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52章 十三柱

第552章 十三柱

弈倾天脚尖点了点身前一株生机盎然的青草,道:“看到没?”

封不觉等人,随着弈倾天的动作,往地面一看。

那抹,与一望无际的黄沙世界极其不和谐的青色,顿时映入了他们的眼帘。

让得他们心中一惊。

这片大漠黄沙之地,他们一路走来,皆是寸草不生。

就连身为皇者三境修者的他们,都是逐渐地,有些扛不住此地严苛环境。

弈倾天脚下的这株青草,何以这般顽强?

众人心中疑惑骤生之际。

弈倾天已经开口笑着解释道:“这株青草,可不是此地所有物,而是······”

“三个时辰前,我留下的。”

弈倾天波澜不惊地,说了这么一句。

封不觉却是立马惊呼道:“这怎么可能?!”

“你三个时辰之前留下的东西,三个时辰之后,怎么出现在我们脚下?!怎么、怎么······”

说到这里,封不觉话音戛然而止,瞪大着眼珠子。

其他几人,面色也是难看了起来。

龙皇太孙看着弈倾天,第一个开口道:“你是说······这无边大漠,乃是法阵勾勒出的幻境?”

弈倾天耸耸肩,道:“应该是吧。”

弈倾天一进入此地的时候,便是有留意过这片大漠。

看似无边的大漠,在他视线中,却也是有着边际的。

只是这边际距离他们,着实有些遥远而已。

等到弈倾天他们六人,走了几个时辰之后,弈倾天估摸着,按照众人的脚程,少说也该是踏入沙漠中心地带的时候。

他便是再度放出精神力,想要确定一番。

却是诡异地发现,众人这几个时辰走下来,却是近乎,原地踏步。

这才有了,弈倾天动用青玄之力,顺手留下青草的标记。

青玄之力,乃是最为本源的草木之力,这片幻境,根本就是磨灭不了。

也是让弈倾天现在再度确定了,自己等人的的确确地被困入了一种幻境。

肉眼中的行万里路,在精神力看到的真实世界中,却是寸步未行。

得到弈倾天确定地答复,封不觉脸色难看至极。

幻境等涉及到精神力的手段,那都是衍道师的专长。

衍道师随手可以破除的一个幻境,要他们武者来破除的话,不得其法,只会是事倍功半。

而且,也不见得能够破开幻境。

眼下这片大漠黄沙的幻境,就算封不觉不是衍道师,也是能够感应到它的棘手。

这叫他们一批武者如何破除!

封不觉心中烦躁,一时间倒是忘记了,弈倾天说过他找到出去的法子了。

琴凰却是没有忘记。

她美眸闪了闪,看着弈倾天笑道:“覆北渚,你说你找到法子出去,莫非,你除了武者的身份,还是一个衍道大师?”

她这话,虽是疑问问出,口气却甚是肯定。

其他几人,眼中骤然闪过震动,错愕地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轻笑一声,不否认,道:“衍道吗?算是略知一二吧。”

“略知一二,总比一无所知,好吧!”封不觉几人,信了弈倾天所说的略知一二。

毕竟,在他们眼中,覆北渚武道成就,已然非凡。

若是在衍道上,不是略知一二,而是炉火纯青,那岂不是······

妖孽的不是人了?

要知道,衍武体三道双修的修者,能在两道上皆是翘楚的存在,在多年前的诛魔圣战时代,都是不多见。

眼下的天痕,更是凤毛麟角。

一只手说起来,怕是都嫌多。

几人之中,也就只有和弈倾天的指琉璃对过一招的琴凰,不相信弈倾天的鬼话。

她隐秘地撇了撇嘴,道:“覆北渚大师,您老人家,还是快些破阵吧。我怕再待下去,我们几个都要成干尸了。”

琴凰没有道破弈倾天的底细,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于琴凰的调侃,弈倾天自然只是不以为意地一笑。

挥手让众人退开几步,弈倾天膝盖微曲,双掌拂动,猛然下压,身子轰然一震,双足直直陷入地面,黄沙近乎没过弈倾天的膝盖。

法阵核心在地底盘旋着,受到弈倾天的干扰,顿时,有些不安分地,窜动了起来。

波动之力逸散开来,落入弈倾天的精神世界中。

一声,“找到了。”传出之后,弈倾天识海中,放出一缕精神力。

锁定在法阵核心的同时,弈倾天体内元功,轰然暴涨开来。

化出太极光球,一气动山河,直直轰入地底世界,轰击在法阵核心之上。

“轰隆!”

轰鸣声炸响的同时,地面震颤地,像是摇摆的筛子一般。

轰炸之力,一波接着一波地,透过地面轰入众人体内。

弈倾天一招轰击中法阵的同时,双足便是猛然一顿,拔地而起。

封不觉几人身子震动,眼中却是喜色溢出,紧随着弈倾天腾空而起。

他们六人,从高空往下俯视。

只见,黄沙之地剧烈的跳动着,鼓起了十三个小山包。

好似,有着十三只怪物,要破土而出一般。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众人便是见到,在小山包的所在,十三根土黄色的擎天巨柱,在轰隆隆声中拔地而起,直入九天云霄。

直到柱子即将触碰到众人头顶的那一片湖面,这才停止了下来。

十三根擎天巨柱,等距围绕,排列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将弈倾天六人,包围在其中。

一种特异的封困之力,微微波动着。

封不觉眼中兴奋之色闪过,问道:“覆北渚,这就是法阵核心吗?是不是只要破除了它,我们就能出去!”

弈倾天笑道:“这十三根擎天柱,的确就是大漠幻境的法阵核心,以我的微末道行,也就只能将它逼出来。”

“想要破阵,还是要靠你封不觉大高人啊。”

封不觉兴奋之下,哪里能够听得出,弈倾天话中的讥讽之意。

他身影腾空,空着的左手,星河锁链化出,若毒蛇一般,向着十三柱其中一根,撞击而去。

巨力轰击着柱子在地面上滑动着,后退开来。

随着这一根柱子移动的,还有其他十二根未被击中的柱子。

移动之中,这十二根未受到撞击的柱子之上,皆是诡异地,轰开了一股和封不觉攻击之力一分不差的力量。

汇聚成洪流之力,向着封不觉,冲击而去。

猝不及防之下,封不觉登时被十二个自己的合招之力轰中,身子前倾飞出,吐血撞击在被他之前轰击的那根柱子上。

大有一报还一报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