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62章 炼狱

第662章 炼狱

按捺住心中的怀疑惊骇,弈倾天手持相思错,紧随着南宫苍,一行三人,逐渐地向着十万大山的深处进入。

三人愈是往前,面上沉重,愈是浓重,要滴出水来一般。

在他们视线所及之处,尽是一片惨白,骇人!

不分人、妖,密密麻麻的白骨,支离破碎,散乱地铺在了地面,像是被秋风卷起的落叶,厚厚得一层。

有的地方,甚至微微隆起,堆出了一个足足有膝盖高的白骨山包。

“这些人、妖,和之前那人的死因相同,都是修为被吞噬干净而死。”

弈倾天精神力挑起白骨上的一缕血丝,接着道:“骸骨上还残留着点滴生机,死亡时间,最多不超过半月。”

这个时间段,可是刚好卡在了,血魔神血源被斩之后······

未免太过巧合了吧!弈倾天三人对视一眼,目中怀疑已逐渐地开始转为肯定了。

“可不要,南宫玲珑没找着,反而揪出了血魔神啊。”弈倾天心里嘀咕了一句。

三人继续往前行走。

沿途的白骨,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厚,弈倾天几人不得不,身子一点点地拔高起来,就像是在攀爬着一座白骨山。

非但如此,随着他们逐渐地接近十万大山的深处,被吞噬生机的,除了这些人、妖修者,就连十万大山的自然之物,也是开始失去苍翠生机,病恹恹得泛黄起来。

大地被风轻轻一刮,便是卷出了一阵浓密的黄沙。

一片荒芜之景。

“找到了。”冷孤寒忽得定住身子,目光落在地上一具白骨上。

弈倾天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眉头一挑:“妖族?而且,还是大妖!”

“莫非,这便是绝音派遣护送南宫玲珑的那位大妖?”弈倾天察觉到尸骸上妖气还未散尽。

冷孤寒点点头,道:“的确是琴凰一族的大妖。”他虽不能确认这大妖的身份,但却能肯定,对方是何种族。

而绝音派遣护送南宫玲珑的,正是妖族琴凰一族,修为也是和脚下骸骨相符合。

“这么说,一线牵的指引,没错了······”弈倾天目光微凝,道:“南宫玲珑的确被掳到了十万大山!”

“而这十万大山,也许就是魔族的新据点。”南宫苍推论道。

血魔神脱困不久,南世家的魔族便是诡异地消声觅迹起来,南宫世家和四大家族搜查许久,却是不得线索。

如今联系着此地情景看来,魔族很有可能便是藏到了十万大山里。已然出了南世家的域界范围,南宫苍等人如何搜查得到?

“要不要向你们南宫世家救援?”弈倾天征询了一下南宫苍的意见,事涉南宫玲珑的安危,还是慎重一些为好。

南宫苍没多想,道:“玲珑下落还未确定,还是别急着求援,以免打草惊蛇。”

弈倾天点头认同。不是谁都有着南宫苍这般高深的修为,能够天衣无缝地隐藏住自己的气息。

若是南宫世家大张旗鼓地出动高手,想要不引起别的势力的关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再度确定了南宫玲珑身在十万大山,弈倾天三人脚下速度不由加快了几分,很快得,在他们周围已经稀稀落落得开始出现魔族之人的身影了。

趁着一个修为初入地皇的魔族之人落单的时候,南宫苍直接以雷霆手段擒拿住对方,将对方拖入暗处后,南宫苍周身气息倏忽一变,遮蔽住弈倾天三人,幽深恍惚若无人。

弈倾天暗赞对方好手段,道:“南宫前辈,还是将他交我处置吧。”这种探秘的事情,当然得衍道师动手才是得心应手。

南宫苍点点头,将对方功体封锁住,扔给了弈倾天。

被抓魔人原以为,弈倾天还会和他纠缠一番,却是不曾想,弈倾天接过他后,直接就是以雷霆手段侵入了他的识海。

红色赤炎瞬息在他脑海中弥漫开来,若无尽业火一般,焚烧着他的罪恶,焚烧着他的前世今生,断绝着他存在的因果!

炼狱炼魂!

惨叫不断!

“好生霸道的手段!好生奇特的存在!”南宫苍看着弈倾天手中的相思错,心中不由暗暗惊奇着。

弈倾天有所顾虑,不想让南宫苍知道,自己手中还有一株由他和花弄影因果形成的黑色相思错。

是以,他没有直接动用黑色相思错的噬魂手段,而是转而顺水推舟地用红色相思错幻化炼狱景象,灼烧对方的灵魂。

一来,让对方沉沦炼狱世界,无法引爆自我识海,二来,也是为了削弱对方的意识防御,借助对方的回忆探取对方的记忆。

相思错若彼岸花盛开在地狱,扎根在魔人眉心处,燃烧着无形的业火,不伤魔人肉体,却是发出了刺耳的灼烧声。

不大一会儿,对方的意识便是出现了崩溃的迹象,弈倾天顺着对方意识的破绽侵入,走马观花一般浏览着对方的记忆。

一个又一个的记忆片断,在弈倾天眼前浮现,深刻残留的记忆中,有些模模糊糊得,让人看不真切,想来,也是对方接触不深的存在。

退出侵入,弈倾天心念一动,相思错从对方眉心飘离开来,落入手中。

脱离炼狱,魔人眼中惊惧之色仍旧难以掩饰,看着弈倾天的目光,就像是在仰望着魔鬼一般。

“你们琵琶女王引进十万大山的那个白袍人,你可知是谁!”弈倾天面无表情,周身自然而然得散发着森冷气息,借以给对方造成更大的心理压力。

有些事情,身为外人的弈倾天,即便强行读取了对方的记忆,也很难和其他事情建立有效的联系。

因为,他不能瞬间消化对方所有的经历!

有前车之鉴,惧意仍在,魔人身体发颤,毫无保留,一五一十地将自己知道的尽数告知了弈倾天。

其中,被弈倾天引导着,夹杂着他的一些猜想。

而这,正是弈倾天所需要的!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