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14章 梅花香红衣,少女愁滋味

第515章 梅花香红衣,少女愁滋味

庭院,不大不小。

偏东的位置,孤单单地绽放着满树的梅花。

相对的偏西位置,一口水井,蒸腾着白色雾气,烟雾缭绕着。

弈倾天收回扫视的目光,看着这位扎根在南世家,却是分属于罗刹鬼宫势力的半百老者。

他传音询问道:“这么说来,现在这院子里,加上你我,有八个人了?”

老者看了看弈倾天身后的柳絮两人,点点头,指着西厢房,说道:“那里有一男一女两位不知身份的人定下了,暂时还未入住。”

他转过头,又是指了指东厢房,说道:“至于公子这边,也已经有了一位少爷和一个女婢入住了。”

“老奴私下里,调查过他们的身份,愣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是没查出。怕是身份不简单啊。”

弈倾天皱了皱眉。

随即,他笑了笑,舒展眉头道:“无妨。人多也热闹一点。想来,这几位应该都是为升龙道而来的。结伴而行总好过形单影只吧。”

老奴松了口气。

他还真怕,这位大人物,会不满意他的安排呐。

所幸,这位上头叮嘱,要好好服侍的白衣公子哥,看样子不是什么难伺候的主子。

弈倾天进屋前。

西厢房内,走出了一位红衣少女,梳着双丫髻。

想来,就是那位,入住他隔壁的那位少爷的侍女。

接下来的几日,他和对方定然会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弈倾天也就礼貌地点了点头。

双手缠着丝丝缕缕红线的俏丽丫鬟,呵呵一笑,算是回礼了。

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珠子,好奇地,上下打量着弈倾天几人。

“老伯,这位,就是你家少爷?”

四合院,虽是看着简陋,实则,败絮其外,金玉其中。

内里的布置,极其讲究。

每一处的厢房墙壁上,都是布置着,各式各样的法阵。

其中,自然也是有着,隔绝神识窥探的法阵。

明知如此,这位童心未泯,翻转着手中红线的红衣少女,却还是有些俏皮地压低了声音,有些鬼鬼祟祟地低声问着,引弈倾天进来的那位老人。

老人点点头,算是回应了。

交浅不言深,他没敢多说话。

他调查过这对主仆的身份。没能查出点滴线索,这两人背景自然大得很。

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可不能多嘴坏了弈公子的大事。

红衣少女哦了一声,坐在梅花树下,玩着手中红线。

怎么看,都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模样啊。

老者感叹了一声,有些岁月催人老的感觉。

他半辈子耗在南世家,这一次替弈倾天安排一些事情后,便会衣锦还乡,回到罗刹鬼宫守着一份清闲的工作,等着安然入土。

快要死的人了,还是不要操心,这几位爷的事情了。

老者收回落在可以当自己孙女的红衣少女身上的目光,缓缓走出了,这一片看似清静的小天地。

归去。

、、、、、、

弈倾天前脚入城,街道上,后脚便是沸反盈天地,传出了几大消息。

其中之一,便是一位疑似缥缈雪峰的白衣弟子,在入名城龙门的时候,被守城兵卫刁难,最后败家地拿一粒雪丹做门票的事情。

第二个消息,则是涉及到,南世家自家的事情了。

影家家主影无痕下令,捉拿影家三爷影不留妻儿,准备向魔佛梵白负荆请罪的惊天举动,早在几日前,便是轰动了整个南世家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影无痕是不是真能狠心绝情到,送出自己的弟妹。

只是没想到,这场好戏还没能看到。

却是紧随着传来了,更加惊人的消息。

影家三爷手下几批护送三爷家人的势力,诡异地在一夜之间死绝了。

非但如此,就连那些负责捉拿影家三爷家人的影家修者,也是被斩草除根的一干二净。

若仅仅只是如此,还算不得什么惊天消息。

让人震惊的是,影无痕的长子,那个纨绔子弟影乐安,瞒着自己老子,暗地里跑出去之后,居然也是被人给宰了。

这下子,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他影无痕的长子,再怎么样的纨绔不堪,那也是他影家的人。

杀影乐安,和直接甩他影无痕一个耳光子,有何区别!

所以,在得知关键人物柳絮未死,并且现身龙门之后。

影无痕便是马不停蹄地,向着龙门赶来。

而影家二爷甫一回家,在得知弟妹柳絮,被大哥下令追杀之后,愤然离家四处追寻。

眼下,消息轰动传开,再加上早些时候,封罗宇故意散布的消息。

这位影家二爷,影缥缈,是不是已经在龙门,可都是不好说喽。

这位二爷,若是和自己大哥,在龙门撞在了一起,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浪。

如今身在龙门的人,可是等着看好戏呐。

“这位影家家主,还真不是个东西!师兄,你说是不是?”

街道上,出尘不凡的一男一女,缓步行走着。

面上带着一层薄薄白纱的少女,厌恶了说了一句。

她旁边与她并肩而行的青年男子,拂了拂发丝,只见点点青芒,在他指尖流淌着。

稍稍掩盖住了,他面色的苍白。

轻笑了一声,青年无奈道:“这位影家家主壮士断腕,对影不留一家子而言,的确是有些不厚道。对整个影家而言,却是求得了一线生机。”

他顿了顿,话音中带着不知名的感慨,道:“毕竟,不是谁,都有大无畏的勇气,对抗魔佛梵白,甚至······蝶魔神,那般存在的。”

这样的人,他曾经见过一位。

如今,却是尘归尘土归土,昙花一现般陨落了。

“所以,甭管别人如何看待他。这位影家家主,肯定要将影家,从影不留射出的破甲一箭的行为中,摘出来的。”

青年讥讽一笑:“哪怕影不留的行动,他影无痕也有所参与。这一刻,也是万万不能够承认的。”

青年话音落地良久,也不见少女说话,他面色不由一愣。

撇过头,他看向低着头有些兴致缺缺的少女,疑惑道:“惊雨,你怎么啦?”

少女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情绪有些低落,勉强笑了笑,安慰师兄道:“师兄,我没事。”

“嗯?有事可要记得和我说。”青年皱了皱眉头。

他心中暗道:莫非,惊雨还在因为江不凡的事情,在生气?

不应该啊。

问剑宗虽然破灭,可是,据我所知,江不凡可是没什么大事,已经和蓝枫羽安然退隐了。

草菅胜谷摇摇头。

他只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师妹,是被那个女人,从江不凡手里带回缥缈雪峰的。

又哪里会知道,自己这个师妹,心里念叨的那位仙人哥哥,可不是江不凡。

在许多人心中,已经逝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