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98章 踏雪

第598章 踏雪

执法弟子的突然现身,瞬息间,就是压逼着封家弟子,身影一滞。

几人皆是脸上冷汗直流地,看着空中落下的几个白袍弟子。

“执法大人,还请你们明察,方才,是这小子先动手的。我们只是自卫而已!”

封家领头的那位弟子,目光一闪,率先开口道。

几个执法弟子,对视了一眼,随之,又是看了弈倾天几眼。

之前,弈倾天和封家之人起冲突的时候,他们早就是察觉到了。

只是,碍于双方有一方乃是封家弟子,不好插手。

封家乃是丹道联盟的一大元老,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

特别,是对于他们这些处在底层的执法弟子。

而且,他们几位执法弟子中,其中一位,恰好又是封家弟子。

不看僧面看佛面,总得顾忌一下同修的情义吧!

他们本来打着旁观的态度。

却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敢如此公然强势的动手,逼得他们,不得不出来处理矛盾了。

不然,弈倾天真要是和封家弟子,在一层楼打了起来。

这双方有所伤亡,还算不得大事。只能说是自作自受。

可是若是殃及池鱼,伤了其他的客人,或者什么珍奇材料。

他们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心中这般想着,这几人对弈倾天越发的有些懊恼了起来。

再加上顾及到封家那位弟子的面子,几人皆是准备倒向封家这一边。

就在几人琢磨着,怎么针对弈倾天的时候。

弈倾天却是淡淡道:“我是一个衍道师。”

这话一说出口,几位执法弟子,先是神色一愣,随即,眼睛不由微微眯了眯。

他们还未说话。

弈倾天已然接着开口道:“而且,我相信,丹道联盟内部也有留影石,或者,专门记录影像的负责人存在。”

这句话落地,执法弟子面色再变。

而不是衍道师的几位封家弟子,此刻,也是知道了弈倾天先前那句话的意思。

对方既然是衍道师,那么,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对方可能早就是一点不漏的全部记录下来了。

到底是谁找谁麻烦,一看便知啊!

好小子!执法弟子中的那位封家弟子,面色一狠。

他心中却是有些不相信,弈倾天会随时将发生的事情都记录下来。

至于丹道联盟内部的留影石。

身为执法弟子的他,想要毁掉一份留影石,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心中这般想着,他眼中肆无忌惮的笑意,流淌而出。

弈倾天有所察地,看了他一眼。

不想继续耽搁下去,弈倾天扫了几人一眼,缓缓道:“我刚从二层楼下来。”

执法弟子挑眉,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觉升起。

弈倾天却是自顾自地接着道:“而且,我刚刚和穆大师做了一笔交易。”

听到弈倾天的这话,执法弟子几人眼中狠色,终于褪去了。

穆大师为了采药被重创的事情,在丹道联盟,不是什么秘密。

而穆大师拿清灵圣露换取疗伤圣药的事情,也算是众所皆知。

如今,这小子说自己和穆大师做了一笔交易,至于是什么交易,这······

这不是显然的事情吗!

从封家弟子眼中得到肯定的答复,执法弟子中的那位封家弟子,只能懊恼地冷哼了一声。

在弈倾天一句:“让开。”的话音下,封家众人,也只能憋屈地让开道。

看着弈倾天悠然出了丹道联盟。

等到弈倾天离去后,执法弟子中的那位封家弟子,有意无意道:“封公子的伤势,不能耽搁,清灵圣露,我们封家志在必得。”

他看了封家几人,没再说话,转身便是离开。

他同修的几位执法弟子,皆是嘿嘿地怪笑几声。

杀人夺宝的事情,他们没少干。

更是没少见!

只要神不知鬼不觉,杀人夺宝,也不就是那回事吗?

得到暗示的封家几人,对视了一眼,杀意起伏间,追寻着弈倾天的踪迹而去。

返回落脚客栈的途中,弈倾天顺手摸出清灵圣露服下,一边感受着体内暗影刀气的消减,一边细细分析着清灵圣露的元素组成。

弈倾天在得到清灵圣露之前,便是有所估摸。想要驱除他体内的暗影刀气,点滴的清灵圣露,绝对是不够的。

如今在吞服下清灵圣露后,弈倾天却是发现,自己的估摸,怕是还是有着一些偏差。

“这哪里是够不够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的问题啊。”

吞服下清灵圣露后,弈倾天体内的暗影刀气,虽然有所削减。

扎根在他体内的暗影刀,受到清灵圣露的洗刷,却是稳如泰山,丝毫未变。

不能奈何暗影刀这个根源,暗影刀气的驱除,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

弈倾天渐渐琢磨出清灵圣露的元素组成同时。

他在心中自语了一句:“走一步看一步了。”之后,一个闪身,便是没入了一条巷道。

“咦!老大,这小子进了这里,怎么一下子就是不见了人影?莫非、莫非·····”

尾随弈倾天的封家几人,再进入巷道之后,一下子,就是失去了弈倾天的踪迹。

其中一人,有些惊疑不定地说道:“莫非,他发现了我们在跟踪他?”

“哼!管他有没有发现我们。这小子被我们几人盯上,他还想要有活路不成?”

封家弟子的那位领头人,冷笑一声。

弈倾天的气息,他在丹道联盟的时候,便是已然感应过。

也只不过是人皇之境的衍道修为而已。

而他们几人的修为,皆是处在人皇巅峰。

联手之下,弈倾天还能脱逃?

几人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

一股寂灭的气息,却是从巷道漆黑的尽头,缓缓涌了过来。

像是黑色的暗流奔腾而来一般,向着几人倾覆而来。

气息涌现的那一刹那,封家几人面上,瞬时爆出冷汗。

汗水顺着脸颊还未流淌下来,便是冻结成冰锥,吊在了他们下巴之处。

宛如晶莹剔透的胡子一般。

黑暗的巷道尽头,惨白涌动着。

拥着一道白衣白发的人影,缓缓浮现而出。

若踏雪的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