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35章 通道

第635章 通道

因为封花绝影突然爆出的内讧,辐射南世家的搜寻网只有独木支撑的南宫世家以朱雀、碧波两大名城为中心的宽阔方圆大地。

弈倾天几人的西行,便也是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血魔神带着弈倾天两人一路急行。

三日后,终于达到了终点。

“这就是你要来的地方?”弈倾天看着眼前景象,奇怪问道。

小河潺潺流淌着,除了隐约地还能察觉到一丝残存的寒气,实在是没有多大奇特所在。

血魔神略显古怪地看了弈倾天一眼,道:“你不知道这里是什么所在呐?”

弈倾天面色微微一愣,反问道:“我应该知道这里吗?”他可没来过这里!

血魔神咳嗽了几声,掩饰道:“这里勾连了几大域界,我还以为,你听说过呐。”

一旁南宫玲珑面色有些复杂,道:“此处所在,我倒是听说过。”

花馫就是在此地遇上花弄影,发现对方朱雀紫炎血脉的,她如何不知道!

弈倾天不知道,这里就是花弄影当初为他取南塘溪圣水的所在,“勾连几大域界,莫非是中妖界和西剑域之间的隐秘通道?”他反问道。

寒河地界已然处在西剑域和南世家的交接之地,而血魔神目的地不是西剑域,魔体未复苏的他也不敢留在南世家。

对方的目标所在,只有中妖界或者北渚皇朝了,而去往北渚皇朝,中妖界乃是顺道,那里又有血魔神的一个目标······

弈倾天心中这般想着,血魔神嘿嘿一笑:“说是隐秘通道,倒也是说的过去。”

毕竟知道这处通道所在的,只有寥寥几人而已。

而能够活到现在的,更是几乎没有了。

要不是他和那人关系密切,说不得,他也不知道这处隐秘所在。

“去中妖界,以你的修为,直接撕裂空间穿梭过去,不是要方便许多吗?”弈倾天问道。

修为入了地皇之境,塑造了属于自己的领域雏形,已然具备撕裂空间的能力了!

只要不在空间穿梭的时候与人交战,导致空间不稳定,想要借此日行千万里,不是痴心妄想!

血魔神笑看了弈倾天几眼,讥讽道:“撕裂空间的确方便至极,可是气息也是难保不泄露出去。”

“这样一来,人族的大能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我们,救走你们两?”

被揭穿心思,弈倾天呵呵一笑,不否认,也不承认,问道:“你选择这条隐秘通道,莫非这条通道能够隔绝你的气息?”

这是弈倾天真的疑惑所在了。

血魔神道了一句:“进去了,你就知道了。”

他手掌一拍河面,顿时,一个巨大的黑洞漩涡,在水面浮现而出,黑咕隆咚的,不知道通往何方。

“走吧!”血魔神一手一个,提着弈倾天南宫玲珑两人。

血气在他体外化出血腥光罩,抵抗着通道紊乱气流,逐渐地没入了黑洞漩涡内。

一声“毕波!”进入通道血魔神,魔功仍旧没有收起。

弈倾天透过血气向前看去,映入眼帘的,乃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深邃幽黑。

宛若尽头之处,乃是九幽之地一般。

他们三人的左右所在,则是有些倾斜的一道斜坡,向着虚空上方,无尽延伸了过去。

斜坡平面上,刻着密密麻麻的杂乱痕迹,就像是顽皮孩子拿着扫帚在沙地上胡乱涂鸦着一般。

隐隐间,有着大道痕迹流淌。

整个通道被切开,从截面看过去的话,便是呈现着v字型。像是······

“被兵器劈开了的?这通道?”弈倾天若有所思的时候,南宫玲珑略显错愕的自语着。

血魔神得意一笑,眉头一挑,略显自豪道:“那是!”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更是有意无意地,落在了弈倾天身上。

让弈倾天,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相传,天魔星甫一坠落天痕,便是被天妖神王九尾击穿,各大魔神散落天痕四方。”

“落在妖族的泽魔神,还未来得及肆虐天痕,便是被身化九巍山的天妖神王合并九大妖王残存之力,借助昆吾,直接镇压,斩杀!”

“而除了泽魔神,落单的魔神,还有魔神之中,数一数二的幽魔神!”

“她降临之地,相传乃是北皇族域界,可惜,这位幽魔神的运气,和泽魔神一样,不怎么好。”

“她遇上谁,都不一定会败,却是晦气地遇到了,当时天痕的第一高手,不世剑客天诛!”

“一战之下,一招之下,一剑之下!幽魔神的天魔器,天相九柳,被天诛斩断一柳,她更是被天诛重伤,至此失去踪迹。”

“是以魔乱天下的时候,也就只有泽魔神和幽魔神,因为过早的被斩杀或者失去踪迹,没有参与进来······”

弈倾天说道这里,不由微微顿了顿。

“我观这通道上残存的痕迹,该是天魔器天相九柳的气息无疑!”弈倾天被天相一柳魔化过,对天相九柳的气息,自然是敏感至极。

“也就是说,这条隐秘通道,很有可能,便是当年幽魔神和天诛前辈一战时,被天相九柳斩出的!”

弈倾天看着血魔神,说出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血魔神因为弈倾天提及泽魔神、幽魔神惨败之事而难看的面色,此刻恢复了一些,闻言,他赞叹道:“好小子,倒是没猜错。”

他指了指密闭通道内残存的气息,道:“有幽和天诛残存气息遮蔽,如今的天痕,谁能轻易发现我等!”

说这句话的时候,血魔神眼神睥睨难掩。

他和幽魔神,乃是同一族、同一等级的高手!

幽魔神的辉煌,便是他血魔神的辉煌!

“借助大能气息遮掩,还真是一个好办法啊!”弈倾天感叹了一声。

这处隐秘通道,知道的人,绝对不多。

甚至,很有可能,只有幽魔神和天诛两人知道。

而如今,才脱困的血魔神,却是目标直指此地。

又是谁,告知他此地的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