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17章 打得过与打不着

第517章 打得过与打不着

门槛一线,却是划出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站在门槛外,见识过方才那场无声风雨的草菅胜谷,犹自有些不放心,脚步后退,带着惊雨退出几十丈外。

旁边,惊雨被草菅胜谷突来的动作,惊醒。

回过神的她,愣愣地看了看院中对峙的两人,疑惑不解地向着草菅胜谷询问道。

“师兄,这个影家二爷的修为,不是比大师父修为还要高吗?他怎么会打不过,那个白衣的大哥哥呐?”

草菅胜谷眼神凝重,听到惊雨这番话,却也是有些好笑起来。

他无奈笑道:“谁和你说的,这位影家二爷,打不过那个白衣人的?”

草菅胜谷知道自己这个师妹,天资奇高,修为不弱。虽然只是修道三年,但是一心一意清心寡欲地修炼,也是让得这位师妹,一只脚踏入皇者三境了。

只是,这个师妹修为虽高,与人交战的眼界却是全无。

哪里能够瞧得出,方才影缥缈和白衣人之间追逐战的凶险,和窍门所在?

草菅胜谷看了疑惑的惊雨一眼,解释道:“那位影家二爷进院子后,没有立刻动手,你瞧见没?”

惊雨点点头。

草菅胜谷摇头笑道:“到底是老一辈身经百战的修者,直觉比起我们这些后辈,可是高了许多。”

“影缥缈现身之后,没敢立即动手抢人,不是怕了那位白衣人,也不是觉得打不过对方。”

“只是,以速度致胜的影二爷,物以类聚,瞧出了那位白衣人在速度之上,可能不逊色于他,他没把握,能抢在白衣人动手之前安然夺了两人,或者杀了白衣人。”

“所以,这才先礼后兵。直到那位白衣人直接拒绝了,他接人的要求之后,影缥缈这才耐不住,舍了杀白衣人的机会,行了夺人之举。”

“至于其中具体过程,他们速度太快,我也是没能瞧出个清清楚楚。”

“不过,照现在这幅对峙的情形来看,这场速度争锋的追逐战,还是那个白衣人,胜了一筹。”

“不然,影缥缈此刻,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和这位白衣人一起留下等人了。”

“所以呐,说到底,不是影家二爷打不过那个白衣人,而是······”

“打不着那个白衣人。”

惊雨听得出神。

缓过神来的她,笑道:“速度快了,还能有这般好处啊?那我也要好好练练,以后,偷三师父的宝贝,三师父再也抓不到我了。”

草菅胜谷咧咧嘴,哭笑不得道:“人家白衣人,那是经验丰富,再加上超绝的速度,这才能时时刻刻,抢在影缥缈超强实力的压制禁锢前,避开。”

“就你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的黄毛丫头,速度再快,还能躲得过,你三师父心念一动的禁锢?”

草菅胜谷毫不留情地,打消了惊雨心中的鬼念头。

惊雨只是垂头丧气了一会儿,便是高兴道:“没打过架,没关系。我待会儿就拜这个白衣人,做我的师父。”

“萍水相逢的,我们都能聚在一座院子,可不是有缘的很吗?”

“想必,他老人家也不会吝啬,收下我这个徒弟。”

惊雨欢喜起来。

草菅胜谷却是摇头一笑。

南世家之大,龙门城之大,能够聚在一起,有缘倒还真是有缘。

不过,你丫头也知道是萍水相逢,人家岂会将压箱底的保命功夫,交给初次见面的你?

、、、、、、

“覆北渚?”

庭院中,影缥缈表情古怪地念叨着,这个不得不让人遐想连篇的名字。

在南世家之地,有谁敢取名为,灭南宫吗?

影缥缈想都不敢想。

如今,站在他面前的白衣青年,却是自称自己,名叫覆北渚!

天下间,还有比这,更加招摇霸气的名号吗?

屠佛,倒是勉强算一个。

可是,有这个名字吗?

影缥缈眼角抽搐了几下,这下子是真不敢,再随意动手抢人了。

强人不可怕。

怕得就是,强人还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

眼前这人,就是。

这个念头,此刻,不仅是在影缥缈心中升起。

房中的那位红衣,庭外的青衣、白衣,还有天上的一袭黑袍,都是狠狠震动了一番,衣袍掀起了一波海浪。

恰似,心湖涟漪荡漾。

有了波动,自然就是,有迹可循了。

弈倾天目光不瞬,眼波却是微微动了动。

只是,还未待他有所动作。

他要等的那个人,却是已然强势地,踏入院子中了。

来人二话不说,翻掌便是向着弈倾天头顶拍来。

漫天风云,聚集在,手掌的方寸之地,没有吹起院子一花一草。

掌气破碎了一抹白色,一卷一收之后,却是滴血不沾。

瞬移三寸的弈倾天,面上不见恼色。

他怀中的影乐乐,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醒了过来。

看见二伯父的欢喜之色,才出现。

下一刻,便是成了看见大伯父的惧怕。

一瞬之间,却是天差地别的对比。

让人心湖晃动。

弈倾天摸了摸影乐乐的脑袋,眼神微不可查地温和了那么一瞬。

温暖一闪而逝后,他笑道:“小屁孩,我说过,你二伯父要来接你,没骗你吧?”

影乐乐耷拉着嘴巴,一点都是没有该有的快乐样子。

弈倾天抬头看了黑暗中的两道阴影,笑了笑。

他还未说话。

影缥缈便是有些生硬地道:“把乐乐交给我吧!”

影缥缈出现在这里,在他大哥影无痕眼皮子底下,出现在这里。

不管之前的追杀行动,他有没有插手阻拦。

此刻的他,在影无痕眼中,都是脱不了身了。

过程也罢,结尾也罢,站在这里,便是干涉!

既然如此,影缥缈也不必辩解了。

他只要接人就是。

只是,最初出了一掌的影无痕,却是准备夺人的。

没能成功的他,目光看向弈倾天,伸手道:“把这孩子,交给我。”

一个称呼乐乐。

一个称呼这孩子。

影缥缈和影无痕的是留是弃,不言而喻。

影无痕要人,暗处之人在看人。

看弈倾天。

他们以为,弈倾天会将影乐乐交给影无痕。

毕竟,这位影家大爷,才是影家的当家人。

送人给大爷,才是最好的投名状嘛!

明智之人,谁不会选择,这种明智之举?

可惜,弈倾天只是抱歉一笑,道:“这孩子是二爷的,可不是大爷你的。所以······”

弈倾天身形一晃,好似寸步未移。

他身边的影乐乐,却是不见了。

携着一大一小两人的影缥缈,毫不停滞,一句“大恩必报”传出之后,便是没入了夜色之中。

留下面色发青的影无痕,若吃人的怪兽一般,瞪着弈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