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51章 大漠黄沙

第551章 大漠黄沙

还是第一次了解事实真相的龙皇太孙、琴凰两人,早就是目瞪口呆地,说不出一句话来了。

天下间,当真有着,这般弑父杀妻的歹毒之人!

而且,还就在他们身边!?

他们两人心中,被事实剧烈冲击着,连带着对封不觉的怒意,都是被掩盖住了。

早就是知道封罗宇在说谎的龙灵楠,目光不由自主地,又是落到了弈倾天身上。

却见,弈倾天仍旧是,之前第一次听闻封罗宇诉说凄惨身世的那一副冷漠样子。

脸庞生硬地,像是雕刻的大理石塑像一般。

世上,何以有这般铁石心肠之人?听闻这般歹毒行为,还能这般淡定?

龙灵楠心中自语了一句,类似之前的感叹。

一些怪异的心思,却是不停波动着,要冲出她心里的束缚一般。

让她心里闷得慌。

狠狠揭开封罗宇不堪的过往之后,封不觉冷笑了一声,转过头看向弈倾天,道:“覆北渚,我劝你,还是乖乖地让我封印住功体,不然······”

弈倾天挑眉道:“不然如何?”

封不觉掌刀横出,搁在龙灵楠脖颈上,道:“不然,我刀下的第一个亡魂,就是她!”

龙灵楠身子一颤。

弈倾天笑道:“她死不死,关我何事?”

封不觉面皮**。

龙灵楠心中一寒。

弈倾天却是接着道:“封不觉,我劝你,还是不要伤害她为好。”

封不觉心中一喜,以为弈倾天要妥协了。

弈倾天看了他一眼,指着四处看不到尽头的大漠黄沙,道:“眼下,我们几人,对这片新所在,都是一无所知。”

“其中可能暗藏的危机,你封不觉又能肯定,自己尽数掌握在手中?”

封不觉脸色难看起来,却是强硬道:“就算,我不能尽数掌握此地状况,凭借着我地皇巅峰的修为,我难道还不能安然地来去自如?”

弈倾天冷笑一声,道:“你心里要真是确定,自己能够安然的来去自如,又何必多此一举,封住龙灵楠他们的功体?”

闻言,龙灵楠眼中光华一闪。

弈倾天接着道:“升龙道传送阵的开启,凭借的,乃是我们五大龙主的力量。”

“你封不觉,就能肯定,在之后的路上,没有用得着我们五人的时候?”

“封住我们的功体?我们五人,难不成还得赖着你一人保护?”

“不是我小觑你,你问问你自己,你能保护得了吗!”

弈倾天毫不留情地讥讽着。

封不觉脸色愈发地,难看起来。

他修炼十指连心的法门,只能确定,老祖宗的那件东西,在升龙道传送阵的尽头。

也就是此地。

再具体的信息,却是一概不知了。

弈倾天所说,恰恰就是击在了他心坎上,他如何能够不动摇!

琴凰功体被封,冷若寒霜的俏脸上,此刻却是,再度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

她更是毫不避讳封不觉,对着弈倾天竖起了大拇指。

封不觉眼中挣扎之色不断。

好大一会儿。

他才抬起头来,目光一一瞥过龙灵楠四人。

最后,落在了弈倾天身上,封不觉退让一步,道:“想要我不封住你们的功体,也行。”

“不过,对于你们几个小辈,特别是你小子,我可是一点儿也不放心,怎么的,也该有些防范措施吧。”

说话间,封不觉右手探出,五指指尖,长出五根细长的黑色锁链。

比之封家功法,星河锁链,施展出来的封困锁链,要细上许多。

然而,弈倾天却是下意识地感觉,这东西,比起封家星河锁链以自身筋骨化出的锁链,要强上许多。

弈倾天眼睛微眯,白芒微微闪现。

琴凰若有所思地,笑看了弈倾天一眼。

她没有动作,任由封不觉一根锁链捆绑住自己的脚踝。

其他三人,自然也是动弹不得,乖乖地被束缚住了一脚。

锁住每人一脚后,封不觉这才解开四人功体。

他指了指弈倾天,道:“你不来?”

弈倾天脚步落地,嗤笑一声,“你是认为,我太高尚了?还是,你自己太傻了?”

“我一自由身,会乖乖被你束缚住?”

说完这句话,弈倾天当先一步,向着沙漠深处走去。

封不觉不甘地冷哼了一声,一手擎着四根锁链,拖拽着龙灵楠四人。

紧跟着弈倾天而行。

、、、、、、

黄沙满地,沙漠世界,宛若没有尽头一般。

弈倾天一行六人,在达成基本的协议之后,已然顺着最初迈进沙漠的方向,走了几个时辰了。

风过不留痕,他们一路留下的脚印,被湮灭的同时,体内血气以及元功,也是剧烈消耗着。

每踏下一步,地上的黄沙,就像是赤红的细碎铁粒一般,灼烧着他们脚下的护体元功,发出嗤啦啦的声响。

体内气力的流逝,倒不是最为绝望的。

最让人绝望的是,他们走过了几个时辰,这漫天的黄沙,还是一望无际。

没有尽头的样子。

望梅就能止渴,这邪门的沙漠,却是就连虚幻的海市蜃楼,都吝啬地不肯放出手。

如何不让人绝望。

没有出路,压抑的暴躁,在每个人心底,都是渐渐的升起。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暴躁的火气,愈发的强烈起来。

封不觉从最先的动辄辱骂众人,渐渐地,发展到,将怒火、燥意,尽数发泄到封罗宇身上。

隐隐间,有着波及旁人的趋势。

终于,在六人再度前进了三个时辰。

因为龙灵楠随意地顶撞了封不觉一句,封不觉一耳光,便是准备向着龙灵楠扇过去。

恰在此时,弈倾天的话音,传了出来。

让得封不觉,巴掌没能落下。

封不觉转过头,红着眼睛,盯着弈倾天道:“覆北渚,你说有法子出去了,是不是真的?”

龙灵楠脸颊,被封不觉的掌风,刮得通红。

此刻,她却是不管不顾,目光也是盯在了弈倾天的身上。

其他几人皆是希望地,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右手做扇子,给自己扇着风,左手遮在了眉间,遥望着远方。

等了一会儿。

他才转过头瞧着众人,笑道:“这般境地,你们觉得,我会开玩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