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45章 无可奉告

第545章 无可奉告

封公子喷出一口淤血之后,吃人目光死死盯在,闪身出现在红衣琴凰身边的弈倾天。

弈倾天得益于升龙道上的龙气,修为提升到人皇四重天,再加上龙主传承,修为再进一步,虽然没有达到人皇五重天,却也是不远了。

这般修为之下,弈倾天心中愤怒,再全力施展玄术苍穹瞬,封公子如何挡得住?

被弈倾天折辱般接连扇着耳光,空间又是被封公子自作孽地封锁住,无奈之下为了逼开弈倾天,封公子只能断臂一般的自爆了一件人皇宝器。

他心中存了,拼着重伤也要将弈倾天重创的心思。

却是没想到,在宝器爆开的一瞬间,弈倾天居然就是神出鬼没地,脱出封锁空间。

所以最终,这一番剧烈爆炸之下,受伤的,反倒是成了他一人。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封公子如何不怒?

他颤抖着伸出手指头,指着弈倾天,颤抖着声音道:“给我、给我,抓住他!”

自家少主,落得这幅凄惨模样,封家的这几位长老,心中也是杀意蓬勃。

此刻得令,登时身影齐动,欲斩杀弈倾天。

弈倾天既然能够脱开他们的封困,自然不怕这几人。

只是,他还未动手。

花家众人,已然在花馫带领下,横插进来了。

见此,封公子面色一寒,冷声道:“花馫,你是故意要和我作对吗?!”

花馫疑惑一笑,娇媚至极,道:“封公子此话何意?花馫怎会故意和你作对?”

封公子平复体内气血,道:“昨日,你要我放过那女子,还有些道理,毕竟,那女子和你们花家有关系。”

“可是,今日呐?”

“我要杀覆北渚,你又是拦我,莫非,这覆北渚,也是和你们花家有关系?”

花馫想了想,认真道:“覆北渚,还真是和我们花家有关系。”

封公子苍白的面色一红,怒意上眉间。

封家几位长老也是冷声道:“花馫少主这般说,可就是有些没意思了。”

花馫冷冷一笑,道:“这覆北渚,是龙角龙座的龙主,大家可是有目共睹的,你们封家不否认吧?”

封公子道:“那是当然,但是就凭这样,就认定了,他覆北渚是你们花家之人?”

花馫笑道:“之前,他当然不算是我们花家之人,只是现在嘛?”

“咱们封花绝影四大家族,在升龙道上的传统,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花馫话说到这里,封公子眼中神色,已然一变。

花馫笑着继续说道:“覆北渚夺了龙角龙座的龙主,他在木属性上的领悟,显然还要胜过本少主,这样的人才,你们封家觉得,我花家会放过?”

“还是说,夺了龙尾龙座龙主的封罗宇,封家主会舍得,让他死在其他家族的手里?”

花馫这一番话说下来,封公子眼中愤怒之色,已然逐渐地被不甘之色掩埋住。

花馫所说,合情合理,完全没有针对他们封家的意思。

就是这样,封公子心里才会,越加的不甘和愤恨。

他想不顾一切地,杀了弈倾天。

然而,他知道,他手下的这几位长老,不一定会随着他的冲动而行事。

覆北渚这样的天才,在以往升龙道中,无一不是被南宫世家以及四大家族收揽门下。

大家也是和和气气地,互不干涉。

这种不成文的规定,可不能坏在了他们封家手里。

心中这般想着,封公子还是有些不甘地问了一句:“就怕花馫你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要定了这个覆北渚,人家可不见得,就看得上你们花家啊。”

花馫转过头看向弈倾天。

弈倾天却是看向龙灵楠,对方转过头,避开弈倾天的目光。

见此,弈倾天一笑:“承蒙花馫少主看得起,覆北渚自然不会不识趣。他日,一定登门拜访花家主。”

龙灵楠既然不邀请他,进入南宫世家,想来,他进入南宫世家的打算,算是落空了。

既然如此,那就退而求其次。

顺了花馫的邀请,进花家也是不错。

花家和南宫世家,既然是联姻家族,他入了花家,还怕没有进南宫世家的机会吗?

得到弈倾天肯定的答复,花馫满意一笑。

封公子冷哼了几声,被几位长老扶着离开了。

“哎呀,这好戏也是结束的太快了,我还没看够呐。”

红衣琴凰大大咧咧,遗憾地叹了口气,说了一句:“回家了。”便是拉着龙灵楠走开了。

龙皇太孙看了弈倾天一眼,想了想,道:“琴凰,你家不介意多一个人吧。”

琴凰转头笑道:“当然介意。”

龙皇太孙一愣。

琴凰嘻嘻笑道:“多的那个人,如果是你的话,那我就不介意。”

弈倾天好笑地看着,琴凰戏弄着龙皇太孙。

花馫有些羡慕地笑道:“龙皇太孙再入住梅居小院的话,你们一院子里,算是出了四个龙主,那地方,还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啊!”

弈倾天一想的确如此,不由摇头笑了笑。

花馫转过头奇异笑道:“你的那位女友,也不是什么凡人啊,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她的实力比你,还要强吧?”

花馫这句话存了试探之意,弈倾天认真回答道:“那是当然。”

花馫面色一愣,没想到弈倾天这般直接。

弈倾天接着说了一句:“毕竟,花馫少主,你和你家管家,可都是差点死在她手上,不是吗?”

花馫面皮**了下。

他没想到,花弄影居然将这般隐秘之事,都是对弈倾天说了。

他心中不由暗道:“看来,这个覆北渚,和她的关系,的确是非比寻常啊。”

心中这般一想,他更加确定了,要拉拢弈倾天的心思。

之后,花馫千方百计地,试探着花弄影的身份。

都是被弈倾天轻飘飘地,转来转去,一带而过。

等到花馫耐心失去,直接开门见山地,提及到花弄影的身份。

弈倾天更是直接的一句:“无可奉告!”回了过去。

花馫还想再问。

弈倾天却是指了指眼前,笑道:“我家到了,花馫少主,要不要进去坐坐。”

原来,花家众人,被弈倾天带着走动,不知不自觉地,就是来到了梅居小院前。

这一点发现,让得花馫心中猛然一寒,带着几位告退而走。

弈倾天笑着,目送对方离开。

好大一会儿,才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