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599章 死月草庐

第599章 死月草庐

幽深漆黑的巷道,宛若夜色天幕一般,一轮惨白的明月,倏忽跳跃而出。

如同被咬了一口的玉盘一般,吊在了弈倾天身后。

被死亡之月光华照耀的封家几人,倒映着月牙的双眸,透露的皆是无尽的恐惧。

他们的身体像是筛子一般,不停颤抖着,却是就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宛如,被死亡之月的寒气,完全的冻结了一般。

弈倾天瞧着这一幕,面无表情。

他脚步移动,缓缓地,向着封家几人走来,轻柔的脚步,踏在冻结的地面上,更是带不出点滴声响。

然而,落在封家几人耳中,却是宛若惊雷炸响一般,他们的身体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脚掌却是宛若生根了一般,扎在地面上,怎么也是挪不开。

“本来,我暂时还没有想过,要找你们麻烦,不过······”

“既然,你们封家之人,都是这般自找死路,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话音落地,弈倾天已然来到几人身前。

他单掌伸出,并指为剑,在指尖,现出了袖珍版的死亡之月光影,缭绕着盘旋着。

最后,倏忽一声,就是激·射而出。

在封家几人惊惧的目光中,寒冷的月牙,惨白,冷冽地洞穿开来几人的眉心。

随着嗤啦一声,这封家几人,像是被冻得硬邦邦的冰块一般,砰砰几声,摔倒在地面上。

再也没有知觉了。

解决了封家这几人后,弈倾天心念一动,他身后死亡之月虚影,逐渐地黯淡下去。

像是破晓天明一般,再度渗入了弈倾天的识海,消失不见了。

惨白之色在身上逐渐的褪去,弈倾天目光微微泛着寒光,落在了地下几人身上。

既然,封家之人出现在朱雀城,并且,在丹道联盟为封公子找寻药材。

想来,封公子和封天下两人,定然也是在朱雀城的。

而他们出现在朱雀城,不可能,单纯的只是为了治疗封公子的伤势。

毕竟,龙门城才是封家的主场。

他们来朱雀城,十有八九,还是为了他弈倾天,还有花弄影。

“这般说来,花、绝两家,此时应该也在朱雀城了······”

弈倾天心中念头一转,他的指尖,逼出了几滴青色的**。

像是荷叶上的露珠一般,在弈倾天指肚上,滴溜溜转动着。

“封天下,既然,你一片父母心,为了封公子想要这清灵圣露,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弈倾天屈指,将清灵圣露弹射而出,撞入封家几人的怀着。

随之,他又是挥手,化纳周围死亡之月的气息。

等到削弱的死气,再也察觉不到了,弈倾天这才一个闪身,出了巷道。

他身后的幽深黑幕,随着弈倾天的离开,寒气削弱,温度上升。

封家几人的心跳声,扑通扑通地,逐渐有力起来。

宛若重生的破土而出一般。

古林幽静,草庐悄然。

在弈倾天体外化出死亡之月的那一刻,一道略显惊讶的轻咦声,在草庐里突兀响起。

人未现,深邃无尽的气势,却是已然吹拂着古林青叶浮动,掀起一波接着一波的青色海浪。

“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吗?”

草庐之中,一道清朗的话音,平缓地响起。

话音落地,那股慑人的气息,已然倏忽而收。

宛若未曾出现一般。

在这道清朗话音之后,一道女声,紧接着响起:“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

好似,在重复着那人的话音。

然而,两人话中的意思,却是完全的不同。

一人乃是惊讶中,带着肯定的意味。

一人却是惊讶中,带着讥讽的意味。

只差一字,道出的意思,却是完全不同。

女声响起后。

之前说话之人,再度开口,反问道:“难道不是?”

“是又如何?不是有如何?”女声冷冷,道:“我倒是希望,你的感应没差,因为这样······”

“就代表着,蝶魔神踏足南世家了?”清朗话音道出了对方后面想说的话。

这一次,不待对方继续说话。

话音朗朗,紧接着响起了:“可惜。要让你失望了。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的确是确确实实的死亡之月的本源之力。”

“然而,这本源之力的主人,却不是蝶魔神,而是······”

“另有其人!”

肯定的话音落地,女音却是没有再接话。

不知,是懊恼,出现之人不是蝶魔神。

还是在担忧着,其他什么事情。

而见对方不再说话,朗朗话音的主人,稍微停顿了一会儿后,接着平缓地说道:“我的情况,你也知道。”

“所以,有些事情,你想要欺瞒我,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别的人,可能以为,死亡之月降临之日,吸收了死亡之月本源之力的,只有蝶魔神,而我知道······”

“事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我若是估计不差的话。化纳了死亡之月的存在,至少有三个。”

“其中之一,就是身陷魔佛威压之下的蝶魔神,她化纳的死亡之月本源之力,定然不是全部。”

“不然,以蝶魔神全盛时期的战力,魔佛梵白,绝对是敌不过对方的。”

“而吸收的力量,仅次于蝶魔神的,就是······”

“你。”

“而第三个化纳死亡之月本源之力,也是,你极力要保护隐瞒的那人,应该就是······”

“最近搅动南世家风云的、那个死而复生的、西剑域妖孽小辈、弈倾天吧!”

中年男子朗朗话音落地,草庐气氛再度凝滞起来。

半响,他对面的那个她,才轻哼一声:“随你怎么说!”

中年男子呵呵一笑,目光凝在对面女子面上。

过了好大一会儿,他才道:“弈倾天入朱雀城,不管他所图为何,若是他要搅乱朱雀城的安宁,我绝对不会饶他的。”

偌大的一个南世家,他却是将弈倾天不能胡作非为的范围,仅仅局限在一个小小的朱雀城!

对于铁面无私的他来说,这已经是天大的宽赦了。

然而,男子对面的女子,却是冷冷一笑:“他何时想要搅乱过你们南世家的风云!”

“在西剑域,先找他麻烦的,可是你们南世家的四大家族!”

“报仇雪恨,乃是天经地义之事!”

“你凭什么干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