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28章 北渚忘情

“躲得了我半招,南宫落,这些年,你算是没有白活。爱玩爱看就来网……”天刀无缺横刀而立,身不动,刀不动。

然而,南宫落身子却是猛然一颤,只感觉,一股灭绝一切的杀意,像是黑色潮水一般,充斥着他眼帘的整个世界。

“砰!砰!砰!”接连倒退三步开来,南宫落抑制不住地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嘶吼道:“天刀无缺,你当真如此不顾大局吗!”

天刀无缺虽然没再出招,方才的气势相争,比之他的出刀,却是更加凶险了几分。

一个不小心,就是真正的身死道消了!

“大局?”天刀无缺呵呵笑了一声,不以为意毫不掩饰地浮现在他面上。

“这是你们的大局,不是我的大局。”天刀无缺刀身一转,不动的脚步终于缓缓抬起······落下了!

一步的起落,只是一瞬时间而已。

然而落在南宫落的眼中,这个单纯的动作,却是宛若被放慢了无数倍一般,每一个动作都是被分解开来,拖着残影形成一道死亡的黑幕。

砰!一步落,天涯尽在咫尺!

天刀无缺刀锋再转,无缺刀意蓬勃涌出的那一刹那。

天地一黑!

一股沧桑气息,像是拥抱宇宙的双臂一般,层层向着大地压了下来。

空间紊乱出波纹,天刀无缺面色微微一变,抬头看向某处。

“是你!”

五行镇天法印落在血河平面,血水被挤爆顺着大印的缝隙炸出,在半空中蠕动着,化出一个个真假不辨的血影分身。

呼啸着向着封花绝影四人攻了过去。

“啪!啪!”四季轮回已然在修补着赤炎封印,飘渺仙子心神全部放在南宫苍五人身上。

眼见血影分身溢出,她身影一动,“落英缤纷。”拍出层层密密的掌印,将一个个的血影轰爆开来。

这些血影乃是血魔神血术所化的血影分身,实力不及血魔神全盛时期的万分之一,也就处在堪堪接触地皇境界的样子。

在飘渺仙子眼中,如何够看?

这边,飘渺仙子不断阻隔着血影的攻势干扰。

另外一边,在血影现出的那一刻,弈倾天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想起了,他在何处见过血魔神了!

或者说,那一日,他所见到的,也是血魔神血术所化的一个分身!

“血魔神还未脱困的时候,便是开始图谋北渚龙珠和北渚龙器了?”

被弈倾天八部天龙舍利火所克化为虚无的那道血影,在抢夺北渚龙珠之前,可是说过“斩苍刃暂时寄存在弈倾天手里。”类似的话。

想到这一点,弈倾天眉头微蹙。

在麒麟宫的时候,绝音琴凰说过,若是想要取紫色天螺,十三柱必不可少。

也就是说,妖族的至宝紫色天螺,他们自己也是取不出来的,必须要直接或者间接的借助十三柱的力量。

“现在想来,绝音琴凰和龙皇太孙两人,对北渚龙器早就是有所图谋,所以,当初他们才乐见其成地进入升龙道内。只是······”

“龙皇太孙想要北渚龙器还情有可原,绝音琴凰夺取五龙爪,莫非和她让我夺取十三柱,是同一个目的?”

弈倾天心中念头转过,“至于魔族夺取北渚龙器的目的······”

“涉及北渚皇朝,又是和魔族有关的存在,只有沧澜和秽!”弈倾天轻嗯了一声,有些明白,花弄影当初让他进入升龙道的目的了。

“不仅是为了进入南宫世家夺取赤炎本源之力,也是让我涉足龙器的争夺,提起掌握龙器!”

花弄影虽然没有预料到,升龙道开启后的终点之地,就是封侯的埋骨之地。

然而,她利用封不觉,让对方引出封侯骨的存在,目的本就是有着弈倾天所想的这一方面。

只是阴差阳错地有些提前了、多了几分危险而已。

“十三柱、斩苍刃在我手中,五龙爪在绝音琴凰手里。至于,逆鳞甲和破妄眸······”

弈倾天目光投向秘境外,眼眸逐渐地沉寂下来,波澜不惊!

一旁,叶策冷先是看了封花绝影四人,转头又是看了弈倾天一眼,嘿嘿一笑。

“北渚忘情!是你!”

刀界最为巅峰的两人遭遇,气势引动下,两人登峰造极的刀意,碰撞在一起,霎时,便是激起了漫天的黑色裂痕!

无形刀意化出有些的黑色裂纹,向着四处波及开来,顿时,砰砰的爆炸声在魔族海潮内不断炸开了。

染红了整片天空!

早在天刀无缺道出“北渚忘情”这个名字的时候,南宫落骇然变色的同时,便是挥手退开了南世家修者。

“这个家伙,不是已经被禁止进入南世家了吗?他······”南宫落暗道一声,最后一句话,却是怎么也是说不出了。

“你久不踏足南世家,我还以为,你真是怕了南宫和北渚的协议,不敢进入南世家。”

“今天,能看到你,我很高兴!”天刀无缺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大有刀界不孤寒的意味在其中。

他话音落下。

天地一片沉寂,好似空无一人一般。

只是过了良久,一道沧桑话音却是静静响起,传入每一个人的耳廓。

“我来此,为暗兵卫之死。”言简意赅的话音落下,无论是魔族几位魔王,还是南宫落,心里都是猛然松了一口气。

人的名,树的影。天痕三大杀神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若是说草菅胜谷乃是人皇境界的屠夫,北渚忘情便可说是泰皇之境的戮神!

八重天的北渚忘情,斩过九重天的巅峰魔道高手,单单就是这一战绩,就足以让修者对北渚忘情闻风丧胆!

然而,天刀无缺却是不以为意地一笑,眼中战意蓬勃:“我不管你为何而来,多年遍寻你踪迹不得,今日遇到你,岂能不称量你一番!”

“出刀吧!让我看看,杀妻戮子的你,这十几年来,忘情刀意有没有更进一步!”

横刀而立,天刀无缺一身杀意诡异的内敛起来,像是气流一般,尽数收纳进刀鞘内,半点不露。

刀,蓄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