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29章 亡灵未死

第629章 亡灵未死

c_t;“好。。更新好快。”长空寂寥许久后,熟悉的音调吐出简短的一字。

“好。”字吐出后,便是丝毫未曾蓄势、干净利落的:“一刀倾城!”

刀道争锋,你说战,那便好!

“刀无缺·月无心!”虚空被裂解出一道紫‘色’的细缝,落在抬头仰望的人魔眼中,却是成了整个天地。

天刀无缺干脆利落地拔刀,斩击!

月刃轮转斩出,倏忽接触紫芒后,无缺月轮嗤啦一声,被斩出一个豁口,没有分崩离析,反而成了更美的月牙。

无缺,成了有缺!

顿时,天刀无缺握刀的手一颤,宣泄一空杀意的刀鞘,铛的一声遮住了刀锋。

紫芒与他擦肩而过,落在魔族海‘潮’中,无声无息,却是倾了城······

望着地面上被紫芒切出的空间塌陷不断吞噬着魔族,天刀无缺眉头不由一蹙。

想起弈倾天的北渚血脉以及他掌握的忘情刀意,天刀无缺脑中隐隐间若有所悟,好似明白了一些事情,又好似一切都没明白。

“嘿!好一个忘情刀意!好一个北渚忘情!”转身,天刀无缺潇洒而去,朗朗话音传出。

南宫落听在耳中,总觉得,对方的两个“好一个”,有着截然相反的意味。

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

未曾现身的北渚忘情,却是将目光投向秘境内,投向了某个所在。

“好熟悉的气息啊······”他呢喃低语了一句,沧桑眼眸中,满是浓浓的‘迷’‘惑’不解。

“他不是说为了北渚暗兵卫之死而来吗?这就走了!”杀神的心,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南宫落心中暗道,身影一闪,便是加入人魔相争。

此时。

人魔相对,已然势均力敌。

“嘿嘿!早知道北渚忘情会来此,这趟差事,就该让了无那个家伙来的。”神秘黑衣诡笑几声。

不知何时避开南宫落察觉、进入秘境之地的他,身影一闪,便是‘欲’入九龙离火炉内。

“你果真出现了。”而就在此时,一道熟悉的话音,却是在寂静的秘境内响起。

神秘黑衣猛然转头间,空间‘荡’漾‘波’纹,白发青年走出。

二代再现!

“半截杀我,施展招式又是雪峰绝学废字诀,事后剑主降临现场,即便有所怀疑,怕是也只会以为雪峰荒、废两大神诀失传之事,只是飘渺仙子故意放出的风声。”

“将我之死嫁祸雪峰,意‘欲’挑起西剑域战争!”

“身怀剑阙问人、问地两大剑诀,缥缈雪峰废字诀!”

“入南宫世家秘境,意‘欲’裂解赤炎封印,放出血魔神!”

“到底是谁!!”

二代面容未变,给人的感觉,却是渊深似海,截然不同于他以往的锋芒毕‘露’。

一番‘逼’问,让得神秘黑衣眼角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啧啧!这是恶鬼从地狱里爬出,想要找我复仇吗?”神秘黑衣心中不再小觑二代,面上却是调侃地笑着。

“死过一次,难道不该好好珍惜你的‘性’命?还是说,你急着再入地狱!”

话音落地,神秘黑衣气息瞬息而变,一手托天,一手按地,废字诀瞬息化出埋葬一切的雪国,轰然便是向着二代‘洞’穿而去。

一招落下,神秘黑衣不再耽搁,身化流光,便是准备避开二代,抢先裂解赤炎封印。

二代冷哼一声,身不动,心意剑倏忽斩出,将神秘黑衣‘逼’退开来。

一招落下,二代手中剑器浮现,双手握剑,身子一弯,“剑斩!”斜斜斩出,轰炸开雪国后,更是卷起千堆雪,直接轰向了神秘黑衣。

“不愧是一步登天的剑道奇才!不差!”神秘黑衣难掩心中惊讶。

二代一出手,他便是知道对方已然跨过修者天堑,一步登天,入了巅峰之境。

眼下的二代,比之极天剑阙的风无相、南宫世家的南宫苍这一批人,已然不差!

‘荡’开风雪,神秘黑衣轻喝一声,莫名衍术催‘逼’至极点,‘混’合着废字诀残余之力,将二代瞬息拉入了一个世界。

天地浩淼,孑然而立,二代站在陌生的孤单单世界中,眼‘波’却是平静无‘波’reads;。

天地再大,亦是大不过他问剑之心。

人影再孤单,亦是孤单不比他心中唯一一剑。

当年被截杀生死关头悟出的无‘私’之剑,“斩剑无‘私’”,轰然挥出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这一剑无‘私’无我,斩得不是众生,斩得不是生命,斩得是无‘私’!

一剑出,天地寒!

幻境破!

神秘黑衣眉心血痕浮现,溢出的血‘色’沾染着他的面容,让得此刻的他看上去宛若一个魔鬼一般,狰狞至极。

“好一个斩剑无‘私’!”神秘黑衣识海被无‘私’剑意重创,他却是毫不在意地一笑:“你能阻挡得了这个我,阻挡得了那个我吗?”

闻言,二代目光转向赤炎封印,眼中变‘色’。

“魔神出世,乃是大势所趋,二代,你阻止不了!”

“南宫苍阻止不了!”

“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觉醒吧!”神秘黑衣身影虚化闪烁,眨眼时间,就是消失在二代眼帘中。

然而二代却是顾不及追赶对方,身化剑光,瞬息‘洞’入赤炎封印内部世界。

然而,一切都是晚了。

“觉醒。”叶策冷低声自语着,他浑身气息一瞬转变,宛若天地一般厚重起来。

“哈!”一声长喝,叶策冷身影瞬动。

有着血影分身阻拦飘渺仙子,再加上,飘渺仙子未曾将叶策冷放在眼里。

叶策冷毫无阻碍地便是突破对方的防御,闪身出现在影无痕的身后。

“砰!”的一声,势大力沉的一掌,毫无‘花’哨地,便是印在了影无痕的背后。

将影无痕震‘荡’地喷出一口血,向前跌落而去。

“叶策冷!你在干什么!!”五行镇天大印被打断一方,印记开始裂解的同时,封‘花’绝三人受到反噬,齐齐喷出一口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