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50章 不堪过往

第550章 不堪过往

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下。

花弄影一摆衣袖,冷然一笑:“我名······南宫紫影。”

南宫紫影?

南宫!!

南宫?!

这女子,居然复姓南宫!!!

喧哗、低语声,不可抑制地,在人群中,渐渐响起。

最先,宛若小风小雨。

最后,却是成了疾风骤雨。

早在花弄影道出“南宫”二字的时候,封天下的面色,就是已经黑得像锅底一般了。

花弄影已经明着摆出了南宫弟子的身份,众目睽睽,他还能耐对方如何?

杀了对方?

还是继续擒拿对方?

不说,在抓花弄影这件事上,他封天下,本来就没理。

就是他站在义正言辞的一方,他还能无视他们南世家的那位老大,对南宫家族的核心弟子动手?

心中憋屈、忌惮、懊恼······各种不一的情绪,在封天下心中升起。

他铁青着脸,呆立在天空,没再动弹。

封家其他众多的长老,自然更是不敢再出手,刁难眼前这位,虽是貌美如花、手段却是狠辣如蛇蝎的女子。

见此,花弄影不屑冷哼了一声。

她拍拍手,转身,就是出了龙门城。

偌大的一座城池,此刻,只有花弄影一人,潇洒离去。

然而,却是瞬间,宛若人去楼空,孤单单地······

只剩下一座空壳一般。

、、、、、、

空间传送的经历,弈倾天不是第一次了。

当初,他修为只有先天之境的时候,在迷魂谷,便是经历过短距离的传送。

太极玄心诀觉醒第四玄术,苍穹瞬,弈倾天私下里修习这门空间穿梭的法门,大大小小地来回空间穿梭,更是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按理说,经历过这么多次有意无意的练习之后,弈倾天再度空间传送,不该如履薄冰才是。

然而,此刻身在升龙道传送阵里的弈倾天,感受着空间中若有若无的暴躁气息,他心中还是微微泛起了波澜。

“这一次的传送,好像和以往有些不同啊。”

弈倾天蹙眉,在心中低语了一声。

下一瞬,暴躁气息,陡然臻至极点。

弈倾天只感觉,身子猛然一沉,随之,便是直直向着下方落了下去。

他身旁,几声尖锐的尖叫声,刺耳响起。

叫声落地的一刹那,弈倾天的脚掌已然落地,直直陷入柔软地面三寸之后,才止住了下陷的趋势。

在他身旁,龙皇太孙四人,以及封不觉,一个不差地出现。

众人对视了一眼,这才打量起四周的情景来。

弈倾天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之前他以为是柔软地面的所在,却是一片黄沙。

他四顾之间,触目所见更是一片相同的金黄。

黄沙反射着天空投射下的阳光,刺目至极。

真是好一副大漠黄沙的景象啊。

弈倾天再抬头一看,却见,大漠黄沙的烈日炎炎天空上,水波荡漾,阴影晃动着。

宛若水底世界一般。

“也不知,天空上方的这片湖,是真是假。”

龙灵楠道出了,众人心中共同的疑惑。

封不觉面上兴奋之意,毫不掩饰。

听到龙灵楠的话后,他不以为意地笑道:“管它是真是假,江河泛滥,难道还能奈我何?”

封不觉这话,说的倒是不假。

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普通的江河泛滥,的确对他们造成不了伤害。

怕就怕,头顶上方的这片湖,不是凡人的湖啊。

就在几人心中,不一地是闪过念头时候。

封不觉却是骤然,向着身旁的龙灵楠出手。

一瞬之间,龙灵楠、龙皇太孙、琴以及封罗宇四人,便是被封不觉制住。

轮到弈倾天的时候,弈倾天早就是不知道闪到哪里去了。

封不觉没能抓住弈倾天,他也没有丧气,笑道:“老夫早就是知道,你小子滑不溜秋,没能抓住你,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话虽是这么说,眼中的不甘神色,却是怎么也是掩饰不住。

弈倾天的身影,在远处浮现出来。

看着怒目瞪视着封不觉的龙灵楠四人,弈倾天冷笑道:“封不觉,你这是干嘛?过河拆桥吗?”

封不觉嘿嘿一笑,无视龙灵楠几人的怒目,道:“覆北渚,我哪里过河拆桥了?”

“我只是怕,你们几个小辈仗着自以为不弱的本事,在这秘境之地乱跑,宝贝没寻到,反倒是丢了一条性命。”

“我可是为了你们着想,这才封住了你们功体的。”

封不觉转过头,看向龙灵楠四人,叹息道:“看你们的样子,我是好心被当做驴肝肺了。”

“你们这些小辈,还真是不懂得,体贴我们老一辈的良苦用心啊。”

封不觉说得委屈至极。

弈倾天只是冷笑。

龙灵楠几人,眼中怒火,却是更胜。

他们几人身份尊贵,何时遇到过,敢对他们这般耍无赖的家伙!

几人中,封罗宇急切道:“封不觉前辈,您封住这几人功体就是了,为何连带着晚辈的功体也是封住了,咱们可是一家的啊!你可不能······”

封不觉一句毫不留情的:“闭嘴!”外加一记耳光,打断了封罗宇的话音。

他看着封罗宇,不屑冷笑道:“你编造出来的那些凄惨身世,也就骗骗,他们这些刚出茅庐的毛头小子才行。”

“你是我带回南世家的,你自己什么德行,当我不知道?”

封罗宇面色苍白。

封不觉继续冷笑道:“你以为,我会无缘无故地,带你回南世家?”

“弈倾天那小子,天荒山脉战死在蝶魔神手中之后,我侥幸逃了一命,为了某样东西,那些日子,我一直徘徊在问剑宗附近。”

“你的所作所为,可都是落在我眼里。”

封罗宇面无人色。

封不觉却是讥讽笑道:“说什么,自己父亲被奸人害死,未婚妻、岳父背你而去,统统都是屁话!”

“你的这几个至亲之人,哪一个,不是死在你手里?”

“哪一个,不是被你吞噬的,骨头渣子都是不剩?”

封不觉冷笑不断:“老夫若不是看在,你心够狠、够毒辣,又会那门奇术的份上,我会看上你一眼?”

残忍事实被封不觉无情揭开,封罗宇身子颤抖着,低下头来。

封天都死前恶毒的诅咒。

慕容韵死前如花的笑靥。

慕容华死前的死不瞑目。

轮转着。

像是梦魇一般,不停地,在他眼前浮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