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72章 一句话

第672章 一句话

“呼!”南宫落拍了拍胸口,庆幸道:“多亏了梵白前辈及时赶到,不然这一次,我们怕是会九死一生了。”

魔族一方,单单只是蝶魔神一人,就足以压制他们三人之中最强的南宫苍。

而那位很有可能是叶家残存之人的白骨面具人,比南宫落修为还要高上一筹。

魔族的几大魔王,还有临阵反戈的绝千机,想要对付花凌峰,那也是绰绰有余,完全不在话下。

不管怎样看,他们一方都是被死死压制着,毫无胜算。

南宫苍点头,看了众人一眼,抱拳道:“无论如何,这一次能够顺利救出小女,多亏了诸位的鼎力相助

。南宫苍在此,谢过各位了!”

花凌峰、南宫落皆是客气一笑。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和南宫苍,都是有着唇齿相依的紧密联系。

一荣俱荣,一伤皆伤。

帮南宫苍便是帮他们自己,何须谢意?

而弈倾天见众人都是脱出了死劫,心下也是不由松了一中气。

和冷孤寒对视一眼后,弈倾天开口道:“南宫前辈,这次晚辈二人拜访南宫世家,乃是为了向您求取一物。”

“哦?”南宫苍没有多少讶异。

无事不登三宝殿,弈倾天和南宫世家之间的关系,可说是似敌似友,若是没有利益的牵扯,两方不大可能走在一起。

是以,弈倾天和冷孤寒联袂来访南宫世家,南宫苍便是猜测对方一定是有着要事。

只是,他不知道会是何事而已。

如今弈倾天提及借物,莫非······又是为了赤炎?

南宫苍想到了花弄影抽取的一丝赤炎本源,看向弈倾天两人的目光,幽深莫明起来。

弈倾天不明南宫苍心中所想,坦然道:“晚辈想借南宫世家的镇族之宝九龙离火炉一用。”

之前弈倾天、冷孤寒初来南宫世家,得知南宫玲珑失踪,顾及南宫苍的失女之痛,便是将借取九龙离火炉一事按住没说,转而帮助南宫苍救援南宫玲珑。

此刻南宫玲珑已然脱困,他们也算是帮了忙,此行的正事自然而然得便是被提及了。

南宫世家有赤炎在手,九龙离火炉外借,应该不是什么关系族运的大事。

南宫苍应该会借吧?弈倾天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

南宫苍面容微动了一下,见弈倾天不是求借赤炎,他心中微松,想了想,便是准备答应下来。

“慢着!”

就在此时,花凌峰突然站了出来,堵住了南宫苍要出口的话音。

事要成之际,被打断,弈倾天眉头不由一挑,道:“花家主有何赐教。”

花凌峰面色阴沉,狠盯着弈倾天,道:“经此一役,任谁都是能看出,魔族的目标,乃是南宫世家的九龙离火炉!”

“而他们才失败,你们此刻便是提到要借九龙离火炉,未免有此太巧合了吧!”

“巧合吗?”弈倾天轻描淡写地一笑,看了南宫落一眼,道:“若是我说,锤天之王追着九龙离火炉,好巧不巧地出现在我面前。”

“九龙离火炉又是好巧不巧地砸到我手里,而锤天之王又是好巧不巧地被我宰了,再好巧不巧地被蝶魔神追成丧家之犬的你们撞到我。”

“我好巧不巧地将到手的九龙离火炉借给了碧波城主,我们一行人逃亡途中遇绝境,却又是好巧不巧地被路过此地的梵白前辈所救。”

“这么多巧合加在一起,花家主是不是也要来上一句太巧合啊?”

花凌峰话里话外,皆是弈倾天和蝶魔神等魔人不清不白的口气,弈倾天却是淡然相对

他要是和蝶魔神勾结图谋九龙离火炉,他何以要斩杀锤天之王?

他又何必将到手的九龙离火炉借给南宫落?

他又何必阻拦蝶魔神脚步,为南宫苍等人争取一线生机!

花凌峰哼了一声,道:“谁知道你安了什么心!蝶魔神在十万大山里头,你可是没有和我们提及过。”

摆明了就是要坑杀我等!

不是也是!

花凌峰一心想坏了弈倾天在南宫苍心中的印象,抺黑弈倾天,可谓是不遗余力,不择手段!

弈倾天懒得和对方继续纠缠,看向了南宫苍。能不能借到九龙离火炉,一切还是要看南宫苍。

南宫苍沉思了一会,道:“九龙离火炉,我可以借给你,不过······”

“妹夫,此事万万不可啊!”花凌峰急道:“前车之鉴,后车之师!血魔神和秽魔神之事,你难道忘了吗!这弈倾天,啊······”

“聒躁!”一直一言不发的梵白反手甩出,一耳光将花凌峰拍飞。

“弈倾天若是想要布局杀你们,你们以为,你们现在还能好好地站在这里吗?”

梵白冷冷一笑。

南宫苍面容一动,道:“前辈是弈倾天请来的?”

“你觉得我真得能恰好出现在十万大山,又是能恰好地救了你们?”梵白反问一句。

我说怎么这般巧合呐,原来······南宫苍看了弈倾天一眼,道:“你借九龙离火炉,所为何事。”

这口气已然是肯借,只要弈倾天给出的理由不是帮助邪魔歪道!

弈倾天道:“铸兵。”

“铸兵?”南宫苍眼中露出讶异。

什么样的神兵,需要九龙离火炉为鼎才能铸出?

南宫苍静静看着弈倾天,似在判断着他理由的真假。

弈倾天微沉默。

梵白道:“铸什么神兵,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知道一句话······”

南宫苍、弈倾天几人面容皆是一动。梵白也知道弈倾天铸兵目的为何?

“九巍山不醒,魔龙不复苏。”

梵白淡淡说出这句话,弈倾天面容动了动,随即恍然,眼中不再见波动。

而南宫苍愣了愣后,面色猛得一变,想到了这句话是出自何人之中。

他转过头,打量着弈倾天两人,许久,才道:“他们两人便是御天前辈所选之人吗?”

梵白淡淡道:“弈倾天和冷孤寒都去过九巍山,想必,这个决定,是御天做下的,也是那位娘娘认可的。”

梵白提到那位娘娘,面色不自觉地肃穆了几分。

南宫苍亦然,沉声道:“既然是那位娘娘的认可,九龙离火炉送予弈倾天两人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