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32章 半佛半魔

第632章 半佛半魔

剑芒吞吐!二代心意剑催动,斩剑无私瞬时幻化出万千剑影,在天地间斩出层层密密的沟壑后。

一念!瞬斩在漫天血珠上!

“啵!啵······”被剑意倏忽透体,血珠顿时尽数的炸裂开来!

无数的闷哼声,像是山谷中的回音一般,在天地间不停的回荡开来。

炸开的血水蠕动融合成血魔神的本体,面容惨白狰狞,血魔神狠狠瞪了二代一眼,继续向着炉外世界奔去。

二代居高临下,心意剑再度催动,剑意蓬勃,蓄势待发!

“给我滚开!”血魔神厉喝一声,惨白的面容一阵虚幻,化出了阿难尊者的面容。

二代眼中登时现出错愕之色。

现身的阿难尊者却是低颂佛号:“杀戒不戒杀······”

佛光被他手中的杀戒斩出一道金色匹练,嗤啦一声,将二代震得嘴角泣血,倒退开来!

杀退二代后,阿难尊者却是没有乘胜追击再下杀手,身影一闪,半佛半魔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二代抹去嘴角血色,还想追击对方而去。

他脚步微动后,面色却是微微泛白起来,一身骇人的气势剑意,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衰减了下去。

眨眼间,就是跌落到了半步泰皇的境界。一落千丈!

“可惜了,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二代叹息一声,转身看向南宫苍几人。

却见南宫苍面色沉重至极,低声自语着:“杀戒!”

“佛圣器!”

“哈哈!梵白,今日一战够痛快!咱们来日再会了!”

西剑域,西南蛮荒,罗刹鬼宫所在,一道死气缠绕的魔影大笑几声,倏忽之间,便是拍出万千魔掌,向着鬼宫上方的三道人影拍去。

“今日就能一决生死,何必要等到来日呐!”梵白身影穿花摘叶,忽东忽西地避开层层叠叠的魔掌。

一指琉璃,轰然向着欲离开的蝶魔神点去!

而鬼罗刹和一个陌生男子,身影闪烁,亦是从另外一个方向同时向着蝶魔神攻了过去。

三大杀招齐至!蝶魔神却是冷冷一笑:“本座虽然不敌你们三人联手,不过,你们三人想要留下我,未免有些太过痴心妄想了吧!”

话音落地,蝶魔神脚步不动,娇躯却是一扭,身化蝶影,瞬息之间就是向着梵白三人斩出了三道蝶刃!

“噗!”之前和梵白三人一战,蝶魔神已然身受重创,此刻再度硬接梵白等人杀招,体内受创,蝶魔神吐血倒射而出!

身子一边借势倒退,蝶魔神手掌一边虚空一抓,太阴魔镜甫一出现,便是化出了一个巨大的黑洞漩涡。

“山高水远,他日,本座还会再来会会你们的!哈哈!”蝶魔神大笑着投身跃入了黑洞隧道内。

眨眼间,就是连带着黑洞一起消失在梵白几人眼中。

见此,鬼罗刹有些懊恼地跺了跺脚,“好一个狡猾的蝶魔神,敌不过义父,就直接跑路!她还有没有高手的觉悟风范啊!”

一旁,梵白哈的笑了一声:“高手低手,都是生命。在生命之前,风范价值多少?”

梵白收起笑容,面色凝重起来,“眼下,血魔神已然破封,这天下又将有一场浩劫了。你们要做好准备。”

这一次蝶魔神为助血魔神顺利脱困,带领魔族倾巢而出,直接挑上了罗刹鬼宫和极天剑阙。

她一人更是独挡梵白三大高手,拼着重伤将梵白三人尽数地留在了罗刹鬼宫。

要不然,南世家的局面最终会如何,还犹未可知呐!

毕竟,蝶魔神可是有着天魔之誓在身,此生不得入南世家一步!

“义父放心就是。如今的魔神不比诛魔圣战时期,已经被前辈们斩除了一次轮回的他们,又有何惧!”

鬼罗刹睥睨一笑。在她身侧,修罗嘴角一翘,似笑非笑。

“但愿如此吧!”魔佛梵白却是没有鬼罗刹这般信心满满。

古佛枯木和天诛前辈,皆是有留下后手,岂会是无聊之举?

“杀戒再出,阿难未死吗?”梵白负手而立,眺望南方。

良久,他身子一转,看向北方,心中低语:

“该北上了。”

按照南宫苍事先的指点,弈倾天为了不惹出意外的麻烦,一路避开南世家弟子,来到了花弄影的“暂居之地”。

推开门,弈倾天却是不由微微蹙眉起来。

“没人?”这屋内可不像是有人最近居住过的样子啊!

“莫非,南宫苍骗我?”弈倾天有些不大相信这个可能。

南宫苍好歹也是一个掌控一域之地的前辈高人,答应的事情,不大可能会失信。

“嘿嘿!南宫苍没骗你。不过,这里没有人······”

“只有一个魔头!”

诡异话音在弈倾天耳边响起,邪气十足,弈倾天心中惊骇,瞬时,身子不退反进,毫不犹豫地就是向着前方扑了过去。

“落入我手中,还想要逃?”血腥之气宛若河水一般,拥挤着弈倾天。

窒息感觉渗入弈倾天识海中下一刹那,弈倾天一身功力瞬时被封锁住了。

转过身,弈倾天看向来人,面色难看。

“夺了我的北渚龙珠不说,还斩杀了我的一具血影分身,要不是看在你小子还有用的份上,本座早就是拿你来祭剑了!”

血魔神面色微微泛白,负在身后的一手,掌心对着弈倾天探出。

紫芒顿时从弈倾天身上激·射而出,被血魔神摄取在手中。

血魔神捏着北渚龙珠,璀璨紫芒散发着,让得血魔神看向弈倾天的目光,趣味盎然。

“血脉之力倒是不弱,可惜也只是一个弃子而已。”

血魔神在外有一个分身,不比蝶魔神的再世轮回、记忆觉醒,他知道的事情自然就是要多了许多。

被血魔神看穿身份,弈倾天不言不语,心中却是在暗暗猜测着,血魔神夺取北渚龙珠的目的,是不是如自己猜测的那般。

若对方真是如自己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