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15章 惊雨夜

第515章 惊雨夜

草菅胜谷带着这名叫惊雨的师妹来南世家,自然不会是游山玩水的。

特别是在眼下,缥缈雪峰陷入和极天剑阙死战的关头。

在来龙‘门’城之前,他们已经先行拜访了,南宫世家家主南宫苍。

此次缥缈雪峰对上极天剑阙,甚至就连剑阙剑主风无相都是出手,崩塌半壁雪峰了。

可见,真不是闹着玩的。

而草菅胜谷带着师妹来南宫世家,为的便是,求取南宫世家的帮助。

缥缈雪峰身为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的龙头老大,整体实力要胜过极天剑阙一筹。

按理说,不该多此一举,求取外援。

奈何,如今,雪峰最强的名头,已然被魔佛梵白坐镇的罗刹鬼宫,夺了过去。

而罗刹鬼宫和极天剑阙,虽然一直不怎么对付,但是,在针对缥缈雪峰的问题上,却是出奇的一致。

甚至,有好几次,双方默契地联手,给予了缥缈雪峰不小的打击。

害得如今的缥缈雪峰,不得不暗地里,和蝶魔神眉来眼去着。

可是恶心死了,那位飘渺仙子。

和魔族合作,当然比不上,和自己深‘交’老友的南宫苍合作,来的爽快舒服。

司雪‘毛’遂自荐自己的儿子草菅胜谷,和自己的关‘门’弟子惊雨,南行求取帮助。

除了为了雪峰的公事之外,她心里,也是存了一些‘私’心。

如今,西剑域算是彻底动‘乱’不安了。几大主宰势力被卷着,不得不相互杀伐。

以前是人间仙境存在的缥缈雪峰,已然不再是一方净土。

草菅胜谷和惊雨暂时避开风头,退入南世家,也算是司雪对这两人的一层保护。

草菅胜谷本人经历过问剑大劫之后,心中也不想再‘插’手,那些分不清对错的事情,乐得自在来了南世家。

“我们两出师未捷,南宫家主不肯‘插’手我们西剑域之事,峰主心里的如意算盘,怕是打错了。”

草菅胜谷面上说不清,是担忧,还是幸灾乐祸。

惊雨抹了抹眼眶,笑道:“南宫老爷子不‘插’手西剑域的事情,不是很好吗?”

“要是南宫老爷子真的应了峰主的请求,对付剑阙。谁知道最后,剑阙会不会请来北渚的那位老皇帝。”

“到时候,这场架,可是有得打了。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呐。”

“你倒是好心。”草菅胜谷嘴角咧了咧,无声地笑了笑。

只是,求取不到执正道牛耳的南宫世家帮忙,缥缈雪峰若是走上极端。

和蝶魔神坐镇的魔族,狼狈为‘奸’,那又该如何是好呐?

想到这里,草菅胜谷眉头一皱,想了想,还是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明天,我们两个去拜访一下封家家主。”

“这一趟南行,就算是求取不到南宫世家的帮助,怎么的也该争取到封家的帮助。”

封、‘花’、绝、影四大家族,除了‘花’家,没有参与问剑大劫,其他三大家族,或多或少都是‘插’手了。

影家更是罪魁祸首,铁定是被梵白下了死亡通知的。

若是能够争取到,这三大家族帮助,再加上缥缈雪峰自身的底蕴。

不求,灭掉极天剑阙。

只求,能够让对方知难而退,总是有可能的。

心中这般想着,草菅胜谷松了一口气。

惊雨眼睛却是一瞪,随即眼珠子转了转,道:“师兄,方才不是听别人说,有人在城‘门’口拿出了咱们雪峰的雪丹吗?要不我们也去瞅瞅热闹?”

草菅胜谷想了想,摇头道:“还是别搭理这些闲事了。而且,就算你想去看看那人是不是冒充雪峰弟子,现在去,怕是也晚了。人家难不成待在城‘门’口,给你抓啊。”

惊雨“哦”了一声。

她回头看了看,那抹一闪而逝的黑‘色’背影。

不知想起了哪个可恶的人儿,嘀嘀咕咕地骂了几句。

两人离开不久。

之前他们所在的位置,缓缓现出一道黑袍人影,一缕紫红‘色’的长发,从衣袍下调皮地飘了出来。

神秘黑袍看着惊雨两人消失的方向,戏虐笑了笑,自语道:“没想到才几年不见,那个小丫头片子,已经成了雪峰弟子。”

“看她和草菅胜谷的样子,该不会,是成了司雪那个‘女’人的弟子吧?”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秘黑袍嘿嘿诡笑几声,呢喃着“仙人哥哥”四字,语气愈发地嘲讽了起来。

“有朝一日,你那没死的仙人哥哥,若是和你那授业恩师对上,小丫头片子,姐姐倒是要看看,你该怎么办。”

神秘黑袍笑了一声,身影逐渐地黯淡了下去。

再出现时,已然来到了一座破败的小院中。

院中,树下已然站了一个人。

神秘黑袍甫一出现,树下人便是大喝一声“谁?”

不待神秘黑袍说话,他便是紧随着一掌急攻。

无声胜有声,自有风雷蔓延。

神秘黑袍道了一声“是我。”,翻掌轻柔一按,将对方的掌力,无形消弭化解开来。

悠然落地之后,神秘黑袍不和对方多啰嗦,直接道:“我要的东西呐。”

树下人笑道:“大人怎么知道,东西已经入我手了?”

“没有到手,你敢联系我。”神秘黑袍眼眸泛着幽黑之‘色’,淡淡扫了树下人一眼,“你不怕死吗?”

淡淡的语气,近乎,平铺直叙。

被不似人有的双眸注视着,树下人却是瞬间惊出了一声冷汗。

他不敢在耽搁,掌心一旋。

黑夜中,红芒顿时闪现而出。

却是断成了两截的一张玲珑剔透的红‘色’长弓。

红芒只是微微一闪,便是黯淡了下去,失去了它该有的光华。

有黑袍遮挡着,树下人也不知道,神秘黑袍目光落在何处。

只见对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伸手一招,取了断弓。

树下人见对方取了东西,眼中火热之‘色’,便是再也掩饰不住,搓着手,垂涎地看着眼前黑袍,“大人,那个、那个,您答应······”

树下人有些急不可耐。

神秘黑袍不屑冷笑了一声,甩手抛出一物,落入树下人手中。

点点绿‘色’荧光,散发着,顿时映照着树下人,双眼一片绿油油的。

浮现在树下人手中之物,只是半截指骨。

树下人却是如同托着整个天下一般,小心翼翼到,面上都是泣出了汗珠。

见此,神秘黑袍心中愈发地,有些不屑起来。

她冷声道:“炼化此物,需要天罡之数三十六天。至于之后该怎样做,等你炼化完成了,再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神秘黑袍不再停留,人影一闪,便是没入了幽黑的夜‘色’之中。

疯魔如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