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37章 一念定生死

第637章 一念定生死

中妖界的霸主级别势力不多,最为强盛的妖族,隐退在妖界,不起风不掀浪,只有在佛修者闯入的时候,才会一展血辣手段!

人族大能,铸天圣手,坐镇的剑碑楼,则是与世无争。com门下弟子谨守楼主定下的规矩,一心一意钻营铸造神术。难得出外一趟!

分号开遍天痕五大域的不觉晓月,默默地来回贩卖着各大域界的情报,积累着财富,以物换物,奇功异法,珍宝神药,不知几许!

三大势力好似在比拼,谁更能沉住气、不搅风搅雨一般,让得中妖界安静的有些死寂。

这可不就是有些像传说中的桃花源吗?可惜,却是拿妖族近乎覆灭的代价换取的。

弈倾天想起了来的途中南世家那两人的感叹。

“几位兄台请留步!”身后一道清朗话音传来。

弈倾天几人回头一看,却见说话之人乃是一个黑衫青年,浓眉大眼的,很是英武不凡。

这人见弈倾天几人回头,面色更是一喜,快步向着弈倾天几人走来。

弈倾天微微讶异的时候。

却见对方直接锁定了南宫玲珑,惊喜道“龙公子,真的是你吗!方才看到你的背影,我便是有些怀疑,没想到还真是你啊!”

龙公子?弈倾天心中一动。

南宫玲珑自幼便是被南宫苍宠坏了,天南地北地到处游学,她既然认识绝音那个家伙,想必定然是来过中妖界的

所以她才会半途换装,就是为了让熟人认出她?弈倾天心中明悟,面上却是不动神色。

南宫玲珑有意无意地瞥了血魔神一眼,这才看向来人,笑道“炼公子,好久不见,前辈老人家可一切安好?”

炼天南道“祖父一切都好。还是那么喜欢念叨!”不然我也不会再次逃出来了!

“你要去拜访我祖父吗?”炼天南看了南宫玲珑一行三人,面色微红,邀请道。

上一次龙公子拜访完祖父后,祖父可是说过炼天南目光在南宫玲珑眉眼间滞留了几息,心跳慢慢加速起来。

南宫玲珑笑道“能够再次拜访前辈,得到他老人家的指点,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只是”

炼天南面色一喜,又是一急,道“只是什么!”

“我这两位朋友不知道会不会去?”南宫玲珑目光主要落在血魔神身上。

炼天南看了弈倾天两人几眼,目光却是更多的留在了弈倾天的身上,“既然他们二位是龙公子的朋友,想必祖父也会喜欢他们的。”

“一起去吧!”炼天南说着话,便是伸出手,想要拉着南宫玲珑的手臂。

一记清脆的“啪!”乍然响起,血魔神冷冷一笑“谁让你替我决定去留的!”

炼天南手臂缩回,捋起袖子,胳膊上一道大大的黑痕浮现,却是血肉被完全地消磨了!

“阁下是谁!”这种手段,未免太过残忍了吧!

炼天南心神戒备,武者的警惕之心回归,让他看出了南宫玲珑三人之间的微妙。

莫非龙姑娘是被这歹人挟持的?所以她才会假借拜访祖父想要求援?炼天南心中念头闪过。

血魔神却是不屑一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事,敢为我做决定,你该死了!”

血魔神身姿不动,便要抹除炼天南。

弈倾天站了出来,跃跃欲试,道“这么一个蝼蚁,还是我来出手吧?”

血魔神气势一缓,想到弈倾天通道内的感悟,点了点头。

弈倾天走到血魔神两人身前,距离炼天南三丈距离后,便是没再动弹。

“炼公子是吧?我站着不动,你出手吧,不然,我怕我一出手,你就要倒下了。”弈倾天这话是大实话。

炼公子却是以为弈倾天在极尽能力的羞辱他,面色不由微微涨红起来。

想他出身不凡,何曾收到过这般羞辱?

“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

炼天南手臂伸开,单掌虚空一抓,幽黑撼天锤浮现,手一扬,便是势若风雷般向着弈倾天砸落而下!

虚空塌陷,火焰顿生!弈倾天脚步仍旧未动,看着撼天锤砸下,嘴中吐出一字“死!”

一念定生死!

一言定生死!

心动之处,生死界定!弈倾天话语出,不经传播,直接响起在炼天南心里!

撼天锤摇晃不稳,炼天南气息湮灭,轰的一声,直接倒地,死亡!

一言死亡!

“弈倾天!你、你居然杀了他!!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南宫玲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

不可置信地看着,弈倾天一言定生死,直接霸道的抹除了炼天南!

弈倾天怎会是这般嗜杀的人?

怎会?!

这一刻,南宫玲珑心里愤怒至极。

也不知道,她是在为炼天南的死亡愤怒。

还是在为弈倾天滥杀无辜,与她心中长存的那个形象不再符合而愤怒。

弈倾天皱了皱眉,有些不以为意道“凡是修者,一生所杀之人,还少吗?”

“我这式神通才领悟没多久,收发不随心。这小子撞到了,只能怪他倒霉!”

他说的无情,南宫玲珑眼眶眼泪溢出,“弈倾天,你真得让我很失望。”这句话,她说得很是有些绝望的样子。

弈倾天宛若没在意,看向血魔神,道“麻烦已经解决了,血魔神,我们是不是该前往这一站的目的地了?”

弈倾天罕见地道出了对方的名头,好似是因为南宫玲珑的话,心里有些不快一般。

血魔神不以为意,嘿嘿一笑“手段不错。去妖族吧!”

他没有和古佛枯木交过手,哪里知道枯木的一念定生死?

一念定生死!一念能死,一念自然也是能生!

就在弈倾天三人离开半个时辰后。

躺在地上的炼天南尸体,本来已经气息全无,此刻,心脏的跳动声,却是有节奏的响起,越来越快

“啊!”惊恐地叫了一声,炼天南诡异地坐起身来,慌乱地摸着自己的身子。

“我没死、我没死”他不停念叨着这句话,站起身来,惊慌失措地向着一个方向逃去,宛若阎罗王在身后!

那小子口中的血魔神,可不就是阎罗王吗!炼天南想到“死亡”时,弈倾天对那血瞳男子的称呼。

行走中的弈倾天嘴角微微一勾,炼天南嘛铸天圣手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