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18章 玉简和狐狸

第518章 玉简和狐狸

偷鸡不成蚀把米。

柳絮母子没能抓到,反而将自己长子给赔了进去。

可想而知,影无痕心中的憋屈。

他看着这个,自己心中认定,乃是二弟影无痕或者三弟影不留手下的白衣青年,寒声道:“你想死吗?”

怒气掀起狂澜,让得弈倾天脚步,一退再退。

他面上,却是看不出丝毫的慌张之色。

“杀你长子的,另有其人,可不是我。影大爷,您老的力气,可不要使错了地方啊。”

弈倾天指尖玉简转动。

影无痕不置可否,寒声道:“我儿是不是你们杀的,我不知道。”

“但是,有一点,我却是知道的。”

“若不是因为那个狐媚子,乐安岂会离开留影城”

“你放了罪魁祸首的柳絮,我就要拿你的命来偿还”

影无痕气势荡漾而出,周遭空间,似乎瞬息被凝固起来了。

身体宛若陷入沼泽之中,难以动弹分毫的弈倾天,没在对方封锁天地之前,离开。

此刻,天地被封锁之后,他自然更加不会离开。

影无痕要动手。

弈倾天却是呵呵一笑,弹了弹手指,笑道:“做决定之前,影大爷是否,要先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说不得,会有什么大惊喜呐。”

玉简空中流光溢彩地,翻转着,折射出恍惚的光影。

若一扇门,开启闭合再开启再闭合

命运不停流转。

暗处之人不知道,影无痕最后究竟看到了什么。

只知道,捏碎玉简的影无痕,脸色铁青。

眼神可以杀人。

这一晚,影无痕离开不久。

封家府邸之处,便是爆出了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愤怒声,夹杂着,层层冲击波,扭曲空间,向着四周辐射开来。

通宵达旦。

不知道摧毁了多少人家多少存在。

人去楼空,暗处的影子退避之后。

剩下的,便是有心人了。

庭院外,草菅胜谷和惊雨走了进来。

弈倾天古怪地看了两人一眼。

草菅胜谷刚想要打一个招呼。

弈倾天目光已然转移开来,锁定在空中某处了。

一阵涟漪散开,暗处黑袍,被目光盯住,心中知道不妙,才想要离开。

却见弈倾天嘴唇微动,心中三字吐下后,庭院中的弈倾天,已然消失不见人影。

黑袍鬼魅身法,才展开,手臂便是猛然一紧。

被一人紧紧抓住之后,抡起,向着地面狠狠甩了下去。

空气被急速下压的身体挤爆,爆出一连串的火花。

黑袍双手猛然下按,止住下坠之势。

一道白影却是恰到好处地,出现在她停滞的身下。

腿鞭如影,横扫而出。

黑袍心中骂娘,身子一翻,单掌下按,挡住白影的腿鞭同时。

脚尖下压,翻转着,向着白影背后踢去。

顿时,两人一脚换一脚,被踹飞,在空中翻转了起来。

落地之时,一黑一白,对立的两人,默默无言。

被弈倾天一番出其不意的举动,惊住了的惊雨,目光微移,落在被弈倾天掀起黑袍,露出的那张熟悉面容之上。

她手指头颤抖着,指向对方,气愤地大叫道:“啊呀果然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花狐狸啊我就说,我不可能看错的。”

惊雨捋了捋袖子,愣了愣,没敢上前。

被弈倾天逮住了的花弄影,嬉皮笑脸地,对着惊雨做了一个鬼脸,五指做了个挠痒痒的动作。

吓得惊雨嗖的一下,就是躲在了一个人的背后。

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找错了靠山的惊雨,紧抓着弈倾天的衣袍不放。

一个小脑袋,却是从弈倾天身后探出,龇牙咧嘴地瞪着花弄影。

弈倾天眉头一皱,撇过头,看着这个近乎趴在他肩膀上的陌生少女。

“我们很熟?”

他话音冷淡。

惊雨呆了呆,双手猛然一松,这才知道,自己抓错人了。

她吐了吐舌头,嘀咕着“凶什么凶”,心里却是无端的,有些莫名的委屈。

草菅胜谷挑了挑眉,没说话。

对于弈倾天的冷淡姿态,他也只以为,这类以着速度致胜的修者,忌讳被人近身而已。

花弄影却是幸灾乐祸地,朝着惊雨哈哈一笑。

笑无声,口型却是“活该”二字。

惊雨耷拉着脑袋,嘴中嘀嘀咕咕,不停念叨着“花狐狸”“不要脸”之类的词汇。

骂人的话,她也就只会,当初的那么几句。

花弄影还想戏弄一番这个丫头,弈倾天却是偏偏头,示意她跟着入屋。

弈倾天花弄影两人,离开入屋之后。

草菅胜谷奇怪看着惊雨,这才问道:“师妹,你认识这两个人?”

惊雨转了转眼珠子,道:“花狐狸我认识,那个叫覆北渚的白衣大哥哥,我就不认识了。”

西剑域见过花弄影真人的不多,问剑大劫之前,花弄影便是离开了西剑域。

所以,草菅胜谷自然也是不知道,惊雨口中的花狐狸,便是那位搅动风云的魔族少主。

他也只是奇怪了一番,花狐狸这个怪名字,倒是没有深究下去。

只是

“刚才那个花狐狸吓你的时候,你怎么想都不想,就跑到那个覆北渚身后去了?”

“我还以为,你在上雪峰之前,就是认识了这位,能让影家家主吃瘪的公子哥呐。”

草菅胜谷只是随意一说。

惊雨却是愣了愣神,耷拉着的脑袋,左右摆了摆,进了西厢房的一间厢房。

好似有些疑惑不解的样子。

草菅胜谷愣了愣神。

不解的他,苦笑一声:“女人心海底针,慕白是这样。你这黄毛丫头,居然也这样,真是让人头疼啊”

此刻的花弄影,也是有些头疼。

弈倾天请她坐下后,便是直接问道:“那个黑衣人,是不是你。”

他问得平淡,“黑衣人”三字,吐出后,花弄影心中,却是猛然一跳。

心中惊疑不定,花弄影试探地问道:“什么黑衣人?”

弈倾天目光不瞬,只是这般静静地看着花弄影。

好大一会儿。

直到花弄影有些受不了弈倾天的目光,想要开口了。

弈倾天却是在她之前,又是说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