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73章 锁定

第673章 锁定

“家主,你、你!”南宫落面色呆滞,不敢相信,镇族之宝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被南宫苍送给了两个小辈。

“还不拿出来!”见南宫落无动作,南宫苍不由喝了一声。

南宫落有些心疼,却是无法抗命,乖乖拿出了九龙离火炉。

弈倾天接过之后,笑了笑,道:“如此重宝,南宫前辈肯借,已是大德,晚辈哪里敢要?事成之后,自当完璧归赵。”

南宫落撇撇嘴,有些不信。这泼出去的水,难道还能收回来不成?

见此,弈倾天笑了笑,心念一动,幽影浮现,寒意四散,“这件神兵虽然抵不上九龙离火炉,却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贝,交予南宫前辈,算作抵押如何?”

见弈倾天手中浮现之物,南宫落面色一变,惊呼道:“这是暗影刀!”

弈倾天笑道:“影家之人以此刀暗杀于我,被我所夺。所以碧波土城主不用担心暗影刀的来历。”

弈倾天没问南宫苍的意见,怕对方拒绝,挥手将刀送到了南宫苍手中。

“走吧。”他向冷孤寒梵白两人道了一句,转身不见身影。

南宫苍望着弈倾天远去的方向,眉头微蹙。

梵白三人并肩飞行,瞬息千里,向着中妖界而去。

“血魔神、秽魔神之乱,虽不是你主导的,其中却也有你的参与,后续的动乱,你该担起你之责任。”

梵白转头看向弈倾天,交待道。宛若师兄在嘱咐着师弟。

弈倾天沉默了一会,道:“等我找寻到佛前菩提,一了心愿,我之因果,我来了结。”

“佛前菩提?”梵白眸中熠熠生辉,看着弈倾天,怪异道:“其他四样存在,你都收集齐了?”

五样存在,弈倾天单单提及佛前菩提,可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弈倾天点头,道:“此行就能取得紫色天螺。”

“也是。”梵白摇头笑道:“血魔神和秽魔神相继破封,作为镇压之物的赤炎本源和北渚圣源,你岂会没取到?”

“常人千求万等而不可得之物,你却是在短短几年内集齐四样,不得不得你的运道,好过他人许多。”

弈倾天沉默了一会,道:“前辈,不知佛前菩提可有下落?”

弈倾天在离开西剑域之前,便是有拜托梵白找寻佛前菩提,塑源五物,他所不知的存在,也就只有这佛前菩提了。

梵白摇摇道,道:“在佛门典籍的记载中,佛前菩提一直便是虚无飘渺的存在,与佛门久未现世的佛之瞳,号称佛门两大神物,得之,可立地成佛!”

“虚无飘渺?”弈倾天有些不死心地问道:“既然佛门典籍中有记载佛前菩提,那它肯定出现过,何以虚无飘渺?”

梵白话音微顿,沉沉道:“因为,见过它的人,都死了。”

见过它的人都死了······弈倾天心中震动,那没见过它的人,又要怎样取得它呐?

见,则死。

不见,何得?

得之可立地成佛······重归天地,便是所谓的立地成佛吗?弈倾天无言。

梵白想了想,道:“典籍虽是如此记载,但我们也不能尽信。你若有机会找寻观心自在探听一番,也许会有所收获。”

观心自在乃是佛世尊座下大弟子,号称菩提佛,佛门内对佛前菩提了解最深之人,梵白能想到的,也只有他了。

弈倾天点头。等妖界之事了结,再回转西剑域一趟,他也该一行东神州了。

揭过此事,梵白提醒弈倾天两人道:“铸造神兵的这九九八十一天,既是炼器,也是炼人,你们两人万万不可大意松懈,借此机会,尽量完善你们的领域。修为之事,则不必多管。”

弈倾天、冷孤寒皆是点头应声。

梵白道:“我也该走了。”

弈倾天神色一愣,道:“前辈欲住何方?”

梵白面容一肃,道:“我要一了阿难的心愿。”

诛血魔神!

弈倾天心中一凛,道:“前辈保重。”

血魔神虽然已不足为惧,和他在一起的蝶魔神,却是一个丝毫不弱于梵白的巅峰高手。

稍有不惧,就有可能诛魔不成,反成灭佛!

“你们也保重了。”

梵白话音才落,人影已是渺渺。

弈倾天冷孤寒轻呼了一口气,收拾心情,向着剑碑楼而去。

两人再行半日,脚步骤停。

在他们前进道路的中央,一道熟悉的人影悄然而立。

骇人邪威从对方身体上溢出,像是滔天巨浪一般,劈头盖脸地向着弈倾天两人倾覆而来。

杀机浓烈,破天裂云!

弈倾天面色微凛,却是不见慌张,道:“叶家之人?”

“叶策冷是我仅存的惟一族人。”挡路之人没有回答弈倾天的问题,转身后,白骨面具散发着邪流,映入弈倾天的瞳孔。

惟一的族人?昔是叶家,只剩两人了吗?弈倾天心中念头转动,静静看着白骨面具人,道:“所以,你是为叶策冷报仇而来?”

叶策冷死在他手中的事情,弈倾天不认为能够瞒得住,会遭到叶家的复仇,那也是他预料中的事情。

“你觉得我该不该报仇?”白骨面具人身体已然全部转了过来,脚步一抬,向着弈倾天踏出了一步。

弈倾天身体绷紧,面上却是坦然,道:“你要真想报仇,我觉得,你该先斩了雪峰的那位。毕竟是因为他的放弃,叶策冷才会死的。”

弈倾天话音认真诚恳,好似在真心实意地提着意见一般。

白骨面具人心脏却是骤然一跳,不可置信道:“你知道我们的身份!?”

我们?弈倾天心中微动,暗道:之前一个都不知道,不过现在······

多亏你这么一说,我算是锁定了一个家伙了。

弈倾天还想从对方口中套出一些话来。

白骨面具人却是已然反应过来,“好个小辈!居然胆敢套老夫的话!”

白骨面具人忽得邪邪一笑:“就算让你知道了老夫等人的身份,那又如何?”

“要知道,死人知道得再多,也只能向阎王去倾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