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674章 不觉晓月

第674章 不觉晓月

“哦!真是这样吗?”弈倾天脚步微后撤,轻轻一笑。

在得知白骨面具人便是叶家之人后,弈倾天岂会没有准备?

一旁,冷孤寒悄然捏碎手中一物,晦涩波动,轰然荡开。

“想走!”

察觉到天地之力的变化,白骨面目人,眼中神色一变,猛然翻掌,邪流汇聚成剑,咻得一声,便是向着弈倾天两人斩出。

邪流斩击而出,迫近弈倾天两人身前一寸的时候,却是骤然一停!

好似,空间突然凝固了一般,只有清脆的斩击声,不停地轰响开来,一声接着又一声······

响声轰荡,一层有形的光罩,清晰可见,缓缓浮现在了弈倾天两人身周

光罩呈现九色,光波流转,有无上妖王之力在其上,骇人心魄!

“妖王之力!”白骨面具人眼中神色,再变。

狠厉闪过,他体内邪能再摧,汇于双掌,惨绿涌动,洞天彻地而出,轰向了弈倾天两人!

欲断传送!

长空万里,邪流穿梭,空间瞬时被打爆!炸出一个巨大旋涡。

黑色幽深塌陷浮现,被九色光华笼罩的弈倾天两人,却早就是不见人影了。

只留下一片紊乱的能量波动,不断地融合着邪能,湮灭开来。

白骨面具人看着眼前的惨境,面具下的面容,难看至极!

“九大妖王之力!”

弈倾天居然早就是有所防备!?

妖王之力已然到了这种程度!?

九大妖王陨落已久,妖王之力却是长存九巍山,这在天痕,是共识。

而魔族之所以不敢随意招惹妖族,佛修者入九巍山必死,由来便是在此。

白骨面具人听过此事,却是没有亲眼见谅过。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他以前一直不信。

如今,在见识到妖王之力的传送,他的无力,白骨面具人算是彻底相信了,妖界威名不减之事。

“再加上,如今,九巍山复苏,妖王之力已然开始新一轮的承接,妖界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

“此事不可不防!”

白骨面具人眼中现出凝重。

现如今的九大妖王,一旦完全承接了九巍山妖王之力,到时,再出的九大妖王不再稚嫩,而是堪比诛魔圣战时期的那九位绝世妖王!

而弈倾天被妖王挪移到九巍山,只要弈倾天不出九巍山,白骨面具人想要杀弈倾天,就永远是一种奢望。

想到这里,白骨面具人身上阴冷气息,几有冻结空间之感,杀意沸腾!

“弈倾天,你杀我惟一族人,绝我惟一子孙,我夜枭在此发誓,上天下地,不诛杀你,我誓不为人!!”

“号称通古今、晓阴阳的不觉晓月,就坐落在这种不见鸟迹不闻人声的地方?”

黑袍人负手而行,幽冷眸子轻轻扫视着周围之景。

在黑袍人的身前,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提着一盏灯笼,佝偻着身子,蹒跚而行,有些老弱不堪。

听到黑袍人话中淡淡的讥讽,他也不以为意,只是咳咳地笑了一声,音调怪异,好似嗓子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你家主人呐?”两人一前一后,过亭穿廊,再行过一柱香的时间,黑袍人目光落在了身前老奴身上,开口问道

“我家主人不在。”老奴推开双开门,走进了一间稍显宽敞的明亮书房。

回答了黑袍人的问题后,老奴话气一缓,接着说道:“这里的一切事情,暂时都由老奴作主。”

黑袍人跟着对方进入,绕了一圈。

落座后,黑袍人笑着说道:“我听闻,不觉晓月神兵利器如沙之不可计数,奇功异法若星斗漫天璀璨,就是不知道。”

“是名副其实?”

“空有虚名!”

黑袍人话带试探。

老奴咳嗽几声,面上现出病态红晕,道:“我家主人只是一个纯粹的生意人,不插手天痕之事,客人何必多加揣测,既劳心又劳力。”

黑袍人呵得笑了一声,不置可否,面色微凝,这一次,黑袍人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要贯脉钉。”

贯脉钉!老奴手掌微微一颤,灯笼不稳,橘黄的灯火轻轻摇曳着,像是鬼火一般,晃得他和黑袍人背后的阴影,来回摇摆,宛若活物。

“你要贯脉钉?”老奴怪异音调响起,好似在确定。

黑袍人淡淡重复道:“我要贯脉钉。”

“而且,我要九根贯脉钉!”黑袍人目光定定看着老奴,强调般加了一句。

“咳!咳!咳······”闻言,老奴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才略带喘息地说道:“不觉晓月不做亏本的生意,客人想要贯脉钉,不知道能够拿出什么等价的存在?”

这话已然是承认了,不觉晓月确实有贯脉钉。

而且,还是九根!

想到这里,黑袍人身子微颤,瞬息间却又是恢复了平静,语气淡然道:“不知道,这区区的九根贯脉钉,可能比得上贵主人的一命。”

黑袍人话音甫一落地,房内气氛肃然一冷,一股强悍至极的气息轰然爆发,遮天蔽日地向着黑袍人拥来,随时欲抺灭一切!

“我就说,不觉晓月这么大的家业,不可能交给一个要入土的老奴嘛!”

杀机涌来,黑袍人却是不以为意地轻笑着。

看着眼前气息大变的老奴,黑袍人却是抬手虚按。

示意对方冷静的同时,黑袍人笑道:“能让泰皇七重天的人间巅峰高手屈于一个看门人的位置,不觉晓月的财大气粗,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那又如何!你若不解释清楚之前那句话的意思,休怪老奴不客气!”老奴冷冷一哼,杀气没有收敛,随时准备动手。

“你以为我要取贵主人的性命?”黑袍人淡淡一笑,意味深长道:“凭你们不觉晓月的这般底蕴,老人家觉得我能做到吗?”

老奴道:“世事最是无常,能不能做到,岂是老奴一言可决的。”

黑袍人呵呵一笑,撇开话题,道:“老人家身为不觉晓月这个大宝库的看门人,不知道可曾听闻过幽魂果?”