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31章 剑道巅峰

“你还想离开吗?”被冲击波冲出炉内世界的弈倾天,目光从进入炉内的那道身影上移开,落在了他对面的叶策冷身上。就爱上网……

“哼!我能不能够离开,可不是你能够决定的!”叶策冷手中化出邪兵黄泉夜,隔空便是对着弈倾天狠狠斩了过去。

黄泉流席卷而来,弈倾天轻喝一声,负在身后的右手,猛然探出,青玄斩出!

“轰隆!”

一剑炸开黄泉浊流,弈倾天身影闪烁,一步落在,出现在叶策冷身前,“铛铛!”剑斩轰出,被叶策冷黄泉夜横刀一挡。

两人身体一滞后,空气瞬时炸开!

砰砰的爆炸声中,弈倾天手中青玄,猛然下压,草木之气汇聚成天地洪流。

压得叶策冷,若一颗炮弹一般,向着地面轰了过去。

“黄泉刀!”身影才被逼退,叶策冷返身,便是向着背后斩出一刀。

在那里,弈倾天鬼魅身影,悄然浮现。

“画地为牢!”接住对方一刀后,弈倾天长剑指天而立,剑身周围,幻化出万千剑影。

若流光一般,层层叠叠交织出天罗地网,将叶策冷封困住。

剑压袭来,叶策冷面色微微一变。

觉座意识流残留的力量,在方才偷袭南宫苍的那一击中,已然完全耗尽。

如今的他,可算是半点外力都是借助不到。

而更加让人恼恨的是,短短时日不见,弈倾天给他的压迫感,居然再度大了几分。

对方举手抬足间,皆是对他绝对的压制!

他如何能胜过对方?

“弈倾天,我和你,与魔族都是存在了联系,大家也算是同盟,你又何必刻意和我过不起呐?”

左闪右避着青玄剑气,叶策冷姿态放低,企图搬出魔族消融弈倾天的杀机。

弈倾天却是冷笑一声:“死人就是废话多!”玄破幻灭的一剑,直接斩出!

叶策冷利用释魔珠揭穿花弄影魔族身份,害的弈倾天、花弄影两人陷入绝境,从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的仇恨,就是结下来了。

之后叶策冷贪图弈倾天身上的封侯骨,企图夺取,被弈倾天逼退。

再然后,对方在南宫世家屡次挑衅弈倾天,狐假虎威。

弈倾天怎能绕他!

嗤啦一声,叶策冷胳膊上被青玄剑气斩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叶策冷面色瞬时一变,惊呼道:“弈倾天,你真要杀我!”

弈倾天只是冷笑,一剑又一剑的不断挥出。

必死之人,他又何必再和对方多言。

见弈倾天不言不语的模样,叶策冷心中微微一寒,对方根本就是没有放过他的打算。

就连谈判的意向都是没有!

“该死啊!”叶策冷心中嘶吼起来。

他出门前,家中唯一长辈赐给他的大挪移乾坤符,在上一次被弈倾天反杀的时候,已然消耗掉了。

而觉座附在他身上的意识流,在偷袭南宫苍的时候,也是挥霍的一干二净。

两大保命底牌,已然没有,叶策冷的自信荡然无存了!

心生怯意,叶策冷最强极招:“阿鼻地狱!”瞬时,斩出了!

化出万鬼炼狱,鬼哭狼嚎地向着弈倾天呼啸而去!

地狱世界挤压而来,弈倾天眼帘万物消失,好似只剩下那呼啸的万鬼一般。

“八极封天!”身姿不动,弈倾天青玄缓缓竖起,一股封天灭地的剑意顺着剑身,缓缓荡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弈倾天轻喝一声,剑道巅峰的一剑,被他挥手斩出!

断开万鬼炼狱,直接从叶策冷身体穿透而过,在对方眉心处留下一道青色的剑痕,血色微微溢出。

“一剑、只是一剑!”叶策冷眼中流露出古怪意味,他看着弈倾天,宛若看着一个不存天痕的妖孽一般。

“我恨啊······”叶策冷向着弈倾天踏出一步,残留在他体内的剑意,瞬时爆窜而出!

三百六十个穴窍,齐齐炸出血柱!

要不是,觉座提出让他借五行镇天四季轮回,混入南宫世家,借机破坏修复大阵,引爆夸父逐日和流星追月!

要不是,觉座不敢冒风险入炉内世界,亲自引爆大阵,反而引出寄存在他体内的意识流,让他再失去一个保命底牌!

要不是,觉座在引出他体内的意识流后就离开了,没有接引他离开!

“我非要和弈倾天作对!”

“我又怎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痛恨、悔恨、懊恼的情绪,在叶策冷渐渐失去光华的眼中一一闪过,直至最后,化为一切的黑暗。

弈倾天无悲无喜地看着叶策冷死去,回头看了炉内世界一眼,转身便是向着秘境外而去。

血魔神和南宫苍等人之间的战斗,不是他可以参与的。

眼下还是赶往南宫苍所说的地点,放出花弄影为要。

赤炎在手,南宫苍的巅峰剑道,初露锋芒了!

“朱雀破天华!”南宫苍起手抬手,残影幻化中,被他持在手中的岩浆河流,分不清到底是赤炎,还是地脉深处的地火。

剑非剑!南宫苍挥手按落而下,朱雀赤炎融入岩浆长河内,若三千尺的瀑布一般,直接向着血魔神冲刷而下!

“十字血斩!”同是剑道巅峰,南宫苍剑意引动下,血魔神手中十字血斩,斜斜双斩击。

化出血色十字,交叉着轰向了南宫苍!

“轰隆!”

至极两招,甫一接触,浩然正气、无双魔气相互冲击下,顿时,化开了一股股湮灭一切的塌陷。

剑道双峰飚射出万千剑风,斩在九龙离火炉壁上,留下了道道血红缠绕的剑痕,斑驳不堪!

“噗!”血魔神被剑意重创着倒退开来,却是哈哈大笑着:“南宫世家这一代家主,不差!”

“待本座功力恢复了,再来一雪今日之耻!”

话音落地,血魔神血术展开,任由痛打落水狗的封花绝几人绝学透体而过,散落成漫天的血珠,若星辰一般,向着九龙离火炉外激·射而出。

眼看血魔神就要脱出重围,一道无私精粹的巅峰剑意,浩浩荡荡地压逼而下了。

白发飘扬,二代平静地看着漫天漂浮的血珠,挥手,一剑斩出!

人无私,是为斩剑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