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19章 黑衣黑袍与消失的本源

第519章 黑衣黑袍与消失的本源

“唆使影不留,入西剑域的那个黑衣人,是不是你。”

弈倾天更显咄咄逼人的一句话,传出之后。

花弄影反而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她赶忙摇头道:“不是我,绝对不是我”

弈倾天眉头微蹙。

花弄影赶忙举起右手,道:“我可以发誓。”

弈倾天摆摆手,有些疲倦地道:“不用。我相信你。”

花弄影虽然从来只着黑衣,气质和他在影不留记忆中见到的那个神秘黑衣,却还是有着极大差别的。

当着花弄影的面,问出这个问题,弈倾天只是为了一个心安。

而被弈倾天毫不留情追问的花弄影,因为某些原因,有些心虚的她,也没有得理不饶人地揪着弈倾天不放。

她迟疑了一会儿,问道:“难不成,影不留入西剑域,不是自愿,而是被别人唆使的?”

弈倾天眯了眯眼睛,成一线寒光。

“影不留临死之前,被我用相思错吞噬魂魄,在他记忆中,我有发现一个神秘黑衣的踪影,只是对方蒙着脸,我也没瞧出是谁。”

“不过,照他和影不留之间的对话来看,这个神秘黑衣却是处在绝对压制的地位。”

“能够让影家三爷乖得像条狗一般,这个神秘黑衣绝对不简单。”

闻言,花弄影眉头不自觉地蹙了起来。

在她给神无情提出那个选择题,而神无情的选择没能让她满意之后,她便是逐渐地放开了针对神无情的动作。

在死亡之月降临之前,她更是直接离开了西剑域,避开问剑宗的是非之地。

为的便是,不想让神无情的死,和她沾染上关系。

她料定,神无情必死无疑。

因为对方面临的,乃是魔体解封的蝶魔神。

只是,当神无情死讯传来之时,她却是惊讶地发现,神无情不是死在蝶魔神手中,而是死在那个影家三爷手中。

那时,她也没发觉什么不对。

只是觉得,封花绝影四大家族的这个老幺家族,胆子未免太大了些。

如今听起弈倾天谈及影不留行为背后的神秘黑衣,花弄影如何不惊?

那人既然想要神无情死,定然也是知道神无情乃是这一代草木之体的事实。

甚至,知道的更多。

也就说,对方对诛魔神器青玄也是有兴趣的。

这一点,可是和他们魔族有所冲突啊。

花弄影心中念头转着。

弈倾天却是从怀里抽出一张信纸,看着花弄影,说道:“这上面说得可是真的?”

他话音微微颤抖。

花弄影回过神来,挑眉道:“当然是真的。”

“骗你是小狗”她又加了一句。

弈倾天手指缓缓落在桌面上,目光恍惚不定。

“你让我南下,来到封家的龙门城,又让我登上十年一现的奇景升龙道,最后入南宫世家,所为的又是什么?”

他心中已然有些猜测,只是不愿意去深思。

有些事情,一旦自己想的透彻了,痛苦地反而是自己。

被别人提点通透,心里反而会舒坦些。

花弄影没说话,指尖却是弹出来一页经书,泛着金芒,落在了弈倾天手中。

弈倾天伸手接过经书。

薄如蝉翼的一页,落在他手中,却是宛若千钧之重。

他面色一凛,摩挲着经书页面,点点光点汇聚成金色海洋,在他指尖下流淌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弈倾天才抬起头来,眼中仍旧残留着一丝惊骇与喜意。

见弈倾天看完经书,花弄影才开口道:“想要取紫色天螺,就必须要有火之本源。这就是你要借助升龙道,进入南宫世家的目的所在。”

“也是你花弄影的目的所在。”弈倾天回了一句。

他自嘲一笑,“原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开端而已。”

“难怪,魔佛梵白有些不乐意我来南世家。”

“怕是,他早就是将你的心思,猜出个七八分了。”

花弄影歪了歪头,笑道:“可是,梵白终究是没有扭过你,还是让你来了南世家。”

“说明,他还是对你抱着很大期望的。就算你惹出了天大的麻烦,他也相信,你会收拾好残局。”

“我也相信你。”花弄影认真地说道。

听到这句话,弈倾天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你把所有的希望,都是压在我身上,能不相信我吗?至于梵白前辈,他老人家”

弈倾天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花弄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她指了指对面西厢房,狠辣笑道:“这个草菅胜谷,可不就是司雪那个恶女人的儿子吗?弈倾天,要不我们联手宰了他?”

花弄影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弈倾天轻声道:“他是我师父的小舅子,你让我杀他?花弄影,你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

“再说,即便要杀他,何须我两联手。你一人怕是拍拍巴掌,就能将对方碾成渣渣吧。”

花弄影摆摆手,谦虚笑道:“我哪里有这么厉害啊”

她面上的得意之色,却是怎么也是掩饰不住。

弈倾天不置可否地一笑。

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蝶魔神独自吞了四分,而弈倾天也是窃取了三分之力。

剩下的三成本源之力,却是无故流失不见了。

梵白推测,消失的三分死亡之月本源之力,是被暗处的某位魔神给吞没了。

当初,天魔星初降天痕,被佛门祸水东引到中妖界,天妖神王合九大妖王之力击毁天魔星,天魔一族死伤惨重。

几位魔神也是散落开来,各自为战,在天痕各处燃起烽火。

其中最为强大的魔神之一,幽魔神,被天诛一剑斩断天相九柳一柳之力,身受重创之后便是消失天痕,生死不知。

其他的几位魔神也是逐渐地,被天痕的大能之士镇压。

最后,几大魔神之中,唯一一位不确定踪迹生死的魔神,也就只有当初被天诛重创的幽魔神。

而如今,幽魔神的天魔器,天相九柳已然现世。

而且,还在花弄影手中。

若是年方十八的花弄影,是那位幽魔神的传人,那么幽魔神自然还未死。

恰逢死亡之月降临,对方怎会放弃这般大好机会,恢复功体呐?

弈倾天看了看花弄影,有些捉摸不透。

若是花弄影当真是幽魔神的传人,那么天魔传人的她,实力又会处在什么惊人的地步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