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57章 不存天痕

第657章 不存天痕

“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铸天圣手在心里呢喃自语了一句。

旁边,炼天南疑惑道:“祖父,弈倾天登上了剑碑楼第六层,怎么你一点也不奇怪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铸天圣手翻了一个白眼,“对于天才妖孽之辈来说,世间所谓的铁律,本就是用来被打破的!”

“弈倾天能够以绝脉碎脉的天弃之体,傲视同辈,无敌于同阶修者!这般奇迹都是发生在他身上,登上剑碑楼第六层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剑碑楼第六层而已······炼天南满脸的黑线。而已!以前我听到的可不是这样的,简直就是完全不一样啊!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铸天圣手扫了炼天南一眼,道:“要是哪一天,你也能做到弈倾天这般,那老夫就算死了,也会笑着活过来的。”

“呵呵。”炼天南不说话了。

几人再等了半个时辰。

六层的光华,愈发得璀璨起来,照亮了古楼无数。

弈倾天却是还未出来。

“前辈觉得,弈师弟能不能够登上剑碑楼的第七层?”目光定定地看了一会儿剑碑楼,冷孤寒突然问道。

“第七层?”铸天圣手反问。

“嗯。”冷孤寒点头。

“不可能。”铸天圣手摇头。

就算弈倾天曾经一剑恨无穷重创过蝶魔神,铸天圣手也不认为,弈倾天能够登上第七层,因为······

“就连我,也从来没有进入过第七层。”冷孤寒疑惑的目光中,铸天圣手淡淡说道。

他说得淡然,这话音却是宛若一道闷雷在冷孤寒、炼天南等人心中炸响,波动久久不歇。

铸天圣手也是没能进入过剑碑楼第七层?这、这怎么可能!

“前辈的修为,不是早就步入泰皇之境了吗?何以没有入过这剑碑楼的第七层,而且······”

话说道一半,冷孤寒眉头猛得一挑,“莫非、莫非,这剑碑楼不是前辈所铸!”

他本想说,这剑碑楼本就是铸天圣手成名之后,为了门下弟子历练所铸造,他怎会没有进去过?

而这也是天痕绝大部分甚至所有人的共同认知,铸天圣手乃是天痕巅峰的铸造大师,剑碑楼这般当世杰作,出自他手,不是理所当然,正常至极吗?

大家有了这个先入为主的观念,自然不会再考虑,铸天圣手有没有走完剑碑楼七层这样的傻问题。

因为。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

难道我们一直就是误会了?剑碑楼真得不是祖父所铸!炼天南看着铸天圣手一脸的不否认,心中微微颤抖着。

“世人皆是喜欢以讹传讹。”铸天圣手感叹道:“老夫从未说过剑碑楼乃是老夫所铸,然而,三人成虎,传着传着,剑碑楼出自铸天圣手,便是成了铁律一般的事实,让人哭笑不得。”

“可是,即便剑碑楼不是出自前辈之手,以着前辈的修为,应该也能踏入第七层才是。”冷孤寒道。

第一层压制后天修者,第二层······一直到第六层压制地皇修者,依照规律,第七层对应的该是泰皇修者。

而铸天圣手,那可是天痕屈指可数的泰皇巅峰高手,他都不能入,谁能入?

“除非······”冷孤寒道:“这第七层考验的不是修为,而是其他!”

“不错!”铸天圣手微眯眼,道:“不论修为,不谈感悟,这第七层要的是机缘······”

“虚无飘渺的机缘!”

剑道合一,弈倾天浑身气机纳于芥子天地,晦涩幽深,宛若古潭老井,不知深几许。

然而,当他的视线,落在了剑碑楼六层通往七层的大门上,他的心,猛然颤抖!

他的体外,瞬息,飙出了抺灭一切的剑气风暴!

惊骇!

震动!

畏惧!

茫然!

不一的情绪,复杂得像是沙地里的每一粒沙子,在弈倾天脑海中翻覆起来滔天巨浪,扑过来、扑过去、扑过来、再扑过去······

真耶?

幻耶?

道心动摇,弈倾天脚步却是缓缓踏出了。

他身前。

一扇门。

“需要放入一物,才能开启那扇大门?”

炼天南听完铸天圣手的解释,不由好奇问道:“祖父,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难道就没有找过,开启七层大门的那样东西?”

“没有找过?老夫怎会没有找过!”

铸天圣手有些灰心丧气,道:“自我得到这剑碑楼,能进入第六层开始,老夫便是一直致力于找寻那样存在,就为了入七层,一睹内里风采!”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切还是杳无音讯······”

“是以,最近几十年,老夫的心思也就淡了。”

“难怪祖父您这些年来不再外出剑碑楼,原来是受打击了啊!”炼天南笑着调侃了一句。

“受打击?我看是你要被打击打击了!”铸天圣手抬手要打。

炼天南赶忙转移话题,道:“能够让祖父一生寻而不得的存在,不知道是何等奇物啊!”

铸天圣手果然被分开了注意力,他眼中现出恍惚,带着痴迷,带着古怪。

“那是不存天痕的图!”

不存天痕的图?冷孤寒和炼天南对视了一眼,皆是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奇怪不解。

既然不存天痕,何以出现在天痕?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他们不解。

可惜,铸天圣手也只是若有感悟而已。

“要以不存天痕的图开启七层,天痕之人,谁能做到?”铸天圣手回到冷孤寒的问题上。

“天诛前辈若是没消失,他说不得就可以!”天诛在天痕可说是神一般的存在,炼天南也只是说出天痕众生的心声而已。

冷孤寒点头。

就在此时。

轰隆一声,乍响!

若天塌地陷!

铸天圣手几人猛转头,看向剑碑楼的方向,“这是入了七层?”

炼天南干涩嗓音响起。

“应该,不算吧?”冷孤寒有些不确定地自语了一句。

铸天圣手眼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