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61章 十万大山

第661章 十万大山

“还真是乌鸦嘴啊。し.”弈倾天暗骂了自己一句。

他进南宫世家大门前,还在祈祷着,南宫玲珑最好没有回南宫世家。

如今等到南宫玲珑当真失踪了,弈倾天反而有些头痛了,“南宫前辈,南宫世家千年的传承,难道就没有找到南宫玲珑的法子”

“我南宫世家倒是有一门连脉术,在一定范围内,可以凭此追踪到身怀朱雀血脉的族人。”南宫苍面色有些疲惫,眼中难掩失望。

见他这幅模样,弈倾天哪里还不知道,这连脉术的施展,定然是失败了。

不是距离受到限制,就是掳走南宫玲珑的一方,有大能出手干扰朱雀血脉的波动,让连脉术无法建立联系。

“前辈不是和飘渺仙子交好吗难道就没有请她出手”弈倾天问道。

飘渺仙子乃是天痕公认的衍道大师,衍道修为登峰造极,排开佛门不论,可说,举世难以找到匹敌之人

“连脉术失败后,家主第一个找得便是飘渺仙子。”南宫落说道。

“她怎么说”弈倾天有些好奇地问道。

南宫苍面容忽得一动,道:“仙子提及了雪峰一门牵涉因果的衍术,名唤一线牵。据她说,只要由和玲珑因果深重之人施展这门衍术,便能追因果溯源头,找到玲珑的下落。”

一线牵弈倾天眼中微起波澜。桑前辈的画影成花,便是这一线牵的至深体悟吗

现在回想起一些往事,弈倾天有些豁然开朗起来。

当初弈倾天在进谷之前,和他有所纠葛的女子,只有神无情、花弄影以及月清影三人。

谷弈倾天的幻境之中,桑前辈的画影却是有三人,没有月清影,却是多了一个,弈倾天未曾蒙面的南宫玲珑。

弈倾天当初还觉得稀里糊涂得,如今,在得知了花弄影的真实身份后,他却是明白了。

那位桑前辈乃是通过他和花弄影之间的因果,间接地锁定了弈倾天和南宫玲珑未来注定结下的因果。

一线之牵,牵起的却不是一人与一人弈倾天心中若有所悟。

南宫苍神色稍显振奋地道:“弈倾天,你是桑道友的传人,想必这一线牵的衍术,你也会吧。”

“略知一二。”弈倾天没有否认。

“天沐曾说过,你有一术相思错,似物非物,其上沾染有我南宫血脉的气息”南宫苍目中熠熠生辉。

弈倾天道:“那是花弄影留下的。”他故意撒了一个谎,不想自己和南宫玲珑的因果,继续加深下去。

南宫苍面色一滞。

“不过,凭借相思错想要施展一线牵的话,应该也不是问题。”弈倾天道。

南宫苍对一线牵这一式衍术本就是不甚了解,弈倾天这么说,他也不会怀疑到弈倾天的真正目的。

毕竟弈倾天拥有相思错的时候,他和南宫玲珑还没见过面,南宫苍哪里能猜到,那位桑道友如此的神通广大

“那现在就可以施展吗”南宫苍语气虽然平淡,弈倾天却是能够听出对方话里的激动。

轻轻点了点头,弈倾天让南宫苍安排了一间密室,四人进入后,弈倾天心神一动,眉心红芒闪耀,相思错,瞬时浮现而出。

脱离眉心,在半空中盛开成一朵赤红花朵,升腾着赤焰。让得南宫苍、南宫落血脉皆是一阵悸动

“难怪天沐会误以为你是他的小弟这般气息足以以假乱真了。”南宫苍感叹了一句。

弈倾天没让南宫苍的视线多在相思错上停留,他手中法印结出,化出一连串的符文,像是流光一般,没入相思错。

瞬时,一股晦涩深邃的气息,弥漫而出,若天地之浩大一般,沛然气息浑然充斥着密室,无处不因果

“一线牵”手印收起,弈倾天轰然一掌拍出,将符文尽数融入相思错。

璀璨光华瞬间在相思错上亮起,花株旋转,有道道红线从相思错上飘出,洞入虚无空间,不知绵延向何方

良久。

弈倾天目中精芒一闪:“找到了”

南宫苍等人面色一喜。

弈倾天手印收起,相思错停止旋转,洞出的道道红线,缠绕结成一根粗大的红线,飘忽,指引着某个方向。

“南宫落,家族交由你看顾”

南宫苍嘱咐了一句,身化流光,和弈倾天、冷孤寒两人,随着相思错的指引,向着远入飞去。

有相思错的指引,南宫苍带着弈倾天两人急速飞行,很快地便是出了南世家。

踏入了南世家和中妖界交接之处的一片崇山峻岭。

“十万大山”弈倾天身在高空,看身下起伏的林海,低语了一声。

他手中相思错蔓延出的红线遥遥所指,正是脚下的无尽大山。

“南宫玲珑若是被掳到这里,还真是有可能。”

十万大山横亘两大域界,而且还是人、妖两族的天然的分界线,可说是一片未经开发的三不管地带,暗势力最佳的发酵温床。

“进入。”艺高人大胆,南宫苍只是稍遮掩气息,便是直接飞入十万大山。

“嗯有些不对啊。”还未落地,弈倾天面色便是不由微微一变。

三人落地后,这种诡异感觉,一下子便是清晰了起来,像是惊雷一般,直接轰入了脑海。

十万大山,本该是无尽罪恶宣泄的黑暗所在,如今,却是安静得有些过分、有些可怕,用死寂来形容,都是不为过

弈倾天放下手中的一具尸骨,站起身来,传音道:“地上骸骨,人族、妖族参半,死因皆是一身精华被吞噬干净,很像魔族的手段。”

弈倾天、冷孤寒来往南世家、中妖界,可是未曾听闻过人族、妖族有起干戈的迹象,十万大山里的惨象,该不是人、妖相争所致。

而不分人、妖的残杀,又是吞噬修为这种手段,魔族自然是第一嫌疑对象。

“该不会是血魔神吧”冷孤寒和弈倾天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浓浓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