的矛盾。

封罗宇便是好死不死地,撞到了他手里。

封家更是好死不死地,宰了影无痕的长子。

还真是刚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过来啊。弈倾天冷冷一笑。

收起‘玉’简之后,弈倾天拿出那张已经看了千百遍的信纸,目光落在‘龙‘门’’‘升龙道’等几个字眼上,久久没有移开。

这是‘花’‘弄’影替他安排的南世家第一站。

他不得不走。

夜深人静。

窸窸窣窣的声音,渐行渐近地,向着弈倾天靠了过来。

搬开窝在弈倾天身边的影乐乐之后,这道声音,又是逐渐地远去。

弈倾天斜躺在地上,似睡非睡。

“想逃?”

他心中低语了一声。

只是,还未等,他心中这个念头,完全扎根。

那道熟悉的脚步声,又是渐行渐近地,临近了弈倾天。

弈倾天挑眉之间,一个温软的身子,便是颤抖着贴近他怀里了。

这下子,弈倾天装睡不了了。

他按住在他身上‘乱’‘摸’的柔软双手,睁开眼,似笑非笑道:“堂堂影家三爷的夫人,也会干出这般半夜自荐枕席的勾当,还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呐。”

被弈倾天发现,柳絮俏脸一红。

随之,她浑身颤抖着冷笑道:“之前,你和我说那么多话,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闻言,弈倾天面‘色’一愣,随即呵呵笑道:“你以为,之前,我是在暗示你,你若是想要报仇,就得乖乖顺从我?”

“付出你的身子之后,我就会帮你,杀了弈倾天和影无痕?”

柳絮冷笑:“难道不是?”

天下乌鸦一般黑。

贪恋她姿‘色’的男人,她又不是第一回看到。

柳絮笃定,弈倾天心中,定然也是怀着这种龌龊心思。

弈倾天却是轻轻挑起对方下巴,面无表情地冷漠笑道:“难道你就不怕,你自荐枕席的对象,会是那个,于你有杀夫之仇的弈倾天?”

闻言。

柳絮面‘色’。

瞬息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