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53章 血炼

第553章 血炼

见封不觉模样狼狈,弈倾天呵呵一笑,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其他几人忌惮于封不觉,没敢放声大笑。

眼中却也是隐秘地,闪过了一丝快意之色。

这一日下来,他们这些天之骄子,在封不觉手下,吃的苦头可是不少啊。

一照面便是被重创,封不觉心中惊惧之色,荡开的同时。

怒火也是直直涌上心头。

他大吼一声:“覆北渚,你早就是知道这里的诡异,是不是?”

“你是故意想要借此地,来诛杀我的”

封不觉招式冷然,向着弈倾天贯穿而来。

被弈倾天一脚踢中,借力荡开身子,“封不觉,你是自己被自己的贪心迷昏了头,平白受创,那也只是你傻,可怪不得别人。”

身子站定后,弈倾天冷然一笑:“你若是再敢小动作不断,惹我,接下来的路,你丫的,就自己一个人去走吧”

这话落地,封不觉猛然惊觉过来,只感觉,被彻骨冰水,从头到脚地浇了一遍。

满腔的怒火,霎时熄灭的无影无踪。

这秘境之地的第一关,就是他们武者最为头疼的衍道师幻境手段。

谁知道,在后面的路途中,会不会出现,更加诡异的衍道师手段?

他们六人之中,只有弈倾天一人是衍道师。

可是万万伤不得啊。

脑中平静了下来,封不觉冷声道:“要我不出手对付你,你覆北渚自己也该对我们真诚一些吧?”

“有一个地皇巅峰修者的保驾护航,总好过,你们几个毛头小子,乱冲乱撞吧”

弈倾天嗤笑一声:“不是我不对你真诚,是你这个人出尔反尔,实在让人对你真诚不起来。”

弈倾天所说的,自然就是,封不觉过河拆桥封印龙灵楠几人功体,以及之后束缚他们几人的事情。

被弈倾天刺中自己的不堪,封不觉面色一红。

他眼中神色挣扎。

半响,封不觉右手一震。

哗啦声响起,束缚在龙灵楠四人脚踝上的星河锁链,已然被他收了回来。

“这下子总可以了吧?”

封不觉摊摊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真诚一些。

锁链离体,龙灵楠几人只感觉,身体骤然一轻。

好似瞬间脱出了牢笼一般。

见此,弈倾天一笑:“这样和和气气的并肩同行,比起尔虞我诈,可不是好多了吗”

封不觉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破开这法阵核心的方法了吧。”

弈倾天指了指,之前封不觉攻击的那一根柱子,道:“你只攻击了这一根柱子,其他十二根柱子,却都是反击出了同等威力的攻击。”

“这十三根擎天柱,应该是一成套的神兵之类的存在。”

说到这里,弈倾天转过头,瞥了封罗宇一眼,道:“也许,这十三柱,就是封罗宇在龙尾龙座内看到的东西。这也说不定呐。”

闻言,龙皇太孙和琴hang,眼中光华皆是一闪。

封罗宇被封不觉一拍脑袋,喝到:“小子,覆北渚猜的对不对”

一直一言不发的封罗宇,低着头回了一句。

得到肯定答复的封不觉,眼中杀意一闪,骂道:“你小子,早就是知道十三柱的存在,却是不提醒我,是铁了心,想要我死啊”

“真是一条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他手掌举起,就要一掌毙了封罗宇。

封罗宇却是猛然抬头,道:“你若是杀了我,我保证,你永远也出不了这封困之地”

封不觉手掌不由一滞。

封罗宇看向弈倾天,道:“覆北渚,你说,是不是。”

弈倾天摇摇头:“有法有破,说得太肯定,可不好。”

封罗宇面色一变。

弈倾天又是点点头,道:“不过,要真是杀了你,破阵,怕是真会困难许多,所以”

“封不觉,还是留着他吧。”

见弈倾天表态了,封不觉冷哼一声,收起了杀意。

弈倾天继续道:“封罗宇是龙尾龙座的龙主,封家功法,又是偏向土系的封困。”

“这十三柱,由封罗宇炼化,怕是最为简单。”

弈倾天朝着封罗宇问了一句:“同时炼化十三柱,你能做到吗?”

封罗宇肯定地点点头,道:“能”

他修炼的功法,乃是花弄影给他的封剑十三。

一身功力,尽数化为十三血剑,刚好可以血炼十三柱。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弈倾天点点头,“那就好。”

“那十三柱的反击之力呐?”龙灵楠接着问道。

弈倾天指了指龙灵楠四人,再指了指自己,道:“封罗宇负责炼化十三柱,我们五人,则替他承担反击之力。”

“他的十三倍反击之力,大概处在人皇四重天巅峰的力量。我们五人足以承受。”

“我们几人,封不觉修为最高,他即便受制于速度,不能同时承担所有反击之力,一手之数的反击,总该能够挡住吧?”

“剩下的八根柱子,我和龙灵楠你们三人,一人分摊两根,足以支撑住。”

闻言,几人都是赞同地,点了点头。

计划落地,弈倾天道了一声:“动手。”

他身影便是急速退开,落在环形十三柱的一方。

龙灵楠三人,身形腾挪,以弈倾天为起点,顺时针环绕展开。

每个人,面对着两根柱子。

剩下五根柱子,围成的扇形区域,则是被封不觉一人遥遥掌控着。

负责炼化十三柱的封罗宇,则是处在弈倾天五人的中央。

在他这个位置,环绕一周,正好可以看到,五人看似毫无防御的背影。

心中杀意起伏,封罗宇看了封不觉背影一眼,封剑十三,瞬时化出十三血剑。

其中五柄血剑,遥遥向着封不觉的方向,爆射而去。

“叮当”

“叮当”

“叮当”

“”

“叮当”

五柄血剑,瞬息间,便是轰击在封不觉身前的五根柱子上。

同时,封罗宇身前展开的其他八柄血剑,亦是落在了,剩下的八根柱子上。

十三声撞击声,几乎同时响起后。

血剑刺在柱子上,就像是冰剑击在烧得通红的铁柱上一般,缓缓融化开来。

血剑每化出一毫的血水,便是宛若渗入海绵中一般。

被十三柱,吸收的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