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36章 换装

第636章 换装

此地大道规则经过岁月流转,气息已然不浓,却还是算得上一处修炼福地。

弈倾天功体虽然被封,却是不妨碍他感悟规则之力。

他意识体浮现在识海中,精神力海洋被封印的深处,太极神图缩成芥子天地,没有被血魔神察觉到。

诛邪失了天相一柳的锁住,圣芒更盛,感应到弈倾天的降临,圣芒波动,好似等待着出鞘的一剑光寒神州大地!

弈倾天脚步向前踏了一步,接过飞射而来的青玄,相思错在他身体周围环绕飞舞着,灵性十足!

“再等一些时日、再等一些时日······”弈倾天温和低语着,眼眸好似透过青玄,看到了内里沉睡的那道身影。

古佛心和死亡之月本源之力化出的阴阳鱼,环抱着,浮现在太极神图上,弈倾天放下青玄,盘腿坐在太极神图上。

心神渐渐的融入到古佛心里面。

融合古佛心的这一年多,弈倾天时不时的感悟吸收,这些零散的体悟,在弈倾天难得的沉寂下来后,像是小河汇聚成大海一般,在弈倾天脑海中明悟清晰起来。

何为古佛?

古佛枯木,古佛便是枯木!

枯木又是什么?是冬天吱呀一声被狂风吹离大树的枯枝败叶?

还是那孤单料峭、刺天而立的树干枝桠?

亦或者就是扎根大地深处、不辨生死的树木本身?

都是!这些都是枯木,不论是永久失去生机脱离大树的枯枝败叶,还是苟活在树干上的料峭枝桠,亦或者是树干内里、大地深处那隐藏的生机!

或死、或生,都是枯木。

生到了尽头便是死,死的轮转便是生。

枯木是死,逢春又是生,生死全凭一言界定!你怎么看,落在你眼中的便是怎样的事实。

开口是生,枯木便是生!

闭口是死,枯木便是死!

不是幡动,不是风动,一切是心动······“这便是古佛枯木一念定生死的神通吗?”

弈倾天睁开眼睛,寂灭、生机在他身上不断流转着,宛若一体。

“生!”弈倾天心念一动,指着古佛心。

在他身后,有三千浮屠,一佛尊,浮现,拈花一笑,佛尊诵经,一言定生死!

“砰!砰!”古佛心金色光华流转,膨胀收缩起来。

青玄倏忽流转,被古佛心摄取扎入内里,青芒闪烁,生机盎然,宛若胚胎孕育!

“这是······枯木逢春?”弈倾天本来只是想要试一试新体悟的神通如何,却是没想到,出了眼前这般令人措手不及的变故!

神无情的灵魂还寄居在青玄剑体内,可不能被古佛心给吞了!弈倾天慌张地想要震开古佛心。

却见,青玄剑体上青芒微微闪烁着,宛若在呼唤弈倾天一般。

弈倾天定了定神,看到青玄内神无情灵魂安然沉睡,没有受到一丝波及,他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古佛心吸取青玄,莫非真是古佛在借助青玄之力······复生?”弈倾天脑袋有些发麻。

虽说对于这些为诛魔身死道消的前辈,他很是敬重,对方能活过来,他自然也是一万个愿意。

可是、可是,古佛心被他已经吸取了许多,这古佛枯木要是活过来了······

“还是别想这么多了。古佛枯木乃是得道高僧,就算复生了,应该也不会和我计较这些小事吧?”

弈倾天放下心中杂乱思绪,掌心张开,三千浮屠,一佛尊的异象,再度显现。

“这次感悟,收获倒是不小。”弈倾天欢喜自语了一声。

怕时间长了,血魔神发现异样,他收起异象,退出了感悟。

“到了?”睁开眼睛,弈倾天见血魔神不知何时已经停下了脚步。

而南宫玲珑,则是有些怪异地打量着他。

弈倾天心中一跳。

“若不是为了等你,我早就是出去了。”血魔神细细看了弈倾天几眼,嘀咕道:“动静倒是不小,也不知道感悟出什么鬼东西······”

弈倾天面色一动,打量着通道四周,发现天相九柳留下的大道规则果然有着紊乱的痕迹,好似受到什么存在的触发一般。

被发现了······弈倾天随着血魔神,踏入再度浮现出的黑洞漩涡内。

“我们只是察觉到通道内规则窜动,并没有看到其他异样。”南宫玲珑走在弈倾天身边,低声说了一句。

弈倾天略微放下心来。

几人刚出通道,一股截然不同与西剑域、南世家的天地之力,瞬时包裹而来。

弈倾天识海、丹田、血脉皆是被封,倒是没有多大的排斥异样,反而因为北渚血脉的缘故,对此处的天地有着格外的亲和感觉。

血魔神却是晦气地骂了一句,邪魅的血瞳,满满的敌意,以及一丝浓重深藏的忌惮!

天妖神王几乎只是凭借一己之力就是毁了天魔星,魔神之中,谁不忌惮?

“在中妖界,特别是妖族领地,人类是很不受待见。更遑论佛修者!”天妖神王与九大妖王皆是陨落,血魔神却是仍旧不敢大意。

他解开弈倾天和南宫玲珑两人的功体封印,怕照顾不到弈倾天两人,道:“你们两个到了这里,可不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本座虽然暂时不能肆无忌惮横行中妖界,但是想要杀你们两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弈倾天道了一句:“你放心好了。”不被封住功体,弈倾天已经很满足了。

想要逃跑?

除非魔佛梵白或者鬼罗刹来了!

否则,他还是乖乖待在对方身边好了。

一旁,南宫玲珑目光微微一闪,面无表情道:“我要换装,你们都避开!”

换装?弈倾天微微蹙眉。

“女人就是事多!”血魔神不耐烦地走远开来。身陷险地,还不忘打扮,真真真是无可救药了!

“这就是你的换装?”弈倾天打量着出来的南宫玲珑,有些讶异问道。

“不行吗?”一身男装的南宫玲珑折扇微启,好一个风流倜傥的美公子!

弈倾天眉头微挑。

“对了。为了不暴露身份,记得唤我龙灵楠······”南宫玲珑提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