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46章 一手

第546章 一手

目送花馫等人离开后,弈倾天才转过身子,扑面的冷风便是袭来,一道娇小的身影有些莽撞地,向着他撞了过来。, 。

眼看着,那人就要撞到弈倾天怀里,弈倾天侧身一让,左手探出,在对方肩上轻轻一推。

止住对方前冲之势的同时,顺带着,将对方的身子扭转了过来。

弈倾天皱眉看着这个莽撞的小姑娘,道:“出了什么事情吗怎的这般毛躁。”

他面上虽然没有笑容,话音之中,却是不易察觉地,带上了一丝关心。

让得惊雨,心中微微一颤。

弈倾天左手想要收回,却是被惊雨猛然抓住。

见此,弈倾天眉头紧紧蹙起,想要抽开,却是发现,对方抓得紧紧得。

十指都是要陷入自己的掌心里一般。

惊雨低着头,紧紧抓着弈倾天的左手,大颗大颗的眼泪珠子,却是不由自主,像是断线的珠帘一般,噗噗的往下掉着。

砸在弈倾天左手上,溅起来一朵朵的水花。

手上微凉,弈倾天察觉到对方身子的颤抖。

他心中念头一转,道:“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办到的。”

弈倾天所说的,自然是,破坏封家和缥缈雪峰的联姻之事。

他以为,惊雨是在为这件事情担忧。

所以,他接着说道:“我回来的途中,已经将那个封公子揍了一顿,他的伤势,怕是要养个十天左右,才能恢复。”

“败在我手中,道心更是受损,没一个月的时间,甭想恢复。”

“所以呐,你的亲事,至少还会再推迟一个月。”

“这一个月内,我一定会找到法子帮你的。”

弈倾天看着小姑娘梨花带雨的模样,脑中一些相似的回忆被带起。

让得他,神色微微恍惚了起来。

等他醒过神来,惊雨已经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他的俏脸上,笑容溢出。

“嗯。我相信你。”

我一直都相信你的,仙人哥哥。

惊雨在心里,又是说了一句。

她一手抓着弈倾天的左手不放,一手擦着怎么也是擦不干的眼泪。

弈倾天被她的又哭又笑,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等到他进入自己的房间,还是有些弄不明白,惊雨的转变怎会这般大。

前几日,还是对他爱理不理的。

怎的,今日他回来,对方的态度,就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莫非,她识出了自己的身份

弈倾天摇摇头,有些不确定。

花弄影一进屋,就是调侃笑道:“怎的你一进院子,就是把惊雨那个小丫头,弄得哭花了脸啊。”

弈倾天摊摊手,无奈道:“你们的心思,我哪里猜得到”

花弄影目光一转,笑道:“这句话,听起来,可是怨气十足哦。”

弈倾天的笑了一声,道:“今日,花馫又是找上我了,为的,还是你的事情。”

“我说,花弄影,你到底和花家有什么关系”

弈倾天好奇地问道。

花弄影正色,道:“无可奉告。”

弈倾天挑挑眉,“好一个无可奉告,还真是极妙的说辞。和我回花馫的一模一样。”

花弄影既然不想说,弈倾天也就不再追问。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路上封公子的事情,被弈倾天一带而过。

花弄影早就是得了消息,此时冷笑着说道:“封家先是和影家闹翻了,马上怕是又要内讧了。他们的好日子,也快要到头了。”

“内讧”弈倾天听得大惑不解。

封家内部的不稳定因素,怕是只有夺了龙主的封罗宇,这个外域之人。

只是,如今的封罗宇,修为还低,想要鸠占鹊巢,在封家内部搅风搅雨,怕是还不够看。

排除这唯一的不稳定因素,封家如何动乱。

花弄影眨眨眼,卖关子道:“你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弈倾天笑了笑。

花弄影口中的好戏,没有立刻登场。

四张请帖,却是同时送到了梅居小院。

所请的客人,分别是龙灵楠主仆两人、龙皇太孙以及弈倾天。

也就是,此次升龙道五灵龙主,除封罗宇之外的四大龙主。

而这请帖的主人,正是封罗宇。

“宴无好宴,不过,热闹还是有的,你们两个,去不去啊”

琴凰小手拍打着手中请帖,看向弈倾天和龙皇太孙。

弈倾天笑了笑,道:“你不先问问,你家少爷去不去,反倒是问起我们来了”

琴凰拉过龙灵楠,嘻嘻笑道:“这些小事,哪里还需要,我家少爷费脑筋做主,交给我就是了。”

“少爷,你说,是吧”

不等龙灵楠回话,琴凰又是朝着弈倾天,笑道:“说到这里,你到底去不去啊”

弈倾天一笑,道:“去。当然要去。五人同为五灵龙主,出了升龙道之后,还没有聚过,此番难得一聚,怎能不去”

“再说,我也很想知道,我们在龙座上的经历,有何不同。”

龙灵楠冷眼看着弈倾天,毫不留情地回了一句:“怕是,你心里也想着,再搅风搅雨,借助封天下的这位义子,将封家再折腾地鸡飞狗跳吧。”

弈倾天愣了愣神,半响,装模作样地恍然大悟道:“这倒是个好主意,我怎么就是没想到呐”

说着话,弈倾天向着龙灵楠拱手,认真谢道:“多谢龙公子,为我出谋划策了。”

气得龙灵楠直跺脚,撇过头,不再看弈倾天。

弈倾天三人,都去赴封罗宇的宴会。

作为客人,住在梅居小院的龙皇太孙,自然不会落单。

等到龙灵楠主仆两人,离开之后。

弈倾天看着龙皇太孙,想了想,还是说道:“升龙道上,我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克制住自己,伤了你,算是我的错。对不住了。”

龙皇太孙没想到,弈倾天居然会向自己道歉,他不由愣了愣神。

半响,他才挑眉笑道:“胜负之争,本来就该全力以赴。”

“你伤我,在你看来,是你的步步紧逼,造成的。”

“在我看来,却是我的不退让、不认输,自找的。”

“你又何须道歉”

弈倾天点点头。

龙皇太孙眼中奇异之色闪现,问道:“覆北渚,我自出生以来,从未出过北渚。我想”

“我们之间,应该没仇吧”

弈倾天顿了顿。

他看着龙皇太孙,肯定地说道:“没仇。你我之间,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绝对没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