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56章 剑道合一

第656章 剑道合一

心神恍惚,弈倾天意识被拖入剑碑的意识世界,他身影甫一现出,万千剑意便像是汨汨泉水一般,瞬时涌上了心头,挥之不去。

斩来!

人在空中弈倾天已然挥出无尽剑芒,在身前网罗出一个巨大的天地囚笼,将暴涌而来的剑意,尽数化纳开来。

金戈铿锵乍鸣,弈倾天身子飘忽,徐徐而退。

“相比之前五层的单一剑意,这第六层的剑意,倒像是剑意主人一生所学的杂糅,不拘一格,万象纷呈······”

弈倾天手中剑器猛然一圈,将囚笼剑网旋开,在远处爆炸开来,同时他脚步轰然向前一踏,悍然侵入了剑碑世界的深入。

弈倾天这一踏,就像是踏入了某个禁地一般,遭到侵犯,剑意空间微微颤抖起来,无尽剑意窜动,自剑碑的黑暗空间内,暴涌而出!

宛若失控的兽潮!

野兽的狂欢!

狼奔豕突,虎啸龙吟,这些剑意或化猛虎下山,或化龙腾万里,千奇百怪,异象纷呈地轰向了弈倾天!

“给我斩!”怒目金刚,弈倾天怒喝一声,皮肤上泛起金黄之色,八极封天融合金刚之力,汇聚成一座金色浮屠。

轰然一旋,向着异象镇压而去!

爆鸣声不断炸起,宛若天塌地陷,剑意被镇压磨灭,弈倾天还未来得及松一口气,一股更加骇人的剑意风暴,旋成剑龙卷,向着弈倾天剿杀而来。

金色浮屠瞬间被支离破碎开来,剑意不休,继续向着弈倾天斩来。

见此弈倾天长喝一声,怒目金刚相收起,草木之气涌出,长剑当空一卷,八极封天融汇画地为牢,轰然撞向了剑龙卷!

剑意空间,风浪再起!

之后剑意空间深处不断涌出冷洌剑意,层出不穷,若浪涛一般,一波强过一波。

在剑意压逼之下,弈倾天手中八极封天,亦是变化万千。

时而如怒目金刚般猛烈无双,时而如向荣草木般盘根错节,时而如水中龙卷一般可刚可柔。

时而又如佛陀一怒,佛之焰燃遍森罗地狱······

心神沉浸于手中斩出的每一剑,弈倾天对自己第二玄术八极封天的体悟,也是越来越深刻。

八极封天本就是蕴藏无尽可能的一门玄术,可化纳融入天下所有剑法,有万川归海之妙。

如今碰上剑碑楼这般神奇的剑意体悟经历,就像是被巨锤不断地轰击锤炼一般,八极封天的万般变化,开始逐渐地融为一体了。

弈倾天初次遭遇梵白时,在对方压迫之下,曾经体悟出了八极封天至强的一剑,化万剑为一剑。

一剑更胜万剑。

而此刻他的体悟,却又是更深层次的体悟,以往是剑术的合一,现在弈倾天合一的却是剑意!

甚至是规则!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这天地的变化都逃脱不了宇宙间规则的运行变迁。

若能合一,任你东南西北风,千变万化,我自随心所欲,人不自扰,天地何能乱我心?

剑术合一,剑意合一,弈倾天心中似有明悟缓缓流淌而过,懂了一些,又好似一切都没懂。

恍恍惚惚,弈倾天抬手,一剑递出,似一剑,似万剑,似无剑······

“他怎么可能在第六层待这么长的时间?”剑碑楼外,炼天南来回踱着步子,时不时抬头看向楼层。

在那里,光芒节节升高,自第一层攀爬上第六层之后,定格在第六层已然有大半个时辰了,这在以往可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本来,炼天南还以为,弈倾天即便侥幸破入第六层,以他人皇的境界,在里面滞留的时间,也绝对不会太长。

却是不曾想,他左等右等,弈倾天非但没有出来的迹象,整个剑碑楼的前五层光华愈发地璀璨起来了,像是要将剑碑楼融化掉一般。

“要不要进去看看?”炼天南向冷孤寒征询道。

“无妨。”冷孤寒想了想,道:“深层次的修行最忌被打扰。剑碑楼又是未曾传出过入内的修者被无故抺杀的前车之鉴,我们还是耐心等待,不要打扰弈师弟的修行。”

“也是。”炼天南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道:“反正祖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待在这里看热闹也是不错的,”

“谁说我没有回来?”

炼天南话音才落,一股扑鼻的酒味从老远的地方就是传了过来,让人闻之欲醉。

听到这个声音,炼天南面容微动。

冷孤寒还未来得及转身。

酒气便是若一阵风般袭来,裹着一个打扮邋遢的糟老头子,站在了他们两人的身旁。

“体内妖气盎然,充斥四肢百骸,看来是个妖王级别的大妖啊!”铸天圣手捋了捋乱糟糟结成一缕缕的须发,露出的眸子盯在了冷孤寒的身上。

“晚辈冷孤寒,拜见前辈。”冷孤寒躬身施了一礼。

他用得乃是人族晚辈的身份,而非妖族妖王的身份,若是以九大妖王裂地的辈份来论,铸天圣手还要叫冷孤寒一声前辈。

当然,这还要在冷孤寒承接了妖王之力,正式成为了妖王后。

冷孤寒······闻言铸天圣手轻声嗯了一下,好似早就是知道冷孤寒的存在一般,“对了,是谁在登楼?”

他转头向着炼天南问了一句。

是谁?反正不是你的弟子!炼天南腹诽了一句,面色古怪道:“登楼的是弈倾天,也就是我的那位救命恩人。”

“谁?弈倾天?”铸天圣手面色一愕,有些说不出话来。

他出剑碑楼,便是为了找寻弈倾天,一来,是为了报答弈倾天对炼天南的救命之恩,想要从血魔神手中,救出弈倾天和南宫玲珑。

二来,则是纯粹心血**,想要出去走走。

这一出去,他没能找着弈倾天,反而阴差阳错地撞上了几大魔神入侵北渚皇朝,企图释放出秽魔神。

顺势让他阻截了黑袍人,使血魔神的计划,功亏一篑。

若是没有他和二代巧合地拦截了黑袍人和觉座,血魔神的计划,会不会成功?

那可就难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