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44章 她没事,你有事

第544章 她没事,你有事

以往历届的升龙道,在一月的最后一天,也是有过传承之事的发生。

这一次的升龙道,虽然罕见地,折腾出了一个五灵龙主的名头。

说到底,也只是一种传承。

至于,是否还有着另外的含义,就是不为人所知了。

有着规律可找,对于某些人来说,事情自然就是好办多了。

所以,等到弈倾天结束传承,脚步还未踏出升龙道的时候。

他遥遥地便是见到,封家众多弟子拥着封公子,在守株待兔着。

他们等的人,除了弈倾天,还能是谁?

弈倾天一笑置之,闪身出了升龙道。

其他的四位龙主,封罗宇眼中喜色暗藏,向着封公子躬身施礼之后,进了封家队伍。

红衣琴凰则是笑嘻嘻地,在弈倾天和封公子身上来回看着,拉着自家少爷龙灵楠,不肯离开。

显然,是存了看热闹的心思。

而和弈倾天有过一战的龙皇太孙,则是一直蹙着眉头,站在一旁,一副思索的模样。

不知道,在龙睛龙座内看到了什么。

五人心思不一。

除了封罗宇,弈倾天四人,好似因为同为龙主的缘故,脚步出奇的一致。

远远看过去,就像是,弈倾天四人,在对抗着整个封家一般。

封公子眼角微微**,挥手驱散手下封家弟子,拦住了弈倾天的脚步。

其他三人,也是不由自主地停下来脚步。

弈倾天看着面色阴沉的封公子,轻笑一声,道:“有事?”

弈倾天说得轻描淡写。

封公子面上黑色,却是愈发的深沉。

他狰狞低沉道:“我等你,当然是有事!”

弈倾天笑道:“何事?”

封公子一挥手,寒声道:“给我将他围起来,今天,我要将他大卸八块!”

封公子一声令下,封家众多长老齐齐出动,踏足八方。

锁链横空包裹,将弈倾天滴水不漏地围住。

这一番举动,显然是,封公子得了升龙道上的教训,用来防备弈倾天神出鬼没的速度。

弈倾天脚步不动。

龙灵楠三人,被封家众人主动地隔离在外,没有和弈倾天封锁在一起。

想来,封公子知道,自己得罪不起龙皇太孙。

而对来历不明的红衣琴凰两人,因为花弄影的缘故,怕是也再不敢小觑了。

将弈倾天困住之后,封公子残虐一笑,“覆北渚,我是奈何不了你的女人,但是,我还奈何不了你吗?”

封公子周身锁链拖动,双臂之上,皆是化出寒光冷冽的骨刃。

闻言的弈倾天,眉头不由一蹙,“你对她出手了?”

弈倾天说得“她”,指的,自然是花弄影。

封公子冷笑不语。

封锁空间的外围,花家众人赶来。

他们的少主,花馫笑道:“覆北渚,你放心,有我在,她没事。”

弈倾天低声念叨了几句:“她没事。”

随之,他冷冷一笑:“她没事,你却是要有事了。”

话音落地,弈倾天贴身主动攻向封公子。

神无情死后,弈倾天心里一直憋着一股火,龙皇太孙在升龙道上,阴差阳错地被弈倾天怒火波及到了一次。

此刻,在听闻封公子出手对付花弄影之后,弈倾天心中还未宣泄干净的火焰,登时砰地一声就是爆了出来。

封公子乐得见弈倾天主动出手,他大喝一声,刀芒斩向弈倾天。

只是,还未等到,刀芒落地。

他脑袋,便是猛然,向着一边甩了过去,连带着整个身子,都是打起转来了。

却是被弈倾天神速之下,猝不及防地甩了一耳光子。

这一巴掌,瞬时,就是将封公子打蒙了。

他心中还未反应过来,另一边脸,又是火辣辣的一阵疼痛传来。

这一次,弈倾天怒火席卷之下,没有再施展飘逸的身法,飘风之游。

而是直接动用了,空间穿越的第四玄术,苍穹瞬。

一念之间,无处不在。

苍穹瞬之下,封公子如何能够,摸着弈倾天的影子?

半球形的黑色锁链封锁之下,只见,空间内,密密麻麻的都是白色的光影。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耳光声,不断地响起。

就像是黑色的天穹之下,布满的白色云层之中,不断地炸响了雷电一般。

负责封锁空间的几位长老,面面相觑。

白影遮挡之下,他们也不知道,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着耳光声不断响起,他们心里自然而然地,当做了是封公子在教训弈倾天。

而和弈倾天打过交道的龙皇太孙,抬头之间,眼中的思索之色,已然被古怪至极的神色,所掩盖。

就连一旁的红衣琴凰,也是嘻嘻笑个不停。

他们几人,都是和弈倾天交过手的。

虽然不知道,封锁空间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却也是能够肯定,弈倾天就算要败在封公子手下,也不会这般快。

一瞬之间,弈倾天就被对方接连扇着耳光?

他们可不信。

既然,不是弈倾天被扇耳光。

“覆北渚,你给我死啊!”

封公子有些含糊不清的怒吼声,爆出之后。

封锁空间之内,顿时响起,一声剧烈的爆炸声。

能量波卷动着一些碎片,向着四面八方,扫射开来。

冲击着整个封锁空间,都是嗡嗡地晃动起来,却是没有,立即爆开。

反而,将扫开的能量波重新压着,向着地面之上宣泄了下去。

轰击着封锁空间,响起连锁的爆炸声。

这一下子,任谁也是知道,情况有些不妙了。

几位封锁空间的长老,稍稍平复体内翻腾的气血,挥手就是收起了横空锁链。

扫荡开烟尘之后,废墟之中的情景,登时落入他们的眼帘,让得他们心中轰然颤抖着。

只见,之前一刻,还是风度翩翩的封公子。

此时,却是落魄得,宛若一个叫花子一般。

身上衣裳残破不堪不说,一张俊脸也是红肿的不像样子。

嘴角血色更是不停地流淌着,滴落在封公子手中持着的一柄破碎的断剑之上。

而那个和封公子被困在一起的覆北渚,哪里还有什么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