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63章 王者

第663章 王者

听完对方所述,弈倾天目光微微一动,挥手化出了骨魃的影象。

同时骨粒精华的阴冷气息被他催逼至体外,注入骨魃影象,让得幻化出来的骨魃惟妙惟肖,足以以假乱真。

“你看到的白袍人,和这人是不是出自一族的?”弈倾天继续压逼着魔人。

对方在弈倾天化出骨魃幻影的时候,就已然陷入呆滞,弈倾天森冷话音入耳,他身子登时一颤,惊呼道:“就是这种气息!那个白袍人身上就是带着这种阴冷的气息!”

果然是北虚一族吗······弈倾天指尖寒霜漫延,瞬息间便是遮蔽住了魔人的身体,生机被湮灭开来。

“南宫玲珑的下落,对方记忆中并没有。”弈倾天先说出了南宫苍最关心的答案。

“而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血魔神就藏身在十万大山!”

“和这白袍人有关?”南宫苍放下对南宫玲珑的担忧,问道。

弈倾天点头道:“这白袍人十有八九便是北虚一族之人,而他们早就是可以确定和魔族有所勾结。”

这一点在确定觉座乃是北虚所属势力后,再加上觉座现身南宫世家密境企图释放血魔神,已经是很明显的事情了。

“梵白前辈重创血魔神后,对方便是被一个白袍人救走。而如今白袍客再现十万大山,又是和魔族搅在一起,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这两个白袍人乃是同一人。”

南宫苍眉头紧蹙,道:“能够从魔佛梵白手中救人,即便因为梵白分心于阿难残留的意识而没有拦截,那个白袍人的修为,也是不容小觑的。”

至少也是处在大世家之主的层次。甚至更高!

“符合这般特征的人选,了了无几。最有可能的便是北虚一族的虚皇!”

“而救走血魔神的白袍人,若是和进入十万大山的白袍客,是同一人的话,被对方救走的血魔神想要养伤,自然就会随着白袍人进入十万大山这个魔族大本营。”

弈倾天点头,不语。

南宫苍的面色,有些变化起来。

若是这十万大山里头,真得藏着血魔神和北虚虚皇这两大绝顶高手,就算血魔神被重创难敌南宫苍,那全盛状态下的虚皇呐?

和他们一战,南宫苍倒是不怕。

奈何,他此行乃是为了救人,南宫苍却是没有把握,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救走南宫玲珑,再安然脱身。

该如何进入呐?南宫苍有些头痛。

“你们留在此地,我一个人先进去探探。”一旁弈倾天忽道。

南宫苍面容一震:“你一个人进去?!”依我的修为都是难保不被发现,你一个初入地皇的小子,能混进去?

好似知道南宫苍心中所想一般,弈倾天笑道:“我可没有想过,能不被他们发现踪迹。”

他的炼虚之术还未大成,能够堪堪避开觉座的感应,不代表也能侥幸不被血魔神、虚皇察觉!

以觉座敌不过巅峰战力的二代这般战绩,可以看出觉座比之南宫苍、渚皇、虚皇这些巅峰高手,还是要稍差一筹的。

弈倾天可不想冒险。

这次他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要是落到血魔神手里,会有什么下场,难以想象。

在南宫苍略显疑惑的目光下。

弈倾天突得邪邪一笑,魔意窜升,“我本就是魔族之人,为什么要隐藏踪迹?”

南宫苍面色瞬息一变,他眼中的弈倾天,在一瞬之间,就是完成了人与魔的转变,魔意遮天蔽日,骇人至极!

“你是魔族!?”南宫苍先是骇然变色,随即反应过来,道:“不对!除了几大魔神,没有一个魔族可以隐藏自己的魔气!”

弈倾天若是魔族,他早该是察觉到了。

“南宫家主都是分辨不出,看来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了。”

弈倾天魔意涌动,看了两人一眼,挟着魔气,向着山脉深处洞去。

“人、魔自由转换?”南宫苍面色微愕。

冷孤寒看了对方一眼,沉默不语。

若是能够只简简单单地做人,谁人愿为魔?

有被夜影魔化过的经历,弈倾天又是短暂拥有过天相九柳的一柳,再化魔蝠一族,对他而言,可说是如鱼得水。

“站住!”弈倾天眼尖地发现了一个“同类”,不由急呼道。

“嗯?”背后张开八翼的魔蝠察觉到弈倾天弱小的气息,面露不愉,泛红獠牙微伸。

一个小家伙也敢和我这般说话?八翼蝠王一笑狰狞,欲吞了弈倾天。

下一瞬,他的面色却是陡然一变,狰狞收起,敬畏浮现!

这小家伙居然是魔蝠一族的王者!?目光落在弈倾天背后的虚翼上,八翼蝠王心中震动,嘴中恭敬说道:“不知大人叫住我,所为何事?”

对于魔蝠一族而言,只有具备王者血脉的魔蝠,才能收发自如地控制蝠翼。不像血脉普通的魔蝠,即便修为通天,也只能维持着魔蝠的形态。

这点,弈倾天早就是知道了。

他面上浮现高傲,保持着该有的威严,毫无破绽地道:“那个被抓的女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弈倾天故意说得有些含糊不清,没有直接提及南宫玲珑,免得言多必失。

八翼蝠王瞄了弈倾天一眼,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说得,可是南宫世家的那位大小姐?”

“你觉得呐?”弈倾天冷漠扫了对方一眼,奉行着能不说则不说的原则。

“大人,琵琶女王可是有交待,不准任何人动南宫玲珑······”八翼蝠王以为眼前这位魔蝠王者看上了南宫玲珑,有些为难地提醒了一句。

不准任何人动南宫玲珑?这么说,南宫玲珑暂时还没生命危险了······弈倾天探出了这个消息,心下暗松一口气。

看来,即便高贵如血魔神,也是不得不顾及花弄影的存在嘛。弈倾天心中忽得闪过这个念头。

“当然大人若只是要抽取她一点血脉之力,肯定也是可以的。”见弈倾天始终面无表情,以为弈倾天不悦,八翼蝠王赶忙加了一句。

抽取血脉!弈倾天眸光微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