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34章 乱世西行

第635章 乱世西行

“你这是要西行去西剑域?”弈倾天功体被血魔神封住,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对方身后,见对方一路直指西方,弈倾天不由微微诧异问道。

若是血魔神要去西剑域,那又何必带来他们两个累赘呐?弈倾天看了一眼,同样功体被封的南宫玲珑。

依靠北渚龙珠对北渚龙气的感应,血魔神想要抓住南宫玲珑,简直就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

面对弈倾天的不解,血魔神却是邪邪一笑,反问道:“我的确是西行,不过,谁说我要去西剑域了?”

嗯?弈倾天面色微微一愣。西行和去往西剑域,好像还真是两回事呐。

“本座刚刚破封而出,魔体未恢复,你们人族那些个大能,定然都是认为,我会找个安全的所在吸收血罪之力,恢复魔体。”

“而如今对我来说,最为安全的所在,就是有蝶那个家伙坐镇的西剑域。”

“这也是你小子见到我西行,就是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会去西剑域的原因吧?”

血魔神扫了弈倾天一眼,弈倾天坦然道:“我的确就是这般想得。不过照你话中意思看,这西剑域,你是注定不会去的了?”

“那你西行,又是为何?”

莫非,西方有你必需之物,或者,一定要去的所在?弈倾天心中暗道一句。

血魔神神秘一笑:“天机不可泄露,到了那里,我再告诉你们。”

对弈倾天和南宫玲珑两人,他倒是没有恶言恶语的凶煞模样,好似因为有所求。

弈倾天的呵呵一笑,他没放在眼里。

南宫玲珑一路以来的怒目瞪视,血魔神也是没有放在心上。

见此,弈倾天心中微微一动,一些念头在他脑海中灵光一闪。

那是在他还在罗刹鬼宫的时候,魔佛梵白所言的一些猜测,如今,有着越来越多的迹象,已然在证明着那个猜测。

“现在的天下动乱不堪,到处都是烽火连天,不知何处才是桃花源啊!”

“兄台所言甚是啊!想那时候,西剑域蝶魔神横空出世,抬抬手跺跺脚就是动荡了一域之地,我们还幸灾乐祸,窃喜自己等人生活在南世家。”

“如今却是厄运降临,平静生活再度被打破了。”说到这里,青衣小帽的男子很是感慨了一句。

“血魔神破封而出的外乱不说,这内乱,何时才能休止啊······”

弈倾天几人听了一会儿,沿途传开的消息。

三人面上,现出不一的神色来。

血魔神冷笑一声,道:“你们人族都是这个时候了,还内讧吗?”

他才破封而出,魔体虽然还未完全复苏,却也注定了,会是人族最为难缠的一个对手。

封花绝几大家族,此时此刻,不思量着对付他,反而自相残杀起来,难怪血魔神会讥讽嘲笑起来。

弈倾天心中念头转过,笑道:“时机稍纵即逝,不努力把握住,也许就再也没有捏在手里的机会了。”

此番封花绝影和血魔神一战,受创皆是不轻,世家之间的仇与恨,若是不趁此机会解决,如何再遇到这般大好时机?

一直未曾说话的南宫玲珑,却是冷哼道:“人族内讧?说到底,还不是你们魔族狡诈,挑拨离间!”

说道这里,南宫玲珑想起了什么,有些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句:“花弄影!”

要不是因为她,南世家岂会乱!

血魔神冷笑一声,不言不语。

弈倾天挑了挑眉,“封花绝影的自相残杀,关花弄影何事?”

“影家修者半路暗杀重伤的封天下,乃是柳絮为了报一年前,封家将她们母子两逼到穷途末路的仇恨。”

“若是非要将这场内乱牵扯到旁人身上的话,那也只有扯到杀了影不留的我身上。”

“而绝家家主绝千机,截杀花凌峰,原因,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吧。”

碧波城一战,封花绝三大世家少主围攻弈倾天,被弈倾天反杀,花家少主花駋为了保命,拿重伤的绝无双当挡箭牌,导致绝无双直接死在弈倾天手里。

当时目睹之人可是成千上万,消息根本就是瞒不住。

弈倾天在南宫世家见到绝千机的时候,还疑惑着,对方何以面对花凌峰一副平和的模样。

他还以为,对方将绝无双的死,全部归罪在自己身上,却是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是没有放下对花家的仇恨。

而只是苦于没有一举击杀的机会而已!

封花绝影,四大家主,花凌峰的排位还要在绝千机前一名,生死相搏,绝千机还是要稍逊一筹的。

南宫玲珑听到弈倾天为花弄影辩解,不由再度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让得弈倾天眉头微皱,莫名其妙地看了南宫玲珑一眼。

他有些不明白,南宫玲珑何以这般针对花弄影。花弄影可是南宫玲珑的亲生小妹啊!

莫非南宫苍没有告知南宫玲珑,花弄影的真实身份?弈倾天心中这般想着。

“往日因,今日果。他们有今日,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弈倾天面上冷意浮现。

“就算他们不自相残杀,早晚有一日,我也要对封绝影三家出手!”有的仇,不能忘!

“弈倾天,你!你!你······”南宫玲珑美眸瞪着弈倾天,手指头颤抖着指着弈倾天,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人当真如此不顾大局吗!

大敌当前,不是应该暂时放下一切个人恩怨,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一致对外吗!

再说,那神无情虽然转世成人,但是她说到底也只是一柄剑而已!

剑身为心脏,剑魂化灵魂,有了又如何?

想要彻底发挥出青玄的威力,将剑身、剑魂再度融为一体,才是正途啊!

南宫玲珑心中不解,却是没有将自己心中所想说出口来。

逆鳞所在,还是不要触碰为好!

而且,她也不想让弈倾天对她恶感深重。

一旁,血魔神静静听着两人的对话,“恩怨分明,还算不差······”

他扫了弈倾天一眼,在心底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