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43章 十指连心,怀疑

第543章 十指连心,怀疑

花弄影离开升龙道,没有立即回梅居小院,而是随处在龙门城闲逛了起来。

有了之前升龙道下,花弄影对抗封家少主封公子的一幕。

龙门城大多数人都是知道了,这位容颜绝世的女子乃是花家尊贵的客人。

那是丝毫惹不得的。

地头蛇的封家,众多弟子也是被家族长老叮嘱了,不要色心作祟,惹了那个女子。

是以,花弄影一人行走在街道之上,却是没有一人,敢上前搭讪一句。

就连看上花弄影一眼,都是有些鬼鬼祟祟的样子。

大有如避蛇蝎的架势。

天色转黑的时候,花弄影手中一枚玉简,微微一亮。

她笑了笑,在街道上,随意转了转,只是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就是没了人影。

在她最后站着的位置,一道青芒在夜色中,缓缓浮现。

抬头之间,眼中满是思索之色。

甩开身后跟踪者之后,花弄影七拐八拐,确定身后再无一人跟踪之后。

她身上黑色光华流转,化出一件宽松的黑袍,连头带脚地遮住了自己。

面目隐藏在黑色之中,花弄影身子轻轻跃起,进了一家小院子。

在院子里,还是那颗树下,一道人影来回不停地,小步快速走动着。

显然,对方内心很是不平静。

花弄影现身后,树下人脚步瞬时一滞,满脸欢喜之色地道:“大人,您可来了”

花弄影心里念头转了转,道:“来的路上,被人跟踪了,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

听到花弄影这般说,树下人心中一惊,问道:“大人被人跟踪,莫不是”

花弄影一笑,道:“放心。跟踪我的,只是一个外来的小辈,不是你们封家之人。”

树下人松了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花弄影却是一转话题,说道:“你我之间的交易,就算是被封天下发觉了,那又怎样?”

“你只要得了那样东西,天命所归,你就能名正言顺地,登上封家家主之位。”

“再加上,到那时候,你的实力早就是超过封天下,难道还会怕他?”

树下人嘴里谦虚地说着:“哪里哪里。”

眼中的渴望兴奋期待之色,却是怎么也是掩饰不住,显然花弄影一针见血,说中了他的心思。

花弄影心中冷笑,嘴上却是问道:“三十六天已过,上一次我交给你的东西,你炼化的如何了?”

树下人嘿嘿笑着:“大人,请看。”

他右手张开,五指指尖,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出黑色的刀锋。

足足有着三寸长短,就像是长长的指甲一般。

树下人左手虚空一抓,抓出一柄人皇宝器级别的长剑。

倒持剑柄,树下人右手五指锋芒,向着宝剑一抓。

登时,五道嗤啦之声,同时响起,就像是烙铁切入冰块一般。

等到树下人右手一闪而过,地上顿时响起,哐当哐当的声响。

人皇宝器,散落断成六节废铁,刺目地躺在地面上。

树下人得心应手熟练至极地做着这个实验,显然不是第一次了。

他面上的兴奋之色,却是点滴不见。

花弄影点点头,道了一句:“不错。”便是没再说话。

树下人期待地看着花弄影。

黑袍鼓荡,花弄影弹指射出一枚玉简,落入树下人手中。

她说道:“这里面记载的法门,名唤十指连心。”

“你既然已经彻底炼化了那节指骨,只要再修习这门牵引之法,找到那样东西,应该不在话下。”

树下人声音颤抖着不停自语着:“十指连心。”

花弄影见此,心中愈发的冷笑起来。

封天下父子,胆敢对她不敬,她不出手,也要让封家,在继决裂影家之后,再度陷入内乱之中。

花弄影回到梅居小院的时候,夜已深。

院落中,一道人影,却是孤单单地矗立着。

落入花弄影眼中,让得她眉头一蹙。

花弄影绕过对方,向着自己的厢房走去。

草菅胜谷却是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花弄影脚步一滞。

草菅胜谷继续道:“或者说,覆北渚到底是谁?”

花弄影脚步停了下来,依着门框,冷笑道:“因为想要知道我们两个的身份,所以,你草菅胜谷,堂堂缥缈四司,司雪掌门人的宝贝儿子,就能干出跟踪我一个女儿家的行为?”

花弄影不屑一笑。

被花弄影点破跟踪事实,草菅胜谷脸上一红。

随之,他面色诧异中带着一丝震惊道:“你果然是因为察觉到了我的跟踪,才在龙门城乱逛的。”

以他人皇巅峰,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地皇之境的衍道修为,跟踪对方,居然还能被对方察觉到,那对方的修为,该是何等境地?

这女子的年纪,可是和弈倾天一般大小,比之他,要小上许多啊

想到这里,草菅胜谷愈发确定了,自己对覆北渚身份的猜测。

他冷声道:“你果然是魔族少主,花弄影,而覆北渚,他就是”

“弈倾天”

“是也不是?”

草菅胜谷说出了心中,在他想来有些异想天开的大胆想法,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全身都是有些松垮垮起来。

花弄影看了草菅胜谷一眼。

随即,她目光转向,刚刚走出厢房听到草菅胜谷这句话而面色震惊的惊雨。

她不以为意地道:“你要这样想,那就算是这样喽。”

花弄影不否认,也不承认。

草菅胜谷面色冷然,心中自问着:“我猜的,到底是对是错呐?”

等到草菅胜谷转过身来,惊雨面上震惊欢喜之色,已然收起。

她疑惑地看着自己的这位师兄,不解道:“师兄,你不是说过,那个弈倾天,已经葬身天荒山脉了吗?覆北渚怎会是他?”

草菅胜谷哪里知道,惊雨心中心思。

他将自己和弈倾天,在升龙道龙角龙座上的事情讲了一遍。

惊雨恍然地点点头,道:“师兄继承了残缺的草木之体,按理说,木属性的龙角龙座龙主,非师兄莫属。”

“然而,最终的结局,却是成了,主动认输的覆北渚夺了龙主之位。”

“这只能说明,那个覆北渚,在木属性的规则领悟上,还要胜过草木之体的师兄。”

“而天下间,这样的人选,只有一个,那就是”

“传承了青玄的弈倾天”

草菅胜谷点头,叹息道:“也就是覆北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