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16章 黑与白的追逐

第516章 黑与白的追逐

庭外,云卷云舒。风急雨骤。

小小的庭院,这一刻,好似成了一叶扁舟,在海浪翻覆中,颠簸着。

厢房内,弈倾天低声呢喃一句“来了”,话音落,人已不在。

再出现时,弈倾天已是站在了院子中央。

在他对面,一袭黑衣缥缈而来,惊不起一丝烟尘。

却是搅动了,所有人心里的那一片湖。

弈倾天负手而立,淡淡道:“影缥缈?”

来人脚步向前一踏,落地之时,轻柔话音响起。

只是简单的一句“我来接人”,却像是暗潮涌动一般,向着弈倾天一波波翻覆而来。

弈倾天心神不动,笑道:“你要接人,关我何事?”

影家的这位二爷,脚步不停,直直向前走去。

他淡淡的话音,亦是一步一踏地,响起。

“我要接人,的确是不关你何事。不过······”

“我要接的人,却的的确确地,关你的事情。”

不知道是顾忌,眼前白衣青年的救命之恩,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影缥缈脚步停在了,距离弈倾天三丈之远的所在,没再向前踏上一步。

弈倾天现身之后,脚步便是一直未动。

更是没有后退一步。

哪怕,此刻,这位修为高出他不知几许的影家二爷,距离他,只有短短的三丈距离。

哪怕,对方气机一瞬就能波及到,弈倾天所在的位置。

弈倾天只是静静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

影家功法,偏向身法暗杀,这一点,在他和影不留交手之时,便是已然见识过了。

那一战中,他一直没能真正见到过,影不留的真面目。

就连,寻觅出对方的踪迹,也是依靠着荒字诀的幻境之力。

等到影不留惨败之后,对方已是被他重创的面目全非。

所以,那个仇人的庐山真面目,弈倾天自始至终,都没能瞧到只鳞片甲。

眼前这位影缥缈,影不留的二哥,和当初的影不留,一般无二。

就是这般静静地,站在弈倾天身前,弈倾天却是只能看到一团缥缈的黑影。

宛若不可触摸的海市蜃楼一般。

弈倾天收回神识,笑道:“你要接人。”

“我在等人。”

“我等的人到了,你要接的人,自然就会出来。”

“先来后到?”影缥缈冷哼了一声。

他显然是猜出了,弈倾天想要等的那个人是谁。

更是知道了弈倾天的心思所在。

弈倾天点点头,道:“先来后到吗?你可以这样理解。”

先是他一直在等人,接着才是,影缥缈来接人的。

可不就是先来后到吗?

若是不想遵守,先来后到的这个规则,那就只有······

“插队!”

影缥缈脚掌缓缓抬起了。

他冷声道:“你等的人,还未到。我若是一定要,此刻就接人离开,你又能奈我何!”

弈倾天一摆手,道:“影二爷大可以试试。”

他弈倾天开门揖盗,就看你影缥缈,敢不敢闯了。

“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个后辈小子,本事如何了!”

影缥缈心中虽是有些没来由地忌惮,却不怎么相信,眼前这个修为只是初入人皇之境的白衣青年,能够拦得住地皇巅峰修为的他。

人皇、地皇,一线之隔,却也是云泥之别。

能够以初入人皇修为,抗衡地皇修者的妖孽存在,亘古至今,从未出现过。

就连西剑域,那个昙花一现的妖孽,弈倾天,也只是凭借着古佛心,短暂地拥有过这种逆天抗衡的本事。

弈倾天已死。

古佛心,也再度被封印。

影缥缈不相信,世上还有人,能够再现,初入人皇抗衡地皇巅峰的风采。

哪怕只是抵挡住一招半式!

心中念头落地,影缥缈脚步,亦是同时落地了。

脚步声响起的一刹那。

翻江倒海之中,黑影层层密布闪现在庭院之中。

就像是一瞬间,无数的黑色蝙蝠,涌入了院子中一般。

院内人心惊。

院外人胆寒。

触目之处,只见漫天的黑影,在不停的闪现。

黑色之中,一抹不和谐的白色,若游鱼一般跳跃着。

混合着黑色,交织出黑白的世界。

黑色吞没不了白色。

白色逼不退黑色。

追逐之战,瞬息而动。

瞬息而止。

漫天黑白消失之后。

只见庭院中,弈倾天仍是一副悠然的模样,站在院子中央,寸步未移。

影缥缈的右脚,保持着踏出的姿势。

他面色铁青。

和之前两人的对峙情形,一般无二。

好似,方才的黑白追逐,只是一场梦境一般。

然而,不论是庭内,还是庭外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一场梦,而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实。

因为,一梅花一水井的院子中,不再只有弈倾天、影缥缈两人。

而是成了四人。

东厢房,一间厢房的房门,仍旧紧闭着。

内里的两人,却是已然不见了人影。

影缥缈放下怀中的柳絮,寒声道:“阁下真是好手段好本事!”

“在某些方面,就算是西剑域妖孽的弈倾天,怕是也比不上阁下吧。”

弈倾天怀里抱着沉睡的影乐乐。

闻言,他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见此,影缥缈微微沉默了起来。

他知道,之前,若不是这位白衣青年承让,别说,他能抢回柳絮,怕是影子都是摸不着。

如今,影乐乐还在对方手中。

他也只能,乖乖顺着对方的意愿,和他一起等人。

等那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

等那个,他最不愿面对的人。

不想见,是因为讨厌厌恶。

不愿面对,却是因为无颜。

影缥缈叹了口气,看了看昏睡的柳絮,目光随之落在了弈倾天身上。

他挑眉疑惑道:“以你的手段,若是南世家世家子弟,定然不会是无名之辈,我也从未听闻过,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不知阁下,师承何人?”

师承何人,便也是,师承何方、何门、何派。

弈倾天摇头,苦涩笑了笑。

孤魂野鬼的他,何来的门派归宿?

影缥缈皱眉,“你是何人?”

这个问题,弈倾天倒是不介意回答一番。

他咧咧嘴,轻吐几字。

又是掀起了一番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